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羊入虎口 三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羊入虎口 三

    “小莲是我娘子的妹子,也即将成为下官的妾室,跟钦差回行辕,似乎不大合适吧。..你们这些汉官,最喜欢讲一个礼数,带这么一个小姑娘回府,是不是不太好”

    从一开始,岑猛对岑莲表现的过分关心,现在算是找到了答案。但是岑莲并不买帐,虽然酒喝了不少,目光也有些呆滞,听到这个妾室二字,依旧叉腰大喝“谁是你的妾室啊你是我姐夫,也只是我姐夫,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嫁给你了你凭什么管我啊”

    “婚事是我和岳父商量的,没你的事。”

    “我要嫁给谁,我自己说了算,什么叫没我的事”

    “钦差,即便妾室的事不提,带这么一个姑娘回你的行辕,也不方便吧如果你们想说什么,可以在这里聊,如果你想送她什么东西,也可以派人送来。小莲年纪小,很多事情都不懂,我得照顾她,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我在岳父和夫人面前,都不好交代。请钦差给下官一个面子,如果您实在想找的话,那些女兵您可以随意挑几个人带回去,就算留在身边,我也可以做主。”

    “岑同知,你这话说的就太言重了,你把本官当成什么人了,又把莲妹妹当成什么人了本官说了,认了这个妹子,何况又收了我好妹子的礼物,自然就要送她份回礼。可是我的东西没带在身上,就只能回府去拿了,你不要想的太多。本官带了家眷同来,也要给家里人引见一下我这新认的妹妹,这人我带走了,不到天黑就亲自送她回来,保证不让她在外面过夜。相信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与莲妹子的名誉,也不会有什么妨害。”

    岑莲本来就对岑猛不满,又听到他带着家眷,心也就放松了,他家有妻子在,自己不会吃亏的。见杨承祖为自己说话,心花怒放的拉着他的胳膊朝外走,边走边回过头来,朝着岑猛做了个鬼脸。沈希仪干咳一声,朝着岑猛一拱手“岑猛兄弟,你该信的过我的为人吧,我保证会把莲小姐送回来,不会出事。”

    “沈兄弟,你在我们的寨子里,是最尊贵的客人,大家都认你的名字。你担保的事,我肯定信啊,不过我希望你言而有信,不要连自己的名声都坏了。”

    这一帮人出了营门,见三千新军就那么列着大阵一动不动,只要营里有丝毫动静,怕是就要掩杀进来。有这么一支兵作为后盾,岑猛也真不敢强行留人,只好恨恨的回了营帐,又传下几个命令,让一些狼兵里的精细人物去城里找人,务必想办法,把岑莲给带回来。

    岑莲喝了不少的酒,并不方便骑马,还是霍虬为人精细,在营房里还在比武时,他就悄悄弄了一辆马车过来。沈希仪则对杨承祖做个手势,将他请到一边“钦差,您要送给莲姑娘什么回礼,末将愿意负责转交。实不相瞒,末将与岑莲的兄长还有岑猛,都是结拜兄弟。莲姑娘于我的亲妹子也无差别。她在我那里待上一阵,倒是不至于惹出太多物议,岑猛也不会多心。”

    “怎么沈将军准备干涉本官的私事了”杨承祖冷笑的看着他“这莲姑娘到底是岑猛的妾,还是你的妾再说,我纳了她做妾,又有什么不行了”

    沈希仪倒是不卑不亢,正色道:“钦差,下官不敢对您的私事多嘴,不过事涉岑猛岑璋,这就不是私事,而是公事,即便您不爱听,下官斗胆还要多说几句。岑璋在您眼里,大概是忠的,岑猛是奸的。可是于下官看来,两者不过一丘之貉,并无区别。虽然岑璋主动提出改土归流,将土官改为流官,但是归顺州依旧是他做主,反倒是靠着流官身份可以肆意欺侮土官。镇安与归化是世仇,岑璋改土归流,并非忠于朝廷,而是借朝廷的势,报自己的仇。”

