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接风 二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接风 二

    爆炸的火炮作坊,是广州官府新近成立的,在上次战斗里,官军吃夷炮的亏吃的实在是太大。虽然一炮糜烂十里这种鬼话,不能真的往心里去,但是这种火力上的压制,确实也是官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毕竟官军所乘多为鱼船,没有什么火力能伤到佛郎机船,挨上一炮,船体就要严重受损,这样的仗,打输了倒也不能完全算错。

    后来官府从佛郎机人那里招回来几个工匠,他们是跟着佛人制械的,懂得制夷炮夷铳,也对夷船有所了解,汪鋐对这几个工匠甚为倚重,专门筹了款项制械,还亲自上去学习。在大明整个官场环境里,这样的官员绝对算的上异类,几位同僚提起他来,口气里也就难免带上几分轻视与讥笑。

    “打仗终归是打人,一味依赖器械,也成不了什么大气。上次战败,明明是三军不肯用命,将官指挥不当,都归咎于器械上,这仗还是要糟。”吴廷举似乎对汪鋐意见颇大,抓紧时间说着他的坏话

    “为了制这夷炮夷铳,花费了大笔的银两不说,也没见有什么成绩出来,这回火炮作坊一炸倒好,什么帐都没了,倒是也不怕人查。有这么多银子,留下来发给狼兵,他们或许就直接杀上岛去了。诚斋兄身为臬台,理应执掌刑名,清理冤狱。结果不是忙于兵备,就是忙于制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依旧是巡海道呢。”

    广州的军务,从道理上说,确实归巡海道管。可是巡海道只是差遣,不是本官,担任巡海道的,也都出自按察使司衙门,自家老大出来说要抓这个案子,下面做部下的,谁又敢不放了。可是吴廷举似乎对汪鋐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意见甚大,说的话也确实要命。

    制炮制枪,都不是省钱的事,从筹备原料,到制造样品,白银像流水一样花出去。钦差来视察的时候作坊一炸,几乎可以看做是火龙烧仓,就是没事,也容易让人觉得有事。杨承祖也没法断定汪鋐是忠是奸,不过倒是对他亲自与工匠制械,颇产生了几分兴趣。

    他之前练新军时,也制造鸟铳,包括后来造大船,仿制洋炮,但都是拨银子下去,至于谁去做,他是不管的。像什么开发科技树种田之类,第一没这个能力,第二没这个兴趣。

    像汪鋐这样深入一线的事,他肯定会觉得失体统,再者工匠里也没有美人,有什么意思可他也得承认,在大明朝做事这么认真的官,确实不多见。再一想到他身为臬台,主动带兵剿贼,对这样自己找事做的官,倒是很有些见上一见的想法。

    汪鋐自己在作坊爆炸时,被手下救了出来,只受了轻伤,没什么大的妨碍。总归是得上药调治,来不及参拜钦差,接风酒席就没他什么事。张嵿对于汪鋐倒很是支持,酒席之间还是尽量为他说着好话,表示上次的战败并不是汪鋐的责任,如果要追究,也是自己的过错。制炮制枪,也是自己同意的,并且以汪诚斋的为人,不可能贪墨掉那些钱款。

    沈希仪则趁着敬酒的当口,先是向杨承祖请罪,后又主动分说道:“岑猛这个人,素来桀骜,朝廷确实要对他早做提防,免得他日真的生了什么不测,反倒是手忙脚乱。他在田州穷兵黩武,还收容了不少江洋大盗,又攻打周边的泗城、龙州、镇安,闹的很不成话。依末将愚见,此人久后,恐为广西之患。”

    杨承祖打量着沈希仪,本以为这个将军是站在土司一边的,没想到反过头来,又在宴会的时候,向自己告土司的状,这种行为就颇值得人玩味了。

    “沈同知,既然你也看岑猛不顺眼,何不让本官刚才就杀了他”

    “末将与岑猛并无私仇,说起来,还有些交情,我们是结拜兄弟,换过贴。广西那地方,不比腹里,穷山恶水,十万大山,跟这些土司要搞好关系,就要唱他们的歌,合他们的调。末将说这些话是为公,不是为私。是想要朝廷有准备,不是为了对付某个土司。如果钦差以他不下跪为理由杀了他,那么广西所有土司,都会不服气。因为每一个土司见到朝廷的钦差,都不会下跪,就算强迫他跪下,他们也是面服心不服。今日以这种罪名杀了他,会让各路土司都心向岑氏,于朝廷不利。不如放他过关,体现朝廷恩德,与岑氏争夺人心。大多数土司还都是忠于朝廷的,只要我们找到他谋反的证据,再行捉拿,那些土司不但不会帮岑猛,反倒会来帮我们。”

    吴廷举忽然咳嗽几声“沈同知,你不要凑过去和钦差说小话,有什么话大声说出来,大家都能听到比较好。今天是为钦差洗尘,公务的事,等到回头再上手本也不晚。现在这样说要是传出去,还以为我们私相授受,在算计谁呢。”

    众人一阵大笑,沈希仪作为从广西借过来的武将,显然不敢和本省方伯颉颃,忙赔笑着喝了几杯酒算是罚罪。张嵿对这一切只当没看到,与杨承祖说的都是平倭大捷之事,倒确实是不涉公务。

    等到酒席宴散,杨承祖回了自己的公馆,素来冷面朝天的马氏,脸上竟是难得的充满了笑意,也不理幺娘等人的眼神,一头靠在杨承祖怀里“承祖,你今天跟那土司说的话,我的心里真的真的好高兴。就算为了你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

    她被自己丈夫送了一次人,对于这等事最是在意,至于杨承祖敢不敢把一个豹房出身的女人当妾送掉这些事,她是想不到的。只认定杨承祖肯为她得罪任何人,也就不管什么矜持或者体面,主动与他抱在一处,拉着他就去自己的卧房。

    青青又有了身孕,一路上吐的天昏地暗,对于两人的亲昵只好不说什么,幺娘则小声和铁珊瑚议论着什么,后者满面通红的不住摇头,后又点头。

    两人没走几步,冷飞霜就从外面走进来,看两人这亲昵样子,她脸上也有几分古怪的笑意,轻轻嗓子道:“吴方伯前来拜见钦差,是让他等一个时辰再说,还是先把他打发回去”

    “别捣乱,吴方伯找我肯定是要紧事,自然是要紧去见了。”马氏也乖巧的点点头,主动松开了手“承祖是要做大事的,我不会拦着你,我今晚上给你留门,不管多晚,都会等。”

    铁珊瑚可怜兮兮的看着马氏,似乎是想提醒今天晚上是自己的日子,杨承祖已经点头答应,随着冷飞霜出去,马氏那边则得意的朝铁珊瑚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脸蛋和胸脯,又指了指她,轻哼一声,步履轻松的回了房。

    客厅内,吴廷举换了身儒生巾服,打扮的好似一个老学究,见杨承祖出来,忙上前施礼。“钦差远路而来,又是来帮我们打海盗的,如果只是一顿酒席就打发了,那也忒怠慢了。张军门为官是好的,招待上,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就由老朽这个方伯尽一尽地主之谊。”

    两人坐定之后,吴廷举很快切入正题,他换了百姓衣服来拜见杨承祖,就是要为他接风洗尘,带他去逛一逛,广州的清楼。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