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屯门 下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屯门 下

    郭九姐几乎是一丝不挂的从床上冲下来,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胡乱的弄了几下头发,就伸手去抓衣服,扯开嗓子对外面大喊“玉环玉环快进来帮我弄衣服,弄头发。死丫头,真是不成话,太懒了。要是害我回门误了时辰,饶不了你。”

    玉环从外面一路小跑的进来,杨承祖这时也从床上起来,对玉环笑了笑“这不怪你,别理她。”边说边拿起梳子,为郭九姐梳着头发。“你自己赖床,还要怪别人,哪有这个道理。再说你可是正室夫人,光着身子跳起来,也不怕人看了笑话。”

    “光身子又怎么样反正我们两个一起陪你的事都做过了,还怕她看么,是不是啊玉环”

    玉环虽然已经被收了房,但是开不起这荤玩笑,只一说就羞的面红过耳,连头都抬不起来。

    “还有啊,这事都要怪你,明知道今天要去看娘,你昨天晚上还折腾起来没完,结果害我起晚。你要是把气力都用在玉环身上,我就不用起晚了。”

    两人的大婚,得算是京师里的一件大新闻,毕竟不是每个大臣成亲,都有资格用天子半副仪仗。杨廷和等几位阁臣都送了挑山或斗方过来,当然这更多是给武定侯面子。基于擒江彬有功这个事实,眼下郭勋和文官们表面上还保持着不错的合作关系,场面上的事,还是都要交代的下去。

    京营将官,乃至在京师等着升迁补缺铨叙的那些武将,也都送了重礼。杨家为了处理这婚礼的事,单独立了一个帐房,用了两天时间才把财产初步检点完成。

    郭家的陪嫁丰厚,既有珍宝也有田地,不过郭九姐对这些倒不怎么在意。她在家是管过铺子和田地的,可是从小富贵惯了,于钱财上看的很淡,又不是真的喜欢管理财务,家里的财权主动放给如仙等几个姨娘管理,自己去躲清净。

    柳氏没有婆婆的架子,也不用儿媳妇早起问安,这三天成亲里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做那神仙事。虽然做了媳妇,事实上日子过的比在家里做姑娘还要舒坦,结果就连三天回门的大日子都忘在了脑后。草草梳妆之后的九姐,云鬓散乱,睡眼惺忪的就上了坐骑,一路飞奔着,直冲到武定侯府。

    府里也是早就准备好了迎接姑爷,等人一近了,立刻就放起了鞭炮。管家接了坐骑,将两人一路迎到客厅,杨承祖则恭敬的过去给武定侯夫妻磕头行礼。

    见姑爷英俊模样,与自己女儿举止间那种恩爱也不是装出来的,老夫人倒是没了意见,只剩了不住的点头微笑。看到女儿那鬓发蓬松,外加熊猫眼的模样,就暗自摇头,对着身边的丫鬟嘱咐几句,过不多时,就从后面端了两碗人参血燕过来。

    “年轻人啊,新婚燕尔如胶似漆是好的,不过也要注意身体,不能太过放纵,把身体搞虚了就不好了。赶快,趁热喝了它,好好补上一补。”

    一看到母亲端出这东西,九姐的脸登时一红,三两口草草将东西喝了,就逃到了后宅。郭勋摇了摇头“疯丫头,嫁了人也是没有一点长进,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贤婿,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如果她哪里做的差了,你只管教训,老夫是支持你的。”

    “岳丈,九姐淳朴善良,乃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娘子。家母对她视若亲生,比我这个儿子还要亲近,家里谁舍得教训”

    “别宠坏了她就好。”郭勋笑了笑,拉着杨承祖“女人们有女人的话,让她们去说去,咱们男人说男人的事。走,跟我到书房去。”

    书房内,只有这翁婿二人,郭勋的脸色也严肃起来“承祖,女婿为半子,你与老夫的子嗣也就没什么区别。再加上现在房间里没有别人,老夫的话也可以说的明白一些,你这杨记商号,老夫是支持的。不过这样的商号一开,必然要妨害其他人的生意,自古来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自己要想清楚一点。”

    杨承祖也知道,自己的作为,于这个时代来讲,算是大逆不道。这个时候即使是奸商,也会拼命标榜自己的仁义,比如事不做绝,比如给人留一条生路。做生意,也要讲个不能独占全部利润,至于说让朝廷主导的商行,则是这个时代人所想象不到的事,或者说即使想象到,也不会去做。

    毕竟不与民争利这个红线在这,官府作为管理者,应该是导人向善,劝人安于本分,不去追求利益。如果官府带头逐利,难免会带一个坏头,时下的官员认为,如果养成百姓逐利的心态,也不利于管理及社会稳定。

    杨记这种国有商号的思路如果说出来,肯定会被千夫所指,反倒是比杨承祖自己干会受到更多攻击。所以即使是郭勋,也只以为这个商号是皇帝开来为自己赚钱的,用杨承祖当白手套,没想到其背后的真正意图,是要搞一个国有商行。

    按他想来,勋贵或是宠臣,经营个商号赚钱无可厚非,但是搞这种垄断模式,就未免有点过分。不给别人留下利润空间,各暴利行业都要涉足,早晚会被人围攻。作为岳父,他也有资格和义务做出劝解,又拿出自己做例子。

    郭家这种勋贵,也只做塌房脚店生意,经营大批的客栈堆场,又去一些大的客栈里入干股,赚保护费,但是其他领域还是会空出来。杨记商号也最好标定一个利益方向,然后和其他人谈一谈,保证这个行业独占,再把其他行业空出来。

    杨承祖笑了笑“老泰山,您老人家见教的是。不过这方向,一时半会也定不下来,杨记的发展模式,也与过去的商号不大一样。不过您老人家放心,小婿心里有数,不会像江彬那样乱来。”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我清楚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也懂得进退,知道收敛,与江彬那种混人不一样。不过有的时候,聪明人也会犯一些蠢错误,老夫希望你不要走上这条老路,害人害己。”

    “老泰山见教的是,小婿年轻识浅,行事糊涂,若是有什么不对之处,您老人家还要多多指点。”

    郭勋笑了笑“咱们是一家人,你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老夫的女婿,我武定侯府,难道还护不住自己的女婿了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只管说,老夫肯定帮你。杨记商号那边,掌柜工人可曾足够如果有不够的,老夫可以介绍人给你,连带一些有交情的大户,也可以介绍给你,谈生意总方便些。还有你说的那个许泰,你真想用这个人的话,老夫可以帮忙。”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