    “此人仗着是流官身份,借势欺人,公报私仇。于弘治八年攻破镇安,掳去掌印恭人作为己妻,夺占计、城二峒,同年两次攻府属化峒,先是杀峒官岑铎,收其妻为妾。后再次攻化峒,吞并其地,掳去岑铎子岑紫,迫其入赘。弘治十二年,又杀镇安知府岑金。正德十三年又将已经招赘为婿的岑紫杀死,将化峒彻底吞并为自己领土。观其手段,乃是条不折不扣的老狐狸,如果和他联姻来牵制岑猛,如同扶植一头猛虎对抗恶狼,恐怕广西各路土司都没有安生日子过。”

    “按沈将军这么说,似乎岑猛反倒是好人了、在我看来,岑璋不管怎么坏,却是主动提出改土归流的土司。为了报仇也不叫错么,镇安府的土人被他打的这么惨,为什么不也改土归流当流官要是那样,岑璋还怎么欺负他们。既打不过岑璋,又不想投降,那就只能说活该。本官的标准很简单,谁支持改土归流,我就支持谁。就算他是老狐狸,他儿子也未必是小狐狸,将来他的土地,早晚会变成朝廷的土地。相反,倒是岑猛,如果在田州、恩思改土归流,你说他会答应么你能看出本官的想法,这很不错,记住,闷声大发财,不要做个惹人讨厌的聪明人。”

    沈希仪想起昨天晚上,与那位老者的对话,心内佩服对方断事如见,这位钦差的布局,果然是想改土归流。岑莲说到底,也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

    “钦差,末将家世代在奉仪为官,对土人的疾苦清楚的很。广西的贼,大多是流官治下的瑶侗人,土官管辖下的人,就少的多。因为百姓畏惧土官,而不畏惧流官,如果在广西改土归流,我想广西就将陷入兵火之中,黎民百姓再无宁日,整个局势将不可收拾。下官斗胆说一句,钦差,不可以小失大,也不该害了莲姑娘一生。”

    杨承祖冷笑一声“紫江,我相信,你与这些土人熟的很,说的话也出自公心。可惜,我不是广西人,所以有一个好处,就是我看问题的时候,不受情感的束缚。你希望的是广西保持现状,我希望的是广西车同轨,文同书,皆遵朝廷法度,不存在化外之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明朝的土地上,不该有土皇帝存在。你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跟我交流,但不能阻挠我的决定。”

    “下官已经在岑猛面前做了保。”

    “那你可能就要食言了,我很抱歉。顺带说一句,我今天要陪我的莲妹子,就不请你吃饭,我的行辕不欢迎你,你也不要去拜见,免得吃闭门羹。”

    他说完这话之后也不再与沈希仪交涉,转头钻进了马车里,冷飞霜则面无表情的把胳膊一伸,阻止了沈希仪继续去与杨承祖交谈。

    马车内,岑莲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快要睡着了。杨承祖一上车,她却马上睁开眼睛,手中不知何时,也多了一柄匕首。直到看清上车的是杨承祖,她才长出口气,将那柄色彩斑斓的短刃又收了起来。

    “莲妹妹果然好身手,喝了这么多酒,我一上车,你还有所察觉。”

    “这点酒算什么,就算再喝这么多,我也不会醉呃”她边说边打了个酒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的酒量大着呢,一会到了天使哥哥的行辕,我们可以接着喝。对了,你带着家眷,我可以和嫂子们一起喝啊。我带这匕首,是为了防范岑猛那个混蛋东西的,他是大坏蛋。已经有了姐姐,还不知足,还在打我的主意,简直坏到家了。”

    “没错,他就是个大坏蛋,敢打我莲妹妹的主意,哥哥帮你收拾他好不好别怕,有哥哥在,没人可以欺负你的,把一切交给我就好。”他一边说一边再次捉住岑莲的手,紧紧的握在了手里。一颗青涩的果实,在枝头摇摇欲坠,一只大手即将将它摘取下来,连皮带骨嚼个稀烂。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