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下马威 一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下马威 一

    马氏毕竟是将门出身,论见识比起江湖出身的几个女眷要高明的多了,初时只是想的少,杨承祖一提点,她也意识到问题所在。在船舱里始终没说话,只看着一家人乱闹的冷飞霜这时冷声道

    “两万多人,又是狼兵又是机兵,尽是些能闹事的。我们上岸之后,他们第一件事恐怕不是迎接钦差,而是闹饷吧如果不拿真金白银出来,他们就是这一闹,杨将军这次什么面子都没了。”

    幺娘等人也明白过味来,广州方面云集如此庞大的兵力,于后勤上的压力极大,即便是夷人圣母踏龙头那像太过混帐,摆这么大的阵仗,也有牛刀杀鸡的嫌疑。这么搞法,实际是为了对付自己人而不是敌人,那么之前的败阵,固然有着武器上的差距,恐怕自己这边扯后腿的也必须考虑进去。

    从剿倭的战役里,大家都有这个共识,如果不是对自己内部防范的比外人还严密,明军怕是不明不白的就要栽一个大跟头。广东那边,说不定就有人与佛夷有勾结,将行军情报卖了个干净,再在部队里掺点沙子,后勤上再卡一卡,再加上船和火力的差距,明军败阵也不是不可想象。

    机兵就是从民间征调的民壮,他们的粮饷都是地方官府自筹,没有定例,有的地方官府给钱很是拖拉,导致机兵战斗意志低迷,没有什么斗志。狼兵更是广西土司麾下的人马,向来剽悍,战斗力是有的,纪律之差,与战力之强同样闻名于大明官场。

    由于狼兵的征调朝廷并不支付报酬,全靠战场斩首发赏,赏金也只给头人不给士兵,导致狼兵对于出阵其实是很有抵触情绪的。部队出发没有粮饷,沿途开销全靠掠夺,军纪自然差到极处,偷抢烧杀,无所不为。甚至有行军路线上的村庄被狼兵屠掉的事,由于事涉土司,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一般来说,地方有事是不调狼兵的,即使有事非调不可,也不许狼兵进城,沿途城池也禁止狼兵进入,否则很可能比城池失守的损失更大。

    这次光是狼兵就调动了四千余人,这些人向来只认头人,不认其他,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们也不在意。钦差上岸之后,只要有心人鼓动一下,他们肯定敢围攻钦差讨要钱粮。一个搞不好,甚至可能动拳头。一旦钦差挨了打,这个面子落到了底,下面的差事怕也就做不了了。乃至于杀倭寇,平海盗的威风,有了这一顿拳脚,也就什么都讲究不起了。

    “这是谁干的好大的胆子,他们不要命了”青青狠狠的一拍桌子,她终归还是女匪作风,一言不和,就想讲打讲杀。

    冷飞霜微笑道:“青姐,我想,多半和浙江那些人不是一路,否则他们就知道该知道,我们这次手上有大笔的银子可以发饷。这一招根本就没用。海商也不是铁板一块,粤地的海商与浙江的海商不对盘,这次大家不肯交换情报,也就吃了这种亏。”

    杨承祖冷笑道:“他们多半是知道我在双屿得了许洋的积蓄,心里难免有些不服气,想要我把得来的钱财吐出来一些,就搞这套。这些只能算是下马威,真正到了地方,还不知道有什么手段等着。比起佛人的枪炮,倒是自己人的软刀子更为难缠。不过好在张时俊多半是我们这边的人,他是萧山人,这次我们宁波大捷,也保了他的家乡。之前我锦衣卫的也查过,他家是耕读为本,严禁子弟从事海贸,与海商人家不是一条心。我这次保了他的家眷,他怎么也该感激感激我。至少,希望他念着这份交情,不要来掣我的肘。”

    广州城外,上万兵马的营盘星罗棋布,如同玉带围绕着广州城。城外大片树木已经被狼兵砍伐下来做营帐,盖房子,或是作为燃料取暖。三三两的士兵,举着手里的兵器,嬉笑叫骂着,打闹不休。还有一些人则是去附近的水源取水,回来的时候,手上多半会拎一只鸡,或是挟一条狗。

    城内的巡抚衙门内,两广总督专抚广东张嵿看着自己眼前的状纸,脸上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身边一名跟随了他二十几年的老幕僚,也是颇有名气的儒生邹济世,脸上带着丝苦笑,摇头道:“狼兵,狼兵。当初征调狼兵时,军门就一力反对,结果现在果然搞出事来,却还要军门来善后,当真是让人窝火。”

    “能把状纸递我本官案头的,都是城内的大户士绅,有关系有门路,有护院家丁,连他们都受了害,何况是那些普通百姓”张嵿叹了口气,拿起茶碗,轻轻用碗盖打着茶杯里的浮沫。

    “军饷的事,还是没有着落如果能给这些狼兵解决一部分粮饷,或许他们就不会再闹下去了,再不然,本官就只好让标营出动,杀一杀他们的威风了。朝廷虽然素柔远人,但是也不能让他们太过放肆。”

    邹济世苦笑一声“军粮的问题,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军饷的事,就真的难办的很了。其实问题也不光是粮饷,我们的饷要发,也是发到岑猛手里。可是依学生看来,这次闹事的人里,带头的就是他,光靠银子怕是喂不饱他的胃口。这里面,还是有人在背后指使,否则一个土司,也没这么大的胆子。我们如果调动标营,只怕佛夷未去,蛮乱又起,到时候就不好办了。还是要沈同知去和他讲讲道理,让他不要太过放纵,大家脸上都好看。”

    张嵿也知自己的幕僚说的是个道理,岑猛素来桀骜不逊,连带犯上做乱的事,也不是做不出来。自己也听到过一些他有反心的禀报,没有抓到实据,并不好处置。如果动用抚标弹压,搞不好真的会造成火并,或是他带兵回去造反。眼下两广还没有做好进剿的准备,事态不能扩大。

    沈希仪家族世代在广西为将,与土司头人相熟,彼此情同手足,倒是可以使用一下。可惜的是沈希仪的调解也是怀柔为主,很难为士绅出气,最后自己还是要被放在火上烤。

    他叹了口气“现在只能希望钦差的人马早一点到,如果他的人到了,或许可以压住岑猛那帮人。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京里来的,土人畏惧天朝威仪,一见钦差,就不敢继续做乱,也大有可能。”

    话是这么说,看着手里这些状纸,张嵿的眉依旧皱成了一个川字型,自己该怎么给这些大户一个交代,又该怎么保证今后的治安不恶化下去,事态不进一步扩展

    过不多时,一名差役从外面飞奔进来,通报着重要消息:钦差的船队已经快到码头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