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杀威棒 中

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杀威棒 中

    硝烟弥漫,喊杀声声,充当标靶的木板、草人都已经被打的稀烂,在风里碎屑飘的到处都是。广东的武备并不算多强,即使是朝廷已经大规模制造火绳枪,于广东的配备也十分有限。标营里,也没有太多鸟枪,大多数士兵依旧是用火门铳,像是岑猛这种土司,装备上就更差一些。

    他通过门路,也搞到过几杆火器,不过鸟枪只有十杆,当传家宝一样存在自己的土围子里。像是上千杆快枪集中使用,已经超出土司的理解能力上限,单是这声势,已经让他目瞪口呆。

    官军中还有十门佛郎机炮,时不时就发出一声怒吼,打出的铁沙将标靶打的稀碎。上次与佛郎机人交战时,这些土司狼兵并没有调来,没见过佛郎机人铳炮齐发的威风,新军的火力,就让他们惊为天人。

    另外一点,就是新军表现出来的素养,也让岑猛的心,一路沉到了底。原本以为昨天见到的两百人,就是钦差身边的亲兵,不能当做参考。今天看到官军操演才知道,那两百人的素养,并不比其他人高,这三千人都是那等战力的强兵。钦差嘴里更是透露出来,这样的强兵,在浙江还有四营没带来。

    这些人摆出的阵型,岑猛从来没见过,他好歹也是打老了仗的,这种阵型的厉害他能看的出来。如果是在战场上,自己的人马对上这样的部队,怕是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会崩溃。如果这样的部队有五营他看了看身旁几个头领,那些人的脸色与自己一样,都没有几分血色。

    原本他们来,是想为自己族人出头,为黄德讨一个公道回来。可是见了新军出操之后,这些头人,已经没人有这种心思。这帮土司比较信奉拳头即真理,明朝的军队脓包,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支人马战力太强,哪怕是杀上门来抢走自己的女人,也只有听之任之。

    操练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在一阵鼓号中宣布结束。结束操练的士兵,并没有像普通官军那样倒在地上休息,或是聚在一起闲扯,而是又列成等待操练时的方阵。这种组织纪律性,岑猛的亲兵也万难望其项背。

    杨承祖方才在操练时,并没看岑猛,只是含笑看着士兵操练,两名模样可人的亲兵,一左一右为他摇着扇子。虽然穿着男人装束,但是香风扑鼻,再仔细看眉眼无官,很容易辨别出来,这两人都是女扮男装。

    等到操练结束,杨承祖才对岑猛冷笑一声“岑同知,你觉得官军的操练可还中意久闻狼兵善战,昨天晚上,沈同知还来我的行辕对我说,狼兵精锐两广无双。不知道本官这支新军,在岑同知眼里,战力如何”

    岑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强挤出一丝笑容“天兵天将,神威无敌,我等土人怎敢与天兵相比钦差过奖了,小人的部下,只不过有一颗对朝廷的忠心,临阵时不怕死,除此以外,全都提不起来。不敢称强兵。”

    “忠心我看未必吧。”杨承祖毫不留情面的,将那份口供从袖子里拿出来,朝岑猛面前一拍“岑同知不认识汉字对吧没关系,你信的过谁,告诉我,我让他念给你听。”

    岑猛的脸色尴尬异常,既不敢发怒,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赔着笑脸“钦差息怒,下官已经派人问过了,黄德他们所劫的,只是几个下等的昌纪”

    “不管是什么昌纪,她们也有权决定接待谁,或者不接待谁,而不能勉强。再者,黄德已经亲口承认,他曾于上元节放灯之时,捉了一位良家女子回营凌虐,导致这位无辜弱女,含恨自尽。这笔债,你准备怎么算”

    这份口供可以当做一个筹码,在私下场合拿出来,看看为了这个东西,岑猛可以出多少代价。或是换一笔钱换几个女人,又或者换狼兵拼命打一仗,都是做的到的。可是在这种大庭广众的场合,大声说出来,那就是压根不准备和狼兵交涉,只想要命而已。

    广东几位大员今天都在这里观操,观礼台地方不大,杨承祖又是运足了气力喊出来的,谁都听的见。他又朝一直未说话的汪鋐问道:“汪臬台,你是广东的提刑按察,这些人的官司如果是汉人,该当怎样发落”

    汪鋐昨天没来迎接钦差,今天见面之后,也没说什么客套话,似乎并没有赔礼道歉的打算。他身上头上都还有伤,伤口上缠着药布,身上还散发出浓重的药味。

    看来火炮作坊爆炸的事,他也不是没受伤。也正因为他身上有这些伤,杨承祖倒也没追究他不来迎接或是战败的过错,在整场操练里,汪鋐算是看的最认真的一个。直到操练完毕,他似乎还沉醉于方才的演练之中,没回过神来,直到杨承祖问了几次,张嵿忍不住重重咳嗽一声,汪鋐才回过神来,等杨承祖又说了一次之后,他摇摇头

    “土人犯案,归土司处置,如果由我们按察司来发落,就坏了朝廷法度。如果犯罪的是汉兵,那也要执行军法,按察司不能干预。如果是百姓犯此罪行,自然该处斩。”

    “岑同知,你听到了吧,论律该处斩。你准备给我一个什么交代呢”

    沈希仪轻咳一声,起身施礼“钦差,本来昨天已经有人跟我说过,要我不要再管这事,下官也答应了。可是容下官多说一句,杀人不过头点地,万事以大局为重”

    “沈将军,犯事的不是你的部下,我也没问你的话,好好坐在那里,不要多口。岑猛,现在本官在问你的话,你准备给我一个什么交代。”

    “钦差,黄德素有战功,在田州也有人望,还请您念在他往日有功份上”

    “我是问你有什么交代”

    “苦主家收了我的钱,已经答应不追究”

    “我是问你有什么交代”

    “与佛夷对阵时,我等愿意打前锋。”

    “我是问你有什么交代”

    连续换了几个说辞,杨承祖口风丝毫不见松动,走投无路的岑猛,只能一咬牙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既然坏了规矩,祸害了好人家的女儿,我也只好执行军法,将他们押回寨里斩首”

    杨承祖这才点点头“这还算一句人话,不过我要跟你到寨里,看着你执行军法,免得有人徇私舞弊,你不会有意见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