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送瘟神

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送瘟神

    庞大的舰队自宁波出发,向广州驶去,以许洋昔日坐舰为旗舰,俘虏的大船以及新制大船混合编成的庞大舰队,接踵了差不多现在整个大明水师全部主力舰,其战斗力,亦可代表了大明的整体水师实力。

    由于外患消弭,外加资金问题等原因,短时间内杨承祖不指望官府能继续新造大船。但是之前由浙江布政衙门出资,定制的那几条大海船,已经有三条下了水,全部补充到舰队里,后续的几条由于已经交了钱,不愁造不出来。再者造船的机构是龙江造船厂,而下定单这部分,官府终止了,杨记不会终止,大明皇家舰队的步伐还是在稳步前进。

    这些船只上,都装配了南京方面新制的火炮,实力提升颇大。即使一对一不是佛郎机战舰对手,以多欺少,总是可以打。这次他带领大批舰队前往广州,也是奉了天子圣旨,浙江官府阻拦不住。连同他带的一营新军,地方官也很难置喙。

    自从双屿剿灭后,浙江方面的倒杨风从来就没停过,从他练兵时亏空军费,到私自勾结海贼,虚报战功,这些罪名一直有人在整理。像是双屿所谓大捷,真实性十分可疑,更有了置喙的破绽。不要小看这种言论,当片面放大某一方面的缺点时,足以让上层认定,某个人是祸国殃民的蛀虫,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是以说国朝之内,言官最为难缠,就在于如果有一些人坚定不移的说一个人的坏话,这个人不管做的多出色,于朝于野多半都是要身败名裂。浙江官场中不乏宦海沉浮的老将,自然深谙此道,随着杨承祖离开,倒杨派的活动渐渐频繁,还有人冒着生命危险,把要紧的证据送给了浙江的白面包公,杨承祖的克星:张嘉印。

    这些东西递上去,也不会对杨承祖造成什么实质威胁,那些跳出来的人,倒是让杨承祖记住了名字,留待将来慢慢报答。总之他的强势,确实是让浙江官场很不喜欢,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有天子皇恩加持,不是地方衙门想要坏他的事,就能坏的了的。即便是杨记,在他离开后,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先不说皇帝没把黄锦调走,王命旗牌也留在浙江,单是浙江有个张嘉印坐镇,这手暗棋,就足以保证杨记的运作。

    再者就是他在浙江官场立了足够的威风,之前在宁波大战过程中掣肘的宁绍兵备,被下了大狱,不久前京里来的大辟文书,直接断了斩决。这位兵备道到底是勾结倭寇,还是见识有限,又或者是受人之托已经无从查证,但是大家至少能明白一个问题,这位杨承祖是个敢杀人,也有能力杀人的。

    这种手段简单粗暴,并不是官场常规方法,但是用来在短时间内震慑人心,还是很有效果的。至少让大家知道,那兵备道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过失,最多是掣了肘,然后就掉了脑袋,这种时候如果谁还跳出来公开打对台,那就是蠢。

    如果换了别人,可能大家会用一些更极端的手段,把他强行驱逐出浙江,可是遇到这么个宠臣加混不论,就也只好送钱送粮。甚至在他走之后,也不敢对他的产业动手,免得再把这煞星招回来。

    除了这一点,他在浙江也有自己足够多的棋子,比如国丈方文冕,他现在依旧是在官场之中混。他现在是暂代绍兴知府,原绍兴知府,则暂代宁绍兵备。论资历出身,方文冕都没什么资格去掌这方知府印,能走到这步,还是杨承祖帮衬。

    再者自己女儿也来信说明了这点,没有杨老爷请张公公关照,自己在宫中日子也不好过,方文冕就越发不敢得罪杨承祖。

    既有人又有威风,整个浙江的局面,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动摇,反倒是广东那边,确实是耽搁不起了。手中的邸报说明,广东官军在屯门那边吃了个败仗,死伤虽然不太多,但是仗确实打的不好。

