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酒会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酒会

    “美丽的夫人,你是说,你只靠着付出一笔钱,就买到了通行许可我只能说,您真是太机智了,也只有像您这样的美人,才能如此轻松的通过封锁。,”

    屯门的城堡里,一个小型乐队手忙脚乱的摆弄着乐器,演奏着葡萄牙宫廷音乐。那些海盗头目脸上神情都有点尴尬,还有人小声哼着家乡小调对抗这种古怪玩意。那几名来自葡萄牙的船长,倒是对这种曲调非常欣赏,手里拿着银制酒杯,闭目倾听一副陶醉的模样。

    佩雷斯和格雷蒂修女也被邀请来参加宴会,不过格雷蒂修女似乎是有点怕羞,只在角落里安静的坐着,不与任何人说话,用面纱遮挡了脸,不吃食物也不喝酒。佩雷斯则对他遇到的每个人进行祝福,遇到明朝人面孔的,就向他宣传天主教的福音,表现的像个尽职的神甫。

    巴托洛克在酒会一开始,就拿着酒杯站在玉子身边,施展出自己在里斯本宴会里学来的全部手段,试图吸引这位女性的注意力。她似乎对自己有意思

    巴托洛克对于这一点很有自信,他感觉玉子对自己还是很有兴趣的,对自己说的话也用心倾听。一个富有的东方寡妇,如果能够追求到她,将来写传记的时候,这一定是非常出色的一笔。征服一个愚昧落后的东方异教徒帝国,追求到一个美人,里斯本的酒会里,自己将是话题人物。

    他脑海里构想着未来的美妙蓝图,却见玉子对着酒会上那些餐具颇为关注“夫人,您很喜欢这些餐具”

    “我我只是觉得它们太贵重了,我等皆是海上儿女,固然有一诺千金的豪侠,也有一些人您心里有数。如果餐具有所遗失,恐怕就败了主人的兴。我觉得您实在是太过隆重,心里颇为不安,这让我该怎么报答您才好”

    “夫人,您实在太多心了,这些银餐具虽然珍贵,但是为了招待您,这些准备就都值得。其实这些餐具在我的个人收藏中,只能算是粗糙的小玩意,我在卧室里,还收藏了一套真正值钱的金餐具,它曾经属于附近一个野蛮人王国的国王。我拿倒它们,可是一个漫长而又刺激的冒险故事,如果您感兴趣的话,我们或许到卧室里,由我慢慢讲给您”

    “巴巴军门,您看看那边,我怎么感觉确实有人要坏主人的性质了。”

    玉子用手指处,巴托洛克只见李光头似乎正与一名女子铁炮队的成员拉扯着,按说那些侍卫是没资格参与酒会的,可是玉子说其中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姐妹,就被破格请了进来。

    这酒会的参与者,除了盗魁就是葡萄牙军官,没有几个是好人,加上憋了太久,对女性进行骚扰,乃至用强都不算稀罕事。在岛上发生这种事,只要不闹的过分,他也懒得过问。

    可是既然玉子指出来了,巴托洛克只好表现得很绅士的走过去,用手拦住了李光头“我的朋友,我觉得一个绅士,不应该纠缠一位有教养的女性,你不这样认为么”

    “巴军门,是她在纠缠我。”李光头一脸苦相的解释,另一边仇三虎那里,也有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却是他一把抓住了一名女子铁炮队成员的胳膊,将之拧成了一个古怪的形状。只看那形状就知道,这名女子的胳膊被生生拗断了。

    那名女兵疼的花容失色,发出刺耳尖叫,周围的人向两边赌去,即便是好斗的海盗,也不希望在这种时候莫名其妙的卷进来。巴托洛克的眉头一皱,大喊起来“卫兵给我抓住这个疯子,我已经受够他了,他应该出现在疯人院里,而不是我的宴会上。”

    “巴军门,这个女人往我身上塞餐具,想要污蔑我偷窃我这个人,最恨有人污蔑我,也最恨女人,她犯了两样忌讳,如果不是看你面子,她已经是个死人了。”仇三虎面无表情,声音冷的像冰块,李光头受此提醒,也慌忙向身上一拍,果然,一只银杯从他身上掉了出来。

    他怪眼圆翻“好啊,咱们无冤无仇,你们居然想要栽赃给我,老子看你们是活腻味了,几个小娘皮。”他边说边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向那名女子抓去,只是不等他的手碰到他那女子的身体,一支冰冷的枪管已经抵在了他的头上。

    “李七我想说,我已经受够了你的粗俗与无礼,而且不准备继续忍受你对主人的傲慢。带上你的人,离开我的城堡,如果两个小时之后,我还在岛上看到你,就只好把你看做葡萄牙帝国的敌人。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待在海上巡逻去”

    看着那银制酒杯,巴托洛克的目光中几乎喷出火来,卫兵将两人架着向外推出去,背后响起巴托洛克愤怒的咆哮“小偷可耻的窃贼居然妄图盗窃主人的餐具,真不敢相信,他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心么”

    角落里佩雷斯小声问道:“怎么样,看清楚了么”

    特雷蒂仿佛在静坐祈祷,实际则用细小的声音回答“这些人有问题,她们在往那两个蠢货身上放东西。并不高明的小伎俩,是我五年前就不用的。我觉得如果你够聪明,就不要离开这个城堡,现在外面,恐怕已经不安全了。”

    经过这一闹,刚才调节的气氛完全被破坏了,那名骨折的女兵被人搀扶着去找人治疗,巴托洛克又重新开始了与玉子的搭讪。侍应往来传菜送酒,他的酒劝了一杯又一杯,玉子的脸也似乎越喝越红,但是巴托洛克自己的头都有点发晕,却见这位玉子夫人脸还是那么红,就是没有醉倒的迹象。

    就在两人谈话的气氛渐渐又陷入微妙时,大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音乐戛然而止,全都看门口。李光头站在门首一脸焦急,身旁还站着一个混身是水的年轻人,巴托洛克一把抽出了腰里的佩剑“我记得已经宣布你为不受欢迎的客人。知道我们是怎么对付恶客的么我要让乌鸦吃你腐烂的尸体,你这个”

    可是他的话不等说完,仇三虎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这是广州方面来的信使,官军舰队即刻就到。是战是守,请巴军门早做定夺”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