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下马威 二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下马威 二

    广州市舶司负责南洋贡使朝贡贸易,从名义上,所有来自南洋,也就是明朝所说西洋各国的朝贡,都要在广州进行。与宁波一样,同样是一座重要的商业港口城市,繁华程度与宁波相比,理应胜之。

    但是由于受交通等限制,加上葡萄牙人控制马六甲后,等于扼住了南洋与大明朝贡的咽喉,导致贡船越来越少。这里的商人数量反倒远少于宁波,另一方面就是朝廷由于征收不了商税,并不能从贸易中,真正得到多少好处。

    即使如此,由于有佛郎机人和一部分有办法的洋商存在,这里还是有一部分大海商可以呼风唤雨,拥有着惊人的财力和能量。这几位大商人,此时正聚在码头边一座茶楼里,远远看着码头方向。

    从狼兵援粤开始,他们就一直在布局,包括之前的官军大败,他们也在里面充当了推手。现在来的这位钦差,算是这次行动中,最难对付的一个敌人,只有收拾了他,才能继续下一步的行动。

    “佛郎机人这次给的价码不低,要的东西也多,几位兄台,你们的货不会出问题吧”

    “无非是粮食和酒,能出什么问题不过那些火药、铅弹,倒是要费点力气,他们至少得出双倍的价。还有那位汪诚斋,他这个人高深莫测,愚兄也琢磨不透他。前次他虽然吃了败仗,但是朝廷并没怪罪,按说他该戴罪立功,加紧进兵,可是现在成天跟匠人窝在一起,在鼓捣些什么东西,并不急着打战。想的什么主意,我便也猜不出来了。佛人要买的军情,我怕是真的无能为力。”

    “那也没什么,等到他部队一动,我们一样会知道他的动向,就是个时间问题。倒是这些狼兵,靠不靠的住,不要一见到钦差就吓的不敢迈步子,赶不走这个钦差,我们就别想做成自己的事。”

    “放心,岑猛这个人,一向有野心,他想要做广西的土皇帝。要的东西,比佛夷还要多一些,除了粮食还要布匹,盐巴,兵器,我们给他的东西足够多,他就会为我们杀人放火。何况是落钦差的面子,他是土官,犯了事,朝廷也会睁一眼闭一眼,这点小事,不会做不成的。你们看,钦差的船来了,大家看好戏”

    这个包厢由于是他们早早包下的,方才清场时,也没人惊动他们,这时索性推开窗户,用佛郎机人赠送的千里望,向下看去。但见庞大的船队遮天蔽日,铺满了整个码头。

    “宁波一战,许氏败的很惨啊,全部大船,都落到了官军手里,如果不早一点对付他们,将来海上,就没有我们站的地方了。”

    “没错啊,官军水师,几时见过这么多船。不行,这消息必须告诉佛郎机人,让他们自己小心一点,不要再向以往那么大意。你们说,这消息,能值多少”

    他们正七一嘴八一嘴的议论,忽然见下面迎接钦差的队伍一阵大乱,那些狼兵原本是住在营房里,不知何时,忽然来到了码头附近。见到钦差下船,立刻有人乱糟糟的举着兵器,向着钦差队伍冲去,同时用家乡的方言大声呼喝,外人根本分不清他们是在叫骂,还是在欢呼。

    码头上,迎接钦差的两广总督张嵿面色一变,双目怒视身旁的岑猛。他是田州土司,朝廷给了指挥同知衔,不过对于土官来说官衔的大小,只关系着俸禄,其他没什么影响。他控制那片土地,靠的根本不是朝廷官职,那些土民,也分不清同知和指挥使谁大。

    岑猛并不像一般幢人那样黑瘦,相反身高体健,膀大腰圆。一身黑色圆领阔袖对襟衣,下面是过膝黑布包口裤。为了给钦差面子,他并没有打赤脚,而是穿了一双黑色官靴,倒是有点体面。一口阔刃大刀,就背在背后,脸上则带着几分笑意,看着钦差那一行人。

    这些土兵来的太过突兀,督标营的士兵没有对此做出防范,不知道他们是要来干什么,一时不知道是该驱逐,还是该放他们过去,勉强组成的人墙,在狼兵的冲击下,乱的不成样子。张嵿喝道:“岑济夫,你的部下这是要做什么冲撞钦差的罪过,难道你承担的起”

    岑猛的声音很粗,如同把头扎在水缸里说话,脸上依旧是带着笑意,似乎并未因总督的见怪而恐惧。“军门,你们要讲道理,我的部下都是乡下人,没见过钦差,见了钦差兴奋一点,也很正常。再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发过军饷了,听说钦差在浙江打仗发了大财,希望能给他们解决军饷和犒劳的问题。我们整个冬天都在帮你们守卫广东,连家都没回,难道不该要些好处”

    他边说边向着那些部众大声呵斥,在几声简短有力的呵斥后,方才还乱成一锅粥的狼兵,很快就恢复了安静。

    手中提着兵器,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杨承祖和他的随行人马。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标营的兵士也不敢上前驱逐,即便是没有气机感应的人也能明白,那种表情与服从无关。说不定稍微一个动作,就可能让鲜血染红整个码头。

    杨承祖对于这种场面已经早就有所预料,因此表现的并不惊惶,在身边护卫的保护下,冷眼看着岑猛,倒要看看这个三十多岁的土司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知岑猛已经来到杨承祖面前,并不磕头,只抱了抱拳,然后笑着说道:“我是个粗人,不懂你们汉人官场的客套话,就有什么说什么。听说你是现在二品都指挥,准以一品左都督体统行事,这是个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总之官很大就是了。看你年纪轻轻,居然可以官做的这么大,难道也是一生下来就做了大官”

    他边说边看向杨承祖身后,见幺娘、青青、铁珊瑚等皆手扶兵器怒目而视,心中反倒大觉有趣,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马氏身上。虽然马氏戴了面纱,并没露出模样,但是两道目光如同利刃般锁着岑猛的喉咙,反倒让他感到别样的刺激。

    他用手一指马氏“钦差,这是你的妾室吧为什么不露出面孔,让咱们看看丑俊只看这小腰和腿,就让人要发疯,也难怪能陪着你来军前打仗。军队里,是不许带女人的,可你的官大,坏了规矩,也没人敢把你怎么样,我也不来触你霉头。但是有好事,大家都该享受,我们这些卖命的,也该有好女人睡,是不是这个道理我听过你们汉人的故事,你们汉人中有一个姓苏的大学士,曾经用自己的小妾,换了一匹白马。我部下的勇士,比白马要值钱的多,我的寨子里,也有嫩的可以捏出水的美人。我们做个交换怎么样我帮你打败佛郎机人,再送给你两个美丽的姑娘,换你这个妾室,军饷什么的都由我来支付给部下儿郎。如果你肯拿我当朋友,就这么说定了,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就是最好的兄弟,谁敢不听你的话,我和我的部下,是不会放过他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