    广东方面据说集中了优势兵力与佛人接阵,结果还是输了,而葡人方面还来了增援。并且叫嚣着,自己五船即可灭国,似乎有和明朝拉开架子打一战的态势,朝廷方面也不敢把这事继续拖下去。

    家中女眷一部分留在杭州,包括刘五儿等人,也都留了下来。毕竟兵凶战危,战争结束之前,杨承祖身边带的还都是会武艺的女人。幺娘、铁珊瑚、青青三个妾室及奉剑捧弓两个通房陪同,免得丈夫军旅寂寞,实际上,却是刘五儿撺掇来,对冷飞霜严防死守的。

    这些人里惟一算异类的,就是马氏,她的武艺不算多高明,而且都在骑马射箭上,海战上彻底是个累赘。所会的番语也是丝绸之路上番商所用语言,和佛郎机人完全不同,带她除了暖床彻底没用。

    但是她的相貌是杨家内宅里,目前唯一能和冷飞霜颉颃的,刘五儿死活推荐她来侍寝,其用意不言自明。好在正德下江南时,马氏已经失宠,留在豹房没带出来,东南官员并不认识她,倒也不怕露馅,她也乐得利用这段时间,多享受几日恩宠。

    她毕竟是军卫出身,于军阵上并不陌生,拿着那份邸报,重重哼了一声。“这些广东的军马也真无用,这么多人,打不过佛夷几千人。就算佛夷火器厉害,这么多人杀上去,难道还打不赢。在边关上,我军虽然有火器,但也打不了几次,北虏贼就能冲上来,最后还是要动刀子。这么多官军,怎么就冲不上去”

    幺娘没好气的看她一眼,这个不知羞耻的前娘娘以往大家认定她是个冷美人,不会勾搭丈夫的,哪知却输了眼。现在反倒是靠在丈夫怀里,一副宠妾样子,几个人心里都窝火,也就不肯让她。

    “马氏,你懂什么,这水战不比陆战,夷人船高炮利,你看这邸报上不写着呢么,红夷炮一炮糜烂十里。有这兵器,你人再多,没到跟前先死一半,剩下的人就只想的怎么跑了。”幺娘一副看外行的样子,鄙夷的瞅着马氏,马氏粉面变色,猛的一拍桌子“你好大的胆子”

    “你说的太对了,我一向就是胆子大,怎么想打架么我这里主仆三个,你随便挑一个来打,看看咱们谁厉害。真当自己是娘娘呢,没名分的野货,也敢放刁”

    杨承祖尴尬的咳了几声“大家都一人少说几句,以和为贵,你们再打,这次去广州,我只去珊瑚儿房里睡。珊瑚儿过来坐到夫君怀里,我们不学她们。”

    铁珊瑚闷声大发财,鱼翁得利的坐在杨承祖怀中,乖巧的将身子贴在他身上,还小声说着“夫君,我不会和马氏打架的,也不会和幺娘姐姐打架。就算打我,我也不还手的。”

    “关键是你打不过她,在滑县就打过了,不是对手的架就别打了。你们啊,还是得多看看邸报,这里有门道啊。小小的佛夷,就算加上海盗,也不过几千人马,现在广州连广西狼兵都调来了,加上征发机兵,足有两万余人,这么大的阵仗,这是有人故意的要我好看。就是这败仗,我看也是有人属意,所以才败下来的。”

    他用手又指了指上面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倒是我们的助力,有此翁相助,倒也能抵半个黄锦。”

    马氏见铁珊瑚那副娇羞模样心里就有气,按她的性子,怕不直接甩手离去。可是又怕就此彻底被厌恶,又成了豹房里的样子,只好强压着怒火凑过去,见杨承祖指的名字,乃是两广总督张嵿,大觉莫名其妙“这老儿虽然是两广总督,可是跟承祖素无交情,又怎么是咱的助力。”

    杨承祖笑了笑,从一边的文牍里,将锦衣卫整理的张嵿档案拿了出来,用手指着上面籍贯一栏,那后面标注着张嵿的籍贯是:萧山。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