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舰队处分 上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舰队处分 上

    玉子并没有因为杨承祖的这种承诺,而表现出有多快乐,反倒是苦笑一声,神情颇为哀婉“妾身十二岁元服出阵,初阵即阵斩三首,当时因为带着面具,没人知道我是女人,大家都称呼我的武勇。这样的经历,比起大明所传颂的那个花木兰,以及钦差笔下的樊梨花、杨门女将,也不见得差吧。”

    “十二岁即阵斩三人,确实不算得差,看来夫人竟是个武艺高强的女英雄,本官输眼了。夫人也看过本官的作品?”

    “书架上的,全是钦差阁下的作品。”玉子用手指了指书架“阁下每一本话本,我都买下来,作为自己最珍贵的收藏,始终没有变过。事实上,大明朝的东西,在日本并不愁卖。佛经、书籍、瓷器、丝绸包括铜钱。日本是一个敬佩强者的国家,大明比我们强大,我们就从心里仰慕大明,愿意学习它的一切。包括文化、器物,用着大明的东西,读着明国的书,仿佛我们自己也成了大明人一样。钦差的书,在日本很受欢迎,如果您到日本去,肯定有很多元服的公主愿意嫁给您,比我这个老女人强多了。”

    她自嘲的一笑“妾身初阵归来之后,就急着回家,想要向父上通报妾身取胜的消息,妾身当时很高兴,不是高兴自己还活着,而是因为妾身发现自己可以像男人一样披挂上阵。我在想,或许我可以和其他大名家的女儿命运不一样,不用去联姻,不用靠丈夫生活。我想要像巴御前一样,找到自己的英雄,与他并肩战斗,如果找不到的话,就作为武家而奋斗下去。那时的我,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天真呢。结果就在我出阵回来时,许洋来我家谈生意,注意到了活跃的我,我人生的第一阵,实际也就成了我的最后一阵。算起来,到现在已经做了许洋十三年的妻子,可是那个做武将的梦,却还没醒呢。”

    杨承祖想想当时的年龄,心头一阵恶寒,暗自诅咒着罗力空必须死,同时也明白玉子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表态,反倒是有些不满。她不想当大人物笼里的金丝雀,只想做战场上任意翱翔的雄鹰,自己的安排,她并不满意。

    “做了许洋的妾室之后,我见外人的机会不多,不过偶尔也会和人打交道,其中也有一些人对我的身体有兴趣。大概在他们眼里,女人的作用,永远都是用身体取悦男人吧?直到看了钦差的话本后,我一直觉得,钦差与我所遇到的男人并不一样,你是个真正可以懂女人,让女人可以过想过生活的。可是在钦差眼里,我也就只能是做某人的私宠,在一座这样的房子里,等着男人的召唤与宠幸?”

    “如果我说,我确实是这样认为,夫人又会如何?”

    玉子惨然一笑“妾身方才已经说过了,服从强者,向强者献上一切,是弱者的生存之道。如果钦差老爷的想法是这样,我也只有服从,就算是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问题。”

    她说到最后时,脸红的像苹果,声音微微颤抖,手停留在裙间系带上,显然已经准备好奉献自己的身体,服务未来主君。

    杨承祖摆摆手“夫人不必如此,我只是打一个比方,其实做生意这种事,我提我的价,你们谈你们的价,这都很正常。大家如果一上来的路就想到两头去,生意确实就不好谈了,我说实话,确实很想和夫人……谁又不想呢?不过我不会勉强你,你不愿意,那就算了。至于许氏船队,其实你们想要保留武力,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前提是,你们不再是许氏船队,而是杨氏船队。你们全部人马,加入杨记商号,成为我的部下,我会给你们派一位头领,和一批部署过来,还会淘汰掉你们中的一部分人。经过这样的整编,以前的头领,可能约束不住自己的喽罗,整个船队,也就要换个当家。”

    “换当家?”玉子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疑虑“钦差手下人才济济,一支小小的舰队,对您来说,确实不是问题。但妾身必须提醒一句,海上的事,跟陆地上不同。并不是一个名将,都能够带领好一个船队。其实每一年,都有一些当家,被自己的手下干掉。这里面,有一些是有人指使,还有一些,就是当家自己的过错,官府的威风,对于船上的人,很多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我……我不是在威胁,我只是希望尊敬的阁下可以谨慎一些。”

    做了这么久的海盗夫人,诸如善良、淳朴这一类的正向词汇,注定与这位倭女没有什么关系。她这次反水,实际已经将整个许氏基业,看做自己的囊中之物。上供足够的好处后,换取的就是一个当家地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朝廷空降一个当家下来。

    不但是她,加上许栋的立场也是如此,他们打不赢官军,所以认怂是一回事。让官府来接管舰队,然后为官府打生打死,那实在就有点太划不来,如果那样,还不如当个平民百姓好一些。

    杨承祖也不急,轻轻品着茶水“夫人说的是,船行海上四下里看不到人烟,衙门的威风用不上,单纯靠官府身份,是没人会服的。但假如是天妃娘娘来做你们的当家,情况就不一样了吧。你说的反水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之所以会反水,还是老大自己的人太少。就如许洋,如果是在宁波大战以前,夫人在这里偷偷看我的话本可以,想要背着他招安,也是不敢吧?可是现在,你的人比他的多,就可以把他软禁起来,这就是区别所在。在我上岛之前,在岛上已经安排了棋子,何况还有黑鲨帮的残部,他们大多已经入了天妃教,对教主的话比对皇帝的话还要信服。我把这些人派来,你觉得还能不能压住你的旧部?”

    玉子的话被堵了回去,就只好再次趴在地上,向杨承祖表示自己实在太冒失,不该冒犯主家的威仪。

    “没关系,我这个人没有这么多的讲究,我只在意别人反水,而不会在意别人冒犯。你也不用想的太多,大家都有私心,真正没私心的,就是圣人。我帮冷飞霜的原因,在于她是我的女人,所以我要帮她立一个基业,这也就是我的私心。你们不想放权,是你们的私心,大家都有私心,也就没有高下之分。不过现在我强,你弱,那你们就得听我的安排。我可以跟你交个底,我这次招安,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把许氏船队的基业,变成杨记的产业,由天妃教主冷飞霜做新龙头。区别无非在于,要么你们献出来,要么我自己动手拿,我想玉子夫人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窗外,做蝙蝠倒吊之形的冷飞霜心头巨震,自己差点从房檐上掉下来,他……他竟然肯让自己做海上龙王,一方诸侯?他拿自己,当了他的女人?手机用户请访问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