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私会 二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私会 二

    那几十名女枪手,并没有随行保驾,只有杨承祖与玉子两人一前一后,在海岛上走了时间不长,就来到一处偏僻但幽静的院落之前。.xshuotxt.com整间院落的占地不大,布置格局,充满了日式建筑的风味,推拉式样的房门,以及需要跪坐的塌塌米,全都与大明情况完全不同。

    玉子莞尔一笑“这是许洋为我建的房子,如果杨钦差觉得不适应,那么可以按自己的规矩,不用管我。”

    “客随主便,一切都听夫人安排,我怎么样都可以的。”杨承祖笑了笑,也按着对方的样子跪坐下来,房间里温度不低,应该是烧着地龙,在一边还有壁炉,火烧的也很旺。两边的书架上,则放满了书籍,刀架上放着几柄长长的太刀。

    玉子先是为杨承祖倒了茶,又施了个礼“客人请等一等,我去换一件衣服,过一阵子,就会回来。”说完转身到了里屋。

    她换衣服的地方,其实就是里面的卧室,薄薄的窗纸上,映出她曼妙的身姿,包括换衣服的样子,都看的一清二楚。虽然看不到同体,但是这种影子的晃动,留给人无数想象的空间,反倒是更刺激男人的感官,让杨承祖的心里竟也是颇有些意动。

    看来这东洋女人,还是很会勾男人的,知道这种朦胧的,既亲近又有距离感的感觉,最能勾起男人的兴头。本来自己是喜欢高个美人的,不过偶尔打打野味,似乎也没必要对身高要求那么严格。

    他正在想着的当口,房间门打开,玉子已经换好了衣服,以小碎步的方式走了出来,又向杨承祖鞠躬施礼“让您久等,真是太失礼了。”

    她身上那件劲装已经脱了,换上的也并非是杨承祖想象中的和服,而是一身大红宫装,曳地长裙,外加一件红色的半臂。日本素有衣冠唐制度,礼乐汉君臣之说,服装上更接近唐朝制式倒也寻常。

    玉子的这身穿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唐朝衣冠,不过也与明朝女性服装有区别,至少比明朝的女性服装开化的多。胸前那如雪肌肤连带半个峰峦都露出来,即便是大明的清楼女子,一般情况下,也绝对不会那么穿。

    在大厅相见时,她给人的感觉是英姿飒爽,表现出自己潇洒干练的一面,这时却仿佛换了个人,表情到神态里,都有一种成熟妇人的妩媚,更增几分魅力。尤其是鞠躬行礼时,更是隐约将那傲人的部分展示出来。

    童颜巨x?看到那露出的一半山峰,杨承祖心里莫名浮现出这个词。这个娃娃脸的东洋女人,方才看她穿劲装,就感觉有点料,现在看到露出真容来,就更觉得尺码不凡。

    说实话,这个时代日本美人普遍不对他的口味,不说五官问题,单是那种白面黑齿剃眉毛的化妆术,就能吓的他狼狈而逃。可是玉子的打扮,还是主动与明朝接近,也就没那么奇怪,加上确实模样俊俏,那一身雪白肌肤,让男人起点念头还是很正常的。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的身份,以及现在两人所处的环境,斗室之中孤男寡女,杨承祖现在就算突然施以暴力,她也没什么办法。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

    “男人等女人换衣服,是天经地义的事,夫人不必客气。不过自从上岛以后,我就没见过许老当家,您就不怕他忽然杀进来,捉咱们的间?”

    玉子低头一笑,似乎没发现这位钦差正在看自己“钦差说笑了,玉子只是个老女人,又怎么会得到钦差阁下的青睐。不过对马宗家,还是有几位刚刚元服的女儿,如果钦差喜欢,我会帮您促成此事。我想,家父一定会对这样的消息欣喜若狂的。至于许洋,您不必考虑他的意见,现在只要我一声令下,随时可以斩下他的首级,送到您的面前。”

    她说的情况不是虚言,从岛上的情报反应来看,许洋经历宁波一败后,整个人的信心都被打没了。上岛之后据说就始终在生病,还吐了血,如果不是玉子带了他的积蓄和老部下前来,恐怕不用官军打,他自己就要散伙了。

    简单说,就是年事日见老迈的许洋,已经失去了年轻时打天下的冲劲,一次输的太惨,让他没了继续奋斗下去的意志。海盗们本来还指望龙头带着自己东山再起,没想到龙头先垮了,让他们继续保持忠心,这个要求就太高了。

    这位夫人和许栋大概就是这段时间窃取的权柄,将许洋架空起来,现在他能指挥的部下,怕是没有几个,整个双屿已经变天。

    “许洋做了多年的海王,手上终归是有一些死忠于他的部下,这些人,即便是夫人你,也未必全部掌握的了。招安的事大家都可以谈,只有许船主没的谈,提防一下总是好的。与夫人品茶总是雅事,如果被一群粗莽汉子败了兴致,那就太杀风景了。”

    杨承祖四下看看,他的女眷多,于一些事也就有了眼力,宗玉子这间别院,似乎没有过男人来的痕迹。许洋已经被她软禁,自不必说,难道许栋和她之间,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关系?

    玉子微微一笑“钦差放心,妾身的五十名铁炮手,全部布置在居城与许獠住处之间。所有的隘口,都放了人,即使有人杀来,她们也会第一时间放铳报警。现在只有从钦差居处那个方向,可以轻松来到我这里,因为我在这条路上,并没有放守卫。不过,您的部下,一定会比我手下那些人守卫的更好。其实即便许洋曾经有一些死士,现在也未必尊奉调遣,海上男儿实力为尊,对比忠心,我们更相信的……是力量。比如小女子与钦差之间,按大明人的看法,是不会坐在一起喝茶的,因为我们是仇人。在宁波城外被你们讨取首级的鬼刑部大人,是我的叔叔,我全部的武艺都是跟他学的。”

    她主动说起这件事,自然就表示出自己并无恶意,杨承祖也没什么惊怒神色,只是含笑看着她“哦?这么说来,夫人为什么不刺杀我替叔叔报仇,反倒是请到您的居处,以茶招待呢?我想这个待遇,即便是许栋,也未必享受过吧?”

    “栋仔?他是我的晚辈,怎么可以来我的居处喝茶?”玉子一脸茫然,似乎杨承祖问的这个问题才是真正奇怪。不过她持的始终是下属礼,并没有穷追猛打,而是回答另一个问题。

    “鬼刑部大人是武家,所有的武家从提刀上阵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所以他的死,并不奇怪。相反,是从鬼刑部大人被讨取的消息传来以后,我才坚定了投靠朝廷的决心,臣服于强者,追随强者,才能保证自己的家族得以延续下去。当初朝鲜进攻对马岛,我家族中许多人战死沙场,但是那又怎么样?对马宗家接受朝鲜国王的册封之后,对朝鲜一样忠心耿耿,仇恨这种事,在强大的力量和利益面前是无用而且可笑的。只要钦差可以给我们一条路走,我们也愿意向钦差献上自己的忠诚,以及所拥有的一切……”

    她边说边向前跪倒,同时将一个小小的包裹套举过头,作出输诚纳款,任君发落的态势。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