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新的海王 下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新的海王 下

    十日之后,双屿岛滩头一片乱石之后,杨承祖与冷飞霜并肩而坐,看着眼前波涛汹涌的海水,刺骨寒风打在身上,却吹不灭二人的如火热情。

    黑鲨帮残余部众,以及部分杨记选拔出的水性精熟的工人,已经进入许氏船队,开始了掺沙子的工作。原本许氏的从属关系也全都打破,实行统一编制,统一分配原则。一条船的船长与自己的手下,可能连名字都叫不出来,差不多就是兵不识将,将不知兵的状态。

    这样的编制,导致这支船团现在的战斗力,比起宁波大败后还要弱上几分,不过他们暂时不承担作战任务,这种弱,也就没什么问题。这次前往广东收拾佛郎机人,冷飞霜不大懂统带水军,这边船队的事,就得交给宗玉子负责。不管她表现的如何忠心,依旧是个降将,是以在出发前该搀的沙子不能少,冷飞霜对她个人洗恼,也从未停止过。

    “这事其实好办的很,她心里对你满是依恋,依我看,即便我不用圣教的法子控制她,她也舍不得反水。倒是这么一弄,好象显的不够君子似的。”

    冷飞霜的天妃教如火如荼,黑鲨帮、许氏这些前海盗们,已经有大批人员信教,再加上吞并的东南原白莲教人马,这新兴教门的教徒已接近万人。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用不了太长时间,她也拥有了和李福达平起平坐,分庭抗礼的资格。

    有了这份本钱,自己心中的理想,就能更快的实现,冷飞霜的心里就想放了个火盆,像是自己的手正被杨承祖抓着这种小事,也就不去在意了。

    杨承祖笑道:“这日本女人,我其实也吃不准,不能说我们睡过,她就一定对我死心塌地不是她也跟许洋睡过,该反水还是会反水,真正决定忠诚度的,永远是利益还有力量。不过,在那以外,还得用点小手段。就像这岛上的海盗,很多都是徽州人,都是乡亲,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给了他们好处,又是封官,又是延揽入锦衣卫,立刻就搞的他们离心离德,手足反目。乡亲在这种利益面前,也不值几个钱。在朝廷的强大武力之下,他们也不敢不听话,不过你的天妃教,就是个小手段。没有这个小手段,单靠武力和官职,怕也不稳妥。你看,这次我把他们的积蓄都拉走了,如果是有教民在中间安抚,多半还是要杀一些人的。”

    冷飞霜侧头看着他,“那你就不怕我的力量太强,你控制不住么要知道,我可是个反贼,在安陆是跟石金梁一起造过反的。如果我手上人强马壮,不听你的号令,你又该如何还是说,你在我身边也留下了暗子,到时候我一反水,他就来砍我的脑袋我告诉你,我不是许洋,脑袋可没那么好砍。”

    “你看我像做那种无聊事的人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岳父的闻香教你知道吧其实我对他了解多少呢,除了知道他是青青的爹,除了知道他出身边军以外,其他的又知道什么难道出身边军就一定是好人么受苦受的多,不当山贼就活不下去,难道就是好人么无非是我信的过你们,或者说,我信的过这个朝廷。就算郝云龙现在领兵造反,我也能带兵去砍下他的头,人心向背。至于你,我信的过你的智慧,更信的过你的为人,你起兵造反,不是为了夺取天下,而是为了救人。至少你的目的,不是祸国殃民,现在有了一条不用死人的饿路,你就绝对不会走上那条血流成河,尸堆成山之路。”

    冷飞霜心中大生知音之感,即便是自己的师尊,怕也没有这样了解自己,只是认定自己知恩图报,不会夺教主的权。至于自己胸中丘壑,除了这个男人,再无第二人看的清了。

    心潮起伏下,她忍不住脱口而出“广东那边的佛夷,就让我替你解决掉,不必要你跑这一趟。佛人船坚炮利,火器犀利,不是许洋这些盗贼可比。你又不会打仗,还是留下来,陪你的夫人比较安全。”

    杨承祖哈哈一笑“终于学会关心我了这是个很大的进步,来来,让本官奖励一个。”说着话侧头就要亲过去,可惜冷飞霜与他武力差距太大,只要自己不愿意,他确实亲不到。头不等递过去,人已经如同游鱼一般溜走,空气中只余下一阵香风。

    随着双屿大捷,曾经困绕东南多时的倭患暂时告一段落,这一点于百姓而言自然是好事,但是对于海商及那些高门世家来说,却很难说的上什么好消息。

    在官府这个层面上,对于杨承祖的意见也颇大,主要原因是虽然此战号称大捷,但是首先斩获不多,其次俘虏也没有,让人难免怀疑战胜的真实性。攻陷了双屿,可缴获的许氏积蓄,并没有留在浙江填补财政亏空,而是北上直输内帑。具体数字,也是很大一个迷。

    即使杨承祖从这里面拿出了一笔银子出来,给浙江官府发了犒赏,让大家都有些光沾,可毕竟比起那许氏传说中敌国财富,只能算九牛一毛。五营新军在战事结束后,又不同意解散,打完了仗,依旧拿着这么高的军饷,每日操练兵阵,耗费地方钱粮,也让浙江地方官场颇为不乐。

    他们再怎么不高兴,也没有驱逐杨承祖的胆量与力量,只能与浙江本地的豪族联合起来,在京师方向开始发动力量。首先是杨慎离开浙江回京,其次就是郭勋回京继续提调神机营,浙江总兵一职暂时空置。

    这两条臂膀一去,浙江官场和海商们多少缓了口气,可是头上依旧压着一个拿王命旗牌的太监,加上之前谢家满门的血仍未干,让这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等到过了二月二,扬州盐商凑了一笔六十万的银子来助饷,浙江本地的士绅,也凑了一笔粮食上来,说是补交往年欠赋,杨承祖心知,这是东南的豪强们,在催自己起身了。

    不过即使他们不催,自己也要走,等到料理了佛郎机人,自己也该起程回京。东南新军,也要开拔进京,耽搁不起。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盐商以及豪强们,把他成功驱逐。可是等到几年之后,北军南下之时,这帮官府还有士绅,怕是就连哭,也未必哭的出来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