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羊入虎口 一

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羊入虎口 一

    杨承祖却笑着拉住岑莲“莲姑娘,我们讲究礼尚往来,收了你的东西,就得还你的礼物。不过我不知道,该还你什么好不如你来看看,看中什么东西,我就把它送给你。你们归顺州的忠心,朝廷一早就收到了,我收下这手帕,主要是因为,这是你的心意,不知道猜对没猜对”

    岑莲羞怯的点点头,白嫩的脸上挂起了一丝红晕,手抓着衣服下摆,用力的撮弄着。半晌之后,才懦懦道:“我我原本以为钦差是个大坏人,可是见面之后,才认出钦差,你就是那个写了好多好故事的那个大才子啊。幸亏我手下有女兵认识你,否则我刚才就要拿刀斩你了。你不生我的气的话,可以不可以送我一本你新写的话本,再签上一个名字啊”

    “哦我成了大坏人还差点被莲姑娘砍一刀这就有意思了,可我要说啊,被你这么好看的姑娘砍一刀,我可是求之不得的。不就是话本么,这没什么不可以,不过比起这么珍贵的手帕来,这回礼太轻了。莲姑娘,如果你不介意,就请坐在我这里,咱们聊一聊你对话本有什么意见。我没来过广西,你们那里肯定有好多动人的故事,如果可以的话,你给我讲讲,我正好也可以写到故事里去。”

    岑猛眉头一皱“钦差,莲妹子是我的姨妹,她年纪小,没学过规矩不大懂事,如果冲撞了钦差就不大好。再说她是个大姑娘,和男人同席,似乎不合规矩吧”

    “岑同知,你这话说的就差了,她是你的姨妹,却不是你老婆,总不归你管吧再说了,我知道你们幢人与汉人不同,女子不但可以上阵撕杀,还可以继承头人的位置。她自己就领一支人马来着,如果她不能跟男人同席,难道也不能临阵还是说,岑同知对我不放心,怕我会欺负这么可爱的姑娘”

    听到钦差称赞自己可爱,岑莲的脸就更红了几分,竟是主动的坐在了杨承祖身边“天使,我知道好多好多故事,不过阿爸一直说我孩子气,说没有人愿意听我的故事。你真的愿意听么”

    “当然,我只担心,莲姑娘不愿意给我讲。”

    见他这么含笑看着自己,岑莲的芳心乱跳,只觉得一切宛如梦幻一样,原本以为能写出那么多话本的,一定是个老头子,就像广西布政衙门,或是归顺州学的那些老夫子一样。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年轻,这么俊的一个男人,他的年龄,似乎比自己也没大几岁吧

    她脑海里一片混乱,心猿意马中,也不知道思绪飞到了哪里,岑猛的面色,则越发的难看起来。那些女子们的一段舞蹈已经完毕,岑莲又吩咐了几句,那些女子们面色微红,不过还是在岑莲带领下退出营帐,时间不长,再次进来时,却已经换了衣服。

    包括岑莲在内,每人都放下了武器,身上穿着鲜艳短衣,除去原本就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就连胸前,都露出白皙的一片。岑莲两条藕臂上,各戴了数个赤金镯子,耀眼生辉,脚踝上则戴着赤金脚环,上面还坠了铃铛,一动,铃铛就发出阵阵响声。脚上依旧没有穿鞋,露出那洁白纤细的秀足。

    岑莲见他的目光似乎落在自己的莲足上,又想起父亲所说的,汉人对女人的脚,有很多特殊的讲究,脸蛋红的就像是熟透的苹果。“天使说的对,我们壮家女儿不但能刺绣,也能上阵杀敌。我和我的手下,方才演的是刀舞,这回要换一段舞,来给钦差看看。”

    她说完话之后,口内发了个令,这些女郎脸上带着笑容,开始在帐篷里跳起了全新的舞蹈。这种舞没有什么杀气,全是展现着表演着自身的身体柔韧以及线条美感,有向情郎展示自己的嫌疑。

