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枭雄末路 上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枭雄末路 上

    虽然是东南地面,但是终究是正月,到入夜时分,那股深邃的寒意依旧会穿过墙壁、门板、窗户,被褥,最后钻到人的骨髓里去。位于双屿岛正中的地方,修着一座堡垒形建筑,这里按照日本的说法,名为天守阁,是首领的居处。

    选址在岛正中,隐含有控制四方之意,算是权威的体现,可是这个时候,这样的选址反倒是对里面住的人,最大的讽刺。天守四周的房子里,早就没了人住,而在天守四周,则是大批身强力壮的大汉,提着刀剑往来巡逻。他们的目光并不是关注外面,而是紧盯着天守阁内,显然这种戒备与防范,并不针对城外,只针对天守内居住的人。

    阴冷的风,从门缝里钻进去,让里面的住客从身上一直寒到心里。偌大的天守阁内,人少的可怜,柴禾给的也不多,即使把所有的柴禾都扔进去,依旧让这里冷的像冰窖。

    几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在角落里哭的凄凄惨惨,两名梳着月代头的倭人,一动不动的坐在楼梯口,警戒的看着楼下。手紧握在腰间太刀的刀柄上,目光阴冷,表情凝重。

    在他们身后,是四扇雕花屏风,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透过屏风传出来,让所有的人都沉下去。

    屏风后,一张南京木制拔步床上,几床大被紧紧盖在一个老人的身上,那老人身形单薄异常,躺在那里不住的咳嗽,似乎随时都会这疾病击倒,魂归地府。他面色青灰,眼窝深陷,目光黯淡无神,一看就知已经濒临油尽灯枯的地步。在身边的痰盂里,则是半盂浓痰,房间里,还散发着一股令人恶心的恶臭。

    一个年纪三十出头,相貌普通的憨厚汉子,正手忙脚乱的把药碗拿过来喂药,可是老人却摇摇头“彬仔,不用麻烦了,我这个病并不是药能救的了的。再说,现在抓回来的药,我也不敢吃,谁知道有谁会好心,送我这老不死的一程,帮我解脱痛苦。所以这药,倒了吧。”

    昔日名动两洋的海王许洋,如今所能控制的,也就是这居城的小小一片天地,以及眼前这几个人而已。他的正妻在家乡,没有接出来,以他的财势,身边也不缺女人。不管是海上抓的肉票,或是清楼里赎出来的纪家,又或者是某次洗劫时的战利品,等到势力大了,还有一些人主动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总之,他有过很多女人,像是这几个,都是年老色衰的,平时根本就不受他重视。

    可是现在那些年轻,有姿色的女人都去投奔宗玉子,希望靠着年轻或美色,爬上其他男人的床,换个好前途。只有这几个女人老丑,就算是想卖,也未必卖的出去,就只好跟着他受罪。

    名叫元八朗与三郎太的两个倭人保镖,算是他的心腹死士,能在这种时候还不离不弃,也不枉自己付他们那么高的月俸。至于这个伺候自己喝药的年轻人许彬,人比较笨,手脚也慢,向来不受他待见。

    即使是自己的侄子,在队伍里也只是干些杂活,没人把他放在眼里。可现在自己到了这一步,连儿子都指望不上,陪在自己身边的,却还是这个老实木讷的侄子。

    那个被自己寄以厚望的许栋,现在却站到了官军一边?那个东洋女人,现在估计还在钦差的床上折腾吧,自己已经有一年多没碰过她了,多半是早就熬不住,这次有了机会还不出墙才怪。

    他恨恨的想着,他想要站起来,想要逆转宁波那一战的结果,又或者想要把岛上的一切夺回来,可是……他只能想,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是想要动一动的力气,也提不起来,又是一阵剧烈的咳,直咳的他眼冒金星,任何雄心壮志都划做东风流水。

    “谁?”元八郎一声断喝,已经出鞘半尺,可是很快又把刀收了回去。进来的五、六个老人,都是许氏商队的老前辈,当初跟许洋并肩打天下的老弟兄,不过年纪大了,在海盗队伍里,被日渐边缘化,在岛上也算不得什么要角。

    “船主,那个日本女人……”

    “别提那个女人了,女人么,水性扬花,这种事想也想的到。可是栋仔他……”

    这些人过来,是把白天发生的一起,以及晚上的变化,向许洋做汇报的。能做这么久龙头,手上还是有一些力量在,哪怕他已经来日无多,还是有人愿意为他所用。

    听着手下的汇报,许洋只觉得身上更冷了,这天守修的太仓促,肯定有很多漏风的地方。可是这种寒冷,似乎不是来自于外,却是起自于内心。给出这么多条件的官府,自己的部下,还能坚持下去?何况外面还有大军压境,朝廷掌握了自己人的家庭情况,大家即使不想自己,也得想想家人。

    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他摇摇头“我……我已经不行了,属于我的日子没有几天了,而你们的路还很长。来,把我的人头带走,为你们的子孙,换一个好出身吧。那两名倭人,不会阻止你们的。”

    “船主,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是跟着您一起出来闯码头的,这么多年大家一起过来,我们如果敢吃里扒外,是要天打雷劈的。我们来,只是向您要句话,咱们……咱们跟他拼了。”

    “没错,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许洋的目光亮了一亮,就连咳嗽声都小了一些。直到现在,他手上依旧有一支秘密力量,这些人包括一些海盗中平日表现不起眼的小盗贼,或是一些人马里的小头目,他们表面上互不统属,但实际上,全都听从自己指挥。

    如果发动一次突袭,或许……或许可以同归于尽吧。至少于他而言,即使袭击失败,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你们……你们的时间还很长,这样陪着我去死,值得么?”

    “许老大,我们当初跟你出来闯码头时,什么都没有。现在我们什么都有。该吃该喝该玩的,都已经享受过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跟着您上路,我们心甘情愿,您说句话,我们跟着您走。下辈子,我们还跟着您闯天下。”

    “好兄弟,你们是好兄弟,是许某一直以来对不起你们啊。”想着这些年自己任用年轻人,对于老弟兄日渐疏远,今天肯来帮自己的,却还是他们,许洋的心里莫名的哀伤。但是为了这些老兄弟,自己或许也该走下去吧。

    “你们听着,你们现在就走,去找这些人。还有,在岛上有几个火药仓库,炸掉它们,官军一定是以为谈崩了,立刻就会攻打岛屿,到时候所有人都要被卷进来,他们就算不想打,也没的选了。”

    几个老者纷纷点头,仔细记下首领的吩咐,这些人被雪藏边缘化了太长时间,太久没有被人重视。这次得到命令,就像第一次提刀杀人一样,心里竟是有了莫名的冲动,就连血,流的都比平时快了一些。

    就在他们记下命令,即将去执行时,天守阁的大门猛的被人撞开,纷乱的脚步声,向着楼上奔来。两名倭人怒喝一声“马鹿野郎!”随后,枪声就响了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