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讨情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讨情

    沈希仪见杨承祖回来,倒是长出一口气,先是施了参,接着就一脸尴尬的递了几张银票过来。..

    “岑猛那人素来混帐,手下的人,也就跟他一般,全都是不懂礼数的混人。您是京师来的贵人,跟他们一般见识犯不上。末将并不为他们讨情,只是要说一句实话,那些混帐并不知道您是钦差,否则绝对不敢冒犯虎威。岑猛那人虽有异志,但是并不是傻子,他想要谋反,但不会真的蠢到无谓的送死。他已经答应了,明天给钦差摆酒请罪,当面赔礼。还请您把那些人犯放还,交给他处置。朝廷定制,土人犯律,由土官处置,这关系到土官的颜面,他不能退,也没路退。不过末将敢保证一点,这些人落到土司手上,肯定比落到您手里还要惨上几倍。在钦差的眼里,他们是人,在土司眼里,他们只能算是牲口,就算怎么折腾,都不为过。”

    杨承祖并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看沈希仪,冷飞霜怕他饿着,送了一盘点心过来,杨承祖也就指了指沈希仪“沈将军别客气,过来一起吃点。听将军的言谈,似乎对那些土司的事,熟悉的很啊。”

    沈希仪并不敢真的去拿点心,见钦差一副说家常的样子,他的精神多少还是松弛了一点。“实不相瞒,末将这都指挥同知实授奉仪卫指挥,虽然是汉官,但是打交道的大多是土人,家中也有几个土人亲戚,家里的三娘、四娘,都是土人,对他们的事,还是知道一些,可以算半个土人吧。”他自嘲似的笑笑

    “在土人眼里,我还是个汉官,在汉人眼里,我又是为土人说话,里外都落不到好。可是下官就是有这个臭毛病,做不到装聋作哑,也做不到惟上不惟下。我知道钦差您的意思,可能是想好好收拾一下岑猛,杀杀威风。可是我还是得说,这事不能这么做法。要杀他,只有拿到可靠的证据,请朝廷律法处置,像是用这些手段,只会让土人有敌忾之心,到时候即便是不想反,也只能反了。”

    杨承祖将在清楼里的所见所闻,一一分说,最后问道:“沈将军,本官听说这些事,是确有其事,还是有人污蔑,无中生有”

    “这些事,并非构陷,事实上,那位大户人家的庶出女,还是下官亲自到岑猛的营房里,把人要出来的。可是回到家之后,她就被家里逼着自尽,至于那位姨娘,我去的时候,人已经疯了。那几个逃出军营的妇人,也是我做主把她们送回去。因为岑猛答应我,回去之后,给她们每人找个丈夫,不再充营纪,这样至少是条活路。如果回到家里,她们就只能死。两害相权取其轻,下官以为,保全她们的性命,似乎更重要一些。”

    “你说的或许有道理,或许有你的苦衷,不过这些并不重要,我关心的是,那些抓了她们的男人,又是什么下场”

    “每次只要我去,岑猛就一定会交出几名人犯让我在军营里动刑,有时会直接交出首级。总之,要么是打,要么是杀,该处罚的一定会处罚,那两位大户人家那里,岑猛上门去赔了一次礼,每家送上了五十两金沙。说句不好听的,那位姨娘的身价钱,也不值五十两沙金。”

    “哦按沈将军你的意思是,因为那位姨娘不值五十两金子,所以岑猛这种做法就无可指责,或者说,是岑猛受委屈了”

    沈希仪显然知道钦差这话是反话,不过依旧言辞恳切,神态也没什么变化。“这话肯定是不招钦差喜欢,下官也知道您肯定认为我在袒护岑猛。但我要说的是,小地方,穷乡僻壤,与京师首善之地不同,与浙直富庶之地也不同。那些狼兵离乡背井,从广西到广东,家里的田地要荒掉,说不定回家之后,就会发现某个亲人因为他们出征而饿死。还有的,回到家发现老婆跟别人生了孩子,这种事都是常有的。朝廷的粮饷不济,军需也要他们自备,要说狼兵心里没有抱怨,那怎么可能有了抱怨,就要撒火,火撒不出来,就可能酿成兵祸。现在确实是有一些人遭殃,可是如果一味严惩,让狼兵寒心,不奉节制,那么遭殃的人只怕更多一些。”

    他指了指城外“现在广州城虽然聚集大军两万有奇,不过真有战力的却并不多。除去军门的标营,就要数狼兵能战。现在屯门岛上佛夷及附逆盗匪,据说有数千之众,一旦盗贼反攻,必要以狼兵为前锋破贼。到时候这些人是要拼命的。屯门的地图卑职看过,佛人的驻地也在山上,狼兵善于山地作战,不论是自保,还是攻岛,都离不开狼兵效力。夷人火器犀利,战事一开,狼兵中有很多人,怕是再也回不了家乡。广西贫苦,很多人一辈子也讨不到老婆,所以他们想方设法为自己找个女人,也情有可原。”

    杨承祖的面色渐渐寒了下来“沈将军,你这么说,就是说那些被掳的女人,倒是该对他们说一声感谢能够给狼兵当老婆的,是前世修来的造化”

    “钦差,下官的意思是说,那些狼兵中固有害群之马,亦有无辜之人。这一点,狼兵汉兵并无区别,我汉家儿郎里,一样有不法之徒,亦有忠义之士。也正因为这一点,我们才要讲军法,有人犯了法,就用军法处置,这没什么可说的。但并不能因为有一些胡作非为者,就迁怒于全部狼兵。再者田州贫苦,朝廷亦有责任,他们娶不到老婆,也不能都怪他们自己。这样,对狼兵或者说对土人,都不够公平。”

    他看看杨承祖脸色,还是咬着牙分说“我辈为官者,不该感情用事,还应顾全大局。您在意的,是一二妇人的名节,末将考虑的,则是整个广州的安危,两广的安定。如果海盗大举攻城,狼兵心寒而去,广州失守之后,那些妇人是否能保的住名节盗贼上了岸,又该有多少村妇受害岑氏统带田州多年,深受拥护,如果削了他的面皮,让土人敌忾同仇以汉管为仇敌,岑猛必然趁机而起,煽动土人谋逆。一旦酿成兵变,则受难者更难胜数。不能为了两个卖笑妇人,坏了朝廷的大事,让两广陷入兵火连结之中。下官斗胆冒犯,请钦差释放黄德等人,我保证,让岑猛给您一个交代。”

    那两个女子,只是出来卖的昌妇,在城里也没有什么有面子的体面人当靠山,即便真被狼兵掳去弄死,最多也是赔一笔钱,群芳院那边也会放弃追究。何况现在事态也没到那么糟糕,无非就是个滋事,沈希仪拿出两广安定的大局,再保证以后狼兵不去群芳院闹事,杨承祖也不好说话。

    这当口,冷飞霜有从外面进来,将几张纸递到杨承祖面前。杨承祖看了几眼,面上露出一丝冷笑“对不住了沈将军,这个面子我怕是不能给你,这个交代,岑猛怕是也给不了。你看看这个”

    他手上的纸,却是黄德的供状及最后的画押,上面承认,那位大户人家的庶出女,却是被他这十几个人,从元宵灯会上捉到了军营里。在口供的最下方,还有黄德画的十字,和打上的手模。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