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四十三章莲舞 下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三章莲舞 下

    岑猛提出,自己的姨妹要为杨承祖表演刀牌舞时,沈希仪倒是试图进行过阻拦。但是杨承祖却笑道:“难得岑土司一片热情,本官不好拒绝,正好要看一看,广西的佳丽,有何出色之处。有请。”

    随着三记重重的击掌,接着就是十几个赤膊大汉,敲着巨大的牛皮鼓,打出沉重响亮的鼓点。二十几名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身上穿着青色右衽斜襟提花上衣,下面则是蓝色百褶长裙,从帐篷外鱼贯而入,围成一圈翩翩起舞。

    她们虽然脸上扣着面具看不到五官,但是身段曼妙,又不像中原女子保守,毫不介意的露出了自己的粉臂和腿。光是那雪白肌肤,就让男人的眼神,被吸引了过去,而且她们全都赤着足,舞蹈间,毫不介意的将纤足露出,这对于大明的男子来说,就更是一等一的享受。虽然手中提着长牌单刀,刀锋雪亮,但是没人觉得她们会有什么危险,几位头人们也带着笑容,指点着那些姑娘,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那些女子的舞蹈,属于战舞性质,既像舞蹈,又像是刀牌阵法,演练撕杀。岑猛在上面看着舞者正中,那唯一不戴面具的女子,盯着她同样露出来的肌肤,和饱满的胸脯,目光中露出一丝贪婪。拳头紧紧握着,似乎在期待,又似乎在催促着什么。

    这些女子舞了一阵,鼓的调子一变,阵中又响起一个女子好听的声音,似乎是在唱什么山歌调子。这些女兵或站或蹲,将手中长牌,堆成了一个堡垒,接着又如开花一样,层层舒展开,一个打扮的如同孔雀一般美丽的年轻姑娘,就在众人中间慢慢站起,随着她晃动自己的身躯,身上的饰物发出阵阵清脆的碰撞声。

    这姑娘大概十六、七岁,身材苗条,脸上并没有戴吓人的鬼面,露着五官。明眸皓齿眉目如画,脸上肌肤白嫩吹弹得破,头上用五色花巾包头,耳朵上带着一对银制耳环,下面则坠着几样小饰物,只要一动,就会发出声音。

    脖子上,一个银制项圈闪闪发亮,长刀和盾牌,都被她扔到了地上,双手捧在颌下,做一个鲜花盛开的样子。圆圆的眼睛黑白分明,朝着杨承祖甜甜一笑。接着开口,就唱起歌来。

    她唱的是土人方言,杨承祖听不大明白,不过这女子嗓音甜润,如同百灵一般,倒是让他忍不住连连抚掌叫好。暗自寻思着,自己戏班子里,还真没几个人的嗓音,有这么好。

    那女子似乎也明白他听不懂内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又改用汉语演唱,却不是什么山歌小调,而是一种问答。询问着他的姓名,来历,以及是否辛苦,为什么一来就要欺人。

    这种话如果是一个土司头人问出来,就有故意挑衅的嫌疑,但是从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女嘴里,又是用山歌的调子发问,就只让人觉得好玩。沈希仪小声道:

    “她叫岑莲,乃是归顺州知州岑璋的小女儿,岑猛的姨妹。这次朝廷飞檄调兵,归顺州也派了一支人马来,名义上是由她带队。她年纪小,不懂事,钦差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让她回去就是。”

    岑莲见杨承祖开口,似乎有些失望,又一次唱起歌来发问,不过这次的声调,比起上一次已经低了一些,曲调也不如方才好听。杨承祖不大懂这些山歌的调子,不过按着岑莲的调,还是能唱回去。举起酒碗,站起身子,竟是一问一答的两人对唱起来。

    他有着深厚的京剧功底,即使不懂山歌音律,唱的也不难听,那些幢家少女听到钦差对歌,也都放下刀牌,围着岑莲翩翩起舞。岑猛有些目瞪口呆,情况发展的,似乎与他设计的大有不同,连连咳嗽了几声,鼓点也变了几次,但是没人理他。岑莲更是双手叉腰,向那些鼓手喊了些什么,接下来,就连鼓点全都停了。

    她又转过头去,脸上又挂满了笑容,接着与杨承祖对唱,似乎对于这种形式十分满意,对唱起来没完。连对了几番之后,岑莲笑着走到杨承祖面前,从怀里取出一方雪白的小手帕,小脸红红的,将手帕递到杨承祖面前。

    岑猛在她一露面唱歌时,脸色就不大好,这时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小莲,不要胡闹,尊贵的客人,不是咱们峒里的后生,不懂我们的规矩。不要乱来,赶快回你的帐篷去。”

    哪知岑莲根本不怕他,两手插腰,好象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似的瞪回去“我的礼物是送给客人的,又不是送给你的,你有什么权力对我乱叫你是田州头人,难道还管的到头上我们归顺州归广西布政使司管,连思恩府都管不到,我还怕你你是我姐夫,又不是我阿爸,我才不怕你。”

    她人长的可爱,嗓音也甜润,即使是吵架,也显的十分可爱,杨承祖的那些护卫看着她,也大多是觉得有趣。只有扮做亲兵的奉剑、捧弓面面相觑,似乎闻到了什么危险的味道。

    “岑同知,岑莲小姐送我礼物,我难道不能收下么还是这方手帕太过贵重,让你舍不得”杨承祖将那手帕接过来,见是一条普通的丝制手帕,上面用红色的丝线绣着一朵睡莲。

    不管是质地还是绣工,都只能用平庸来形容。杨记里随便拿点什么,大概都要比它值钱几倍。岑莲送上手帕后,虽然很有气势的与岑猛对凶,但是看杨承祖的目光还是有点怯怯的,不知道是大姑娘怕羞,还是担心他不肯收这东西。

    见杨承祖将手帕郑重的收起来,她才如释重负一般,长出一口气。眼睛眯的像是两弯月牙“尊贵的天使,你不掀起这手帕太差,或是绣工不好么”

    沈希仪一笑“莲姑娘,你不要误会,钦差是从京师来的,对咱们这边的规矩不大懂,你这个手帕是什么意思,他不明白的。不过钦差肯定不会嫌弃礼物不好,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哪怕是一针一线,只要是土司一份对大明的忠心,我们就都会收下,绝对不会嫌弃。岑猛兄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岑猛听他这么一说,面色也缓和下来,哈哈笑道:“没错,沈兄弟确实会说话。莲妹送的,是他们归顺州对朝廷的忠心,我岑猛一样也有忠心。不过我没有莲妹子的手艺,拿不出这么好的手帕,可是我有这条命,和我的刀,一定会多杀几个贼,以此来为朝廷效力。莲妹子,别和天使捣乱了,坐到姐夫这里来。”手机用户请访问.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