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杀威棒 上

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杀威棒 上

    这个时代口供与物证人证相比,法律效力甚至还在后者以上,看了上面的画押,沈希仪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并没认为过岑猛会把真凶给他,但是他同样不认为,这事情真会巧到这地步,钦差捉的人,就真的会是这案子的正凶。

    据他所知,这个黄德不认识汉字,那押画的歪歪扭扭,人多半是遭了重刑。他脸色一变“钦差,黄德当初平定岑浚之乱时,身先士卒,阵斩四人,身被三创仍苦斗不休,乃是广西有名豪杰,亦为岑猛得力亲兵。此人于土人中素有些声望,在岑猛面前也称得力”

    “然后就可以强抢民女,目无法纪了你且回去,告诉岑猛一声,明天新军在城外校场出操,请他前来观操。观操之后,我会把黄德还给他,到时候,我找他要一个交代。如果他不来,我就把这些人的死尸送回去,如果他想动硬的,本官随时奉陪。送客。”

    被几乎赶出钦差行辕的沈希仪,显然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都被挡了回去,什么都说不出来。于他的立场而言,可能更在意的是那些狼兵生活上的困难,以及实际工作中发现的那些不公平,或是狼兵的怨气。认为朝廷一味的高压,只会把狼兵越推越远。哪怕黄德真的抢了个妇人,只要能给她一个名分,那未尝不是一个坏事变好的手段。

    岑猛表现出不臣之心,对其手下正是怀柔的时候,如果把黄德这样的人拉到朝廷一边,岑猛造反时,朝廷就在他身边有了眼线。如果用黄德的首级来恐吓狼兵,等于是把矛盾激化,恐怕早晚真的闹出叛乱,杨承祖可以抬腿走人,两广的本地官府到时候依旧有无数的麻烦。

    对他这种强硬态度,沈希仪心里有无数微词,可是武将地位本就不高,杨承祖的官衔差遣都远在他之上,想要抗衡纯粹是做梦。只能告辞而出,在夜色中,看看威严体面的钦差行辕,轻声嘀咕了一句“胡闹。”就自转头离去,不想没走几步,迎面却是走来一人,拱手笑道:“紫江,这么晚了,到我府上去喝杯茶如何”

    行辕内,沈希仪告辞后,冷飞霜进来收拾着茶具,微笑道:“沈希仪亦是国朝年轻人中有能之将,怎么你不想把他延揽入新军这可不像你为皇帝选拔贤才,求贤若渴的态度。”

    “新军要的将领,首先条件不是多有本事,而是要够忠心,能做到万岁让砍谁自己就一定砍谁。哪怕是要他们砍我,也绝对不眨眼,他还差的远。这人算个好人,不过不适合新军,不管多有本事都没用。他整个人,还是坐在了土司一边,我大家想的事不一样,合作不来。我想的是削弱土司,将来改土归流,车同轨,文同书,天下之地,尽归万岁所有。在他看来这恐怕是大错特错,搞不好还会认为我是苍生之敌,怎么谈。他并非是一个不顾百姓死活的,冲他一个人就敢去岑猛的营盘要说法,颇有郭子仪再世的意思,只可惜,他顾的是大局,想的始终是照顾狼兵情绪,大家没的聊。”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想”

    杨承祖伸了个懒腰,做势要去抱冷飞霜,待后者翩如惊鸿一般向后滑出才哈哈笑道:“在我心里,天大地大,美人最大,什么大局也别想让我放弃我的女人。那些狼兵不管有多少苦衷,就只好认倒霉了,有什么苦,下辈子再说吧。”

    他等来到后宅时,马氏手里提个灯笼,就在内宅门首里等着,见他过来举着灯笼就迎过去。“承祖,你总算来了,我还当你今天要留宿在外头。一般男人跟人去喝花酒,就肯定不会回来了。”

    “不回来,那你还等不怕变了望夫石”

    “等啊,哪怕你真的一晚上不回来,我也要拿着灯笼在这里等你一晚上。反正你只要回来,就得先看见我,不能让你被别人截了去。”

    两人相拥着进了内宅,听到杨承祖说起那些事,马氏也对他十分支持“妾身觉得吴方伯说的有道理。妾身在三边时,也是这样想的,遇到狼,你越怕,它就越要吃你。如果你拿起刀跟狼拼命,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对付这帮劫掠民女的,就是要用军法收拾他们,他们才能知道怕,对他们讲道理是没用的,只有用刀,才能讲的清道理。你今天这一打,那位萧花魁怕是对承祖一见倾心,你再用用手段,就能留宿了。她还未曾适人,若是若是娶进门来,也可做个偏房。”

    杨承祖知道马氏一来在意跟自己时已非完身,二来是在意永远不会有名分,三来在意不能生下子嗣,将来无子防身,心里总是充满不安全感。笑着顺着马氏的脸一路向下亲过去“我不稀罕那个什么花魁,也不喜欢什么红丸,我只在意我的马美人。我敢打赌,她的腰腿,绝对没你这么有力,也绝对不如你让我满意。吴廷举想跟本官用美人计,却不想,我这里有个大美人,他的计策没什么用”

    次日天光大亮,杨承祖带着部下到了校军场时,岑猛果然已经到了。他今天依旧是那身打扮,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说不定是昨天晚上一晚没睡。身后跟着几十个强壮大汉,多半都是下面的土目以及带队的小头人,人人的脸上都有悲愤之色,看杨承祖一行人时,眼里的怒火几乎要把他们烧成灰烬。

    杨承祖这边,则是带着一百多名亲卫保护,黄德等俘虏,则被绳子拴成一串,拖在队伍最后。这些人身上血肉模糊,一看就是受了重刑,有的人受的刑厉害一些,连走路都困难,几乎就是贴着地拖行。一见到自己人,这些狼兵忍不住就在那里大叫起来,可是他们的嘴里塞了麻核,只能发出呜呜声。

    岑猛面色阴的像铁块,大步流星来到杨承祖面前,堆金山倒玉柱跪地磕头“钦差,我昨天没有拜你,你心里恨我,这是我的错。不过大家有什么话摆在明处,再不行,就直接对下官动手,不要为难我的部下。今天我来拜你,你要我磕多少头都可以,只请你把我的部下放了,大家一切好商量。”

    “岑同知,人我带来了,就是要还给你的,不过不要急,我说过,先看会操,然后再放人也不晚。来来,跟我上观礼台,看新军出操。”

    校场内,三千新军在天不亮时就已经列好了阵,虽然有飞虫在脸上飞来飞去,但是这些士兵如同雕塑一动不动。直到观礼台传出命令,校场上,令旗开始晃动,接下来,震天动地的枪炮声轰然响起,操练开始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