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谈判 三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谈判 三

    <!--章节内容开始-->

    如墨青丝高高挽起,斜斜插着一柄金步摇,光洁如瓷的额头正中用朱砂点了梅花形,弯眉细眼,粉颊红唇,除了个子略显矮小外,确实可以称的上一个一等美人。尤其眼波流转间,媚态天生的模样,让杨家几个女人忍不住要用暗器扔到她脸上。

    大明男人对于小个子女性,其实是很偏爱的,娇小玲珑,如同一件精品玩件一般的美人,很容易让男子获得心理和身体上双重的满足。杨承祖的品味是喜欢那种细腰长腿的高挑女人,属于这个时代的异端不可为凭,家里的女眷中,也就是曹小婉属于玲珑型,不过这女人比起曹小婉还要矮几分,也就更容易激发男子的保护玉。

    她的年纪其实已经不算轻,看起来也也得有二十四五,但受体型的影响,大多数人都会将她的年龄下意识少看几岁。这位丽人此时眉目带煞,面沉似水,手紧紧按在太刀刀柄上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发怒的少女,竟是有一种莫名的可爱感觉。

    她依旧说的一口地道大明苏白,不带一点东洋口音,不过语气冰冷,没有苏州话那种软糯可爱的味道。“你们这些人是要干什么?要害死大家么?招安,是我决定的事,请你们来,是谈招安的细节,而不是谈该不该招安。如果谁不想招安,那么现在就可以离开,从这一刻起,就是我宗玉子的敌人,大家下次见面时,就用刀剑来打招呼。如果谁想对钦差无理,我将亲手讨取他的首级!”

    没想到,方才这位周身着甲的女将,居然生的这么可爱清秀,包括性子最好的铁珊瑚在内,都有些牙齿泛酸。幺娘与青青对视一眼,不自觉的又抢上几步,似乎想把丈夫挡在身后,不让这个狐狸精看到他。可是这种场合,又怎么可能挡的住?

    披风被她闪到一边,交给一旁的女兵接住,里面穿的乃是一件粉色劲装短打,收拾的紧衬利落,勒显出她那一对高耸的怒峰。虽然个子不高,腿自然也不长,可是其他一些部位,似乎有点开发价值?杨承祖如是想着,脑海里却想起前世所见过的一些岛国明星,不知道二者比较,她是否也有那么高明的手段。

    说实话,这种女人不可能进的了杨家内宅,但左右都是犯妇了,命悬于己手。如果要和对方有一些深入交流,似乎她既没立场,更没能力反对。宗家的公主?对马宗家在大明钦差眼里,连个县令也未必及的上,他家的公主都嫁给海贼做小了,还有什么可介意的。

    而且那几十名女兵,虽然个子小一点,模样还是很说的过去的。新军里还有不少人打着光棍,如果军官表现好的一人发个东洋小老婆。一打出这个福利,估计想到新军营里当兵的人,还得增加。至于那些女子自身是否同意,反倒无关紧要,招安之后,总不可能让她们继续扛鸟枪,挎钢刀,做小怎么也比发卖好。

    玉子似乎并未发现这位钦差在谋算自己的身体,上前几步,盈盈下拜“犯妇宗玉子,御下无方,冒犯钦差虎威,还请钦差老爷多多原谅。如果有什么责罚,犯妇愿意一力承担,请钦差不要发怒。我们这次是真心归顺,绝对没有什么诡计。我们求的只是个活路。”

    她拿出这种低姿态,官府与盗贼,其实就得算都有个落场势,杨承祖挥挥手,那些护卫们收了武器坐了回去。那些盗魁也都丢了兵器,坐在了原位。翻倒的桌子被重新安排好,酒席,也都重新布置上来。那些女兵在后面排成两排,手执鸟枪一言不发,大概是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就把某个特定目标打成蜂窝。

    玉子本人大方的坐在首席,作为宗家公主,也是许洋最得宠的妾室,在以前就负责海盗中的帐目管理,在海盗队伍里的地位本就不低。她手上这支女子火枪队,也是岛上一支不可忽视的武装,她一出来,就隐隐的与许栋并驾齐驱,甚至可能返超。招安派两强并至,加上官府的威压,反招安派也就暂时不敢说话。

    不过,经过方才那一闹,也有一些人觉得官府的力量太强,姿态也拿的太高,自己这干江湖草莽,未必能入人家的法眼。如果真的放下武器,说不定转头就给砍了,心里又有点动摇。虽然不至于火并,但是气氛却依旧是不大好。

    招安派方面,出现两个大头领,气氛也有些诡异,按说这样的人出来一个就够了,两个都出来,到底官府是和谁谈判比较好?

    许栋的脸色这时好看了些,朝着杨承祖抱抱拳“钦差,我们之前一直觉得,您可能不会来。如果您不来,那就证明官府对我们确实不放心,这招安的事,就得想一想了。即使我们打下去,也会被官府打败杀头,可是放下武器后被官府随便杀,这条路,我们也不喜欢。如果真是非要把我们都致于死地,大家还是会拼一拼的。在坐的大多是粗鲁人,不懂得多少道理,所明白的只有一条,那就是我们要活下去。谁不让我们活,我们就和谁拼命,谁如果给我们一条活路,我们就把他当神拜。”

    他看看杨承祖表情,担心对方又是一记袖箭过来,好在对方神色如常,似乎并没在意他说的什么。他才大了大胆子,“钦差,不是我们这些人不知足,只是我们能有今天这个局面,靠的不是祖宗荫封,也不是靠朝廷支持,是大家提着脑袋,一刀一枪拼出来的。当然,我们自知罪孽深重,也不敢要求什么,只求官府能给条路走。从今日起,我们退出大明海域,去南洋各国那里打拼。每年,我们都会交一笔钱给朝廷,当作我们的赎罪款,只求朝廷能给我们一个身份,和一个补给地就好。”

    杨承祖冷笑几声“许头领,说了半天,你说的招安还不是放下武器,只是退出大明海域?朝廷还要给你们提供个补给地?到时候你们若是养成气力,这种不复在大明为盗的话,自可当没说过。如果被别人打败了,还可以退回大明朝,受朝廷庇护。这天下的好事,不要总想着被你一个人占尽了好不好?你要是这种谈法,我觉得你比毛老五也没聪明到哪去,咱们这酒也就不用喝了。”

    许栋忙申辩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读过书,嘴笨。我的意思其实是……”

    “他的意思是,让朝廷像南蛮人一样,给他一张私掠许可证,让我们许氏的船队,可以去外洋发展。”玉子接过话来,又朝杨承祖一笑“栋仔不会讲话,钦差不要笑话他,他这主意是从屯门的南蛮人那里学的,据说他们国家的国王对于出海的人,都是会有类似的许可。我们是否也可参照此例行事,而且每年,我们都会给朝廷一笔钱,也不会少了钦差您的一份孝敬。还请钦差成全,我们这一片报国的赤子之心。”<!--章节内容结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