    尤其岑莲一身的铃铛,走起来就叮当做响,更把男人的视线,向她的小腿和足部吸引。见杨承祖停杯不饮,目光直视着岑莲粉腿美足的样子,奉剑小声哼了一声“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这种破东西,我也可以。”

    冷飞霜离二人最近,笑了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们的男人,有自己的想法,你们两个不要捣乱,否则小心吃排头。”

    她又看看岑莲,同是女子,心内生出几分惋惜之意:可怜的小姑娘,你动错了情,也爱错了人,成了送上门的棋子。不过比起改土归流,土司归化来,这件事又算不得什么大事,至少她只想促成此事,而不是想出手破坏。

    等到这一场舞结束,这些女子又退了出去,回来时,就只剩了岑莲一人。她脚上套了那双五色绣花鞋,来到杨承祖面前怯生生问道“天使,我是个山里的野丫头,不懂你们汉人的规矩,只是想让你看的高兴。刚才的表现,是不是很没礼貌”

    “恰恰相反,方才那两场舞,是我进广东以来,看过的最美的表演。表演美,人更美一些,谁敢说个不字,我帮你打他板子。来来莲姑娘,你舞了一路刀,又跳了这一段,一定累坏了,坐下来,我们喝酒说话。”

    岑猛这时猛的将一碗酒灌下肚去,“钦差,莲妹子的舞,轻易不会拿出来,就算我这个姐夫,也没看过几次。不过那些是女人舞的东西,咱们男人,还是谈男人的事比较好。我们这些土人,素来佩服勇士。方才在校场,朝廷天兵的威风,我们是见过了。但那是整整三千人马,练的都是军阵功夫,我们这些山里人,没见过那么大世面。我们学的,也只是山里的把式,佩服的,也是单打独斗的豪杰。今天冒昧的想和朝廷的武士切磋几招,不知道钦差可否赏光”

    “不公平,天使哥哥,别和他比。他手下收容了好多汉人,都是有手段的,武艺厉害的很,单打独斗,没谁是他们对手。我们来这里是帮朝廷打仗,那些江湖功夫,又有什么用了”

    岑莲一连喝了几口米酒,也有些酒意上涌,一时冒失,竟是喊了杨承祖做天使哥哥。这时才觉得有些口误,又害羞的低下头去。却不防自己的手一紧,竟是在桌下面,被杨承祖的手轻轻握住。

    在台面上,杨承祖已经笑起来“莲姑娘这声哥哥叫的好听,我爱听的很,你这个妹子,我认定了。今后谁敢欺负你,就找我这个哥哥为你说话。岑同知有此雅兴,那也好的很嘛,大家以武会友,不伤和气,正好比几下。”

    岑莲长在广西这等偏僻之地,是个心思单纯的姑娘,杨承祖则是在两京教坊司打过滚的脂粉状元,他有心拿下这个姑娘,根本不废太多力气。就只那么捉着手,在她的手心里轻轻划着,就让岑莲觉得心口仿佛挨了一拳,猛的停了一停,这口气截在胸口,半晌之后才喘过来。

    连喝了几口米酒,才把纷乱的思绪压住,又连忙道:“哥哥不能比,岑猛手下的人都是大坏蛋。上次也是说和阿爸的手下比武,结果把我们的几个最好的勇士,全都打死了。茉莉姐姐的未婚夫,就是被他们打死的。”

    “哦居然是这样啊,那也没关系,总要比过之后,才知道输赢。不过岑同知,咱们把丑话说前面,刀枪无眼,拳脚无情,如果有了损伤,可不许发火。”

    岑猛点点头“这话正合我意。我们这里的人,性格粗鲁,就算是自己人比武,有时也难免出现伤残,如果伤了天使手下的大将,总不好把他们军法从事吧。”

    沈希仪眉头微皱,似乎想说什么,杨承祖却已经抢先开口“冷护卫,你先下去陪岑土司的人过几招。我的好妹子刚才可说了,岑土司手下的人打死了莲妹子族里的好汉,你可要多加小心,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