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海王请降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海王请降

    厅堂里,新年一早晨就过来拜年的薛娘子虽然满面笑容,但是眉宇间,还是有点倦怠。从这个时间推测,就知道她昨天晚上实际就从宁波往这边赶,大年夜也没留在家里。对她而言,那个家里虽然她是主人,但那里只是个宅子,反倒是杨宅这边,哪怕是让她做个下人,这里也更像一个家,至少她的男人在这里。

    红牡丹与她闲聊几句,话里话外,摆的是平等相处的态度,也是在警告着薛氏不要过界,你只是个大管事加外室,论地位和自己这个暖床女管家是一样的,不要有非分之想,名分什么的没你的事。又说了几句家主忙碌,言下之意,自然是没事少来。

    薛娘子这次过来,出来拜年加上等着宠幸之外,也确实是有正事,双屿的海盗之中,已经有人开始与她接触。上次宁波大败,许洋残部退到了双屿,他终究是有根基,又得了东南几家豪门的接济,不至于真的回不了家。不过他们并没有撤回老巢,反倒是在双屿临时驻扎。

    官军新得了许多真正意义的战船,造船厂开始按着几艘大船为模版进行仿制,连带上面的佛郎机火炮,也被官府的火器作坊作为样本,进行模仿。短时间内,朝廷水师还是以建设加训练为主,并没有出征的计划。按照杨承祖的构想,这种事不是着急的事,总是要等到水师练的差不多,再行进剿。可没想到,不等官府出面,海盗方面反倒是先派了人过来谈判。

    宁波城内的商人里,也有人与海盗有关联,毕竟海盗和海商就是一体两面,谁也分不清楚。即使是争贡事件后,宁波城内敌忾同仇,原本为许洋当跑腿的商人被官府下了监,但是这种关系,也不是说有这种氛围就可以掐断的。

    这次出来做中介的,是一名游商,生意做的不算太大,但是在东南地面,也是有名的长袖善舞,交游广阔。他这次带来的消息,则是来自双屿,海盗方面有一位大头领来询问:如果自己求招安的话,能否换一条活路。

    落叶归根,不管当强盗如何风光,终归不是一个长久之计,这时代的大多数人,也不会看好强盗这个职业。要做官,杀人放火受招安,不管是山匪还是海盗,当盗贼都是无奈之举,最后盼望的,还是招安,混个正经出身。哪怕是晚年当个良民,也比老死海上,做个无主孤魂好。

    再者海上生活艰苦,喝生虫子的水,吃发霉的食物,都是家常便饭,有机会的人,还是愿意做正行。海盗求招安,算是比较正常的心态,唯一的区别在于,是以什么心态对待招安,用什么态度对待朝廷。

    之前许洋闹的欢,归根到底还是没摆正自己的位置,认为自己有资本与朝廷分庭抗礼,招安之后想要得一个体面的封号,继续做大商人。

    他这种想法不能说不对,毕竟商道是他自己提着脑袋闯出来的,不大愿意就那么让出去。可是现在,他元气大伤,实力远不及当初十分之一,态度上,也就自然的发生了变化。

    这路出来的大头领,据说是许氏海盗中,一位极有地位的头目,拿的身段够低,只要留一条活路就可。作为代价,他们这次是拉来了整整一船的金银财宝,送到了薛娘子的家里,而这不过是开胃菜,只要事情做成,将来还会陆续的送钱。

    薛氏虽然对这么大的财富很有些动心,但她是个知轻重的女人,知道自己这种外室,没条件答应这么大的事,最后拍板的还得是杨承祖。听了她的汇报,又看了送来的礼单,杨承祖饶是这段时间收钱收到手软,加上吞了谢家这么块肥肉进来,对于对方的手面依旧颇为佩服。

    “要不说海贸一本万利呢,看看他们拿出来的礼单,这不过是块敲门砖而已,却足以抵的上北方几个小地主的全部家产了。我当年在滑县,也算是个阔人,可是全部家当,也不足这礼单的一半。”

    薛氏应道:“恩主说的是,海贸确实是回报极厚的生意,不过它的风险也大。海上情形凶险,即使没有海盗,也有风浪,海难。十条船出去,也许只有五六条船回来,这些人赚的也是卖命钱。像您这次介绍来的那些北方商人,他们对海贸有兴趣自然好,可是如果出海的话,也很危险的。我们薛家当年全盛时,有四条海船。后来就是遇到一场风浪,只剩了一艘破船回来,也就为此,妾身才不得不下嫁给赖恩……”

    杨承祖知道,还是自己让北方的士绅地主南下这个举措,南方的海商感觉到了威胁。毕竟自己不是江南人,从乡情的角度看,支持北人的概率更高。当然他实际上既不亲南也不亲北这点没人知道,除了他自己外,没人相信他行事时从没考虑过乡亲。

    薛氏虽然是他的枕边人,但是也摆脱不开乡土的束缚,话里话外,还是希望他不要过分帮着北人,让江南的海贸利益被北方人分润。他倒并没着恼,而是微笑着,在薛氏的头上一弹。

    “居然跟我动起心眼来了?你说的这些我知道,那些地主士绅,也不是一来就要下海的,他们先是在陆上开些店铺,把北货运过来。再运一些南货回去卖。总要等到一切摸清了,才可能真的考虑买船,出海贸易的事。你不用替你的老乡说话,海那么大,生意是做不过来的,就算真的北人南下,难道南方人就没饭吃了?不可能的,学会宽容一点,对大家都好。”

    薛氏面色发白,手指紧张的绞在一起,紧低下头,不敢与男人对视。自己这点小心眼,没能瞒过他的眼睛,作为家主,对于这种耍小聪明的,通常都非常厌烦,自己会不会因此失宠?她现在倒是真有点后悔出来说项,恨自己为什么却不过家族情面了。

    杨承祖笑了笑,将她轻轻抱在怀里“人之所以是人,就在于是要讲私情,徇私的。如果真的无欲无求,不徇私情,那这个人未免太可怕了一些。所以为家里出来关说,天经地义,我不会生气的,今后,还是要学聪明一点。有些话有些事,说和做之前,多动动脑子,要不然我怎么放心把浙江这么大的盘子交给你,是不是?来说说看,许氏那边,是哪位头领要招安?”

    “对面……对面也没说。”薛氏心里半是感激,半又是有些惶恐,只好拼命的讨好,主动把男人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衣服里“他们这帮人,本来行事就谨慎,再说这种招安的事,几乎就是反水。肯定是要瞒过所有人的耳目,才敢进行下去。所以啊,现在不会知道姓名,估计是要过几次之后,才能知道。他们现在只是探官府的口风,看看咱们是要赶尽杀绝,还是愿意留条活路。”

    “那使者呢?可曾跟你一起来了杭州。”

    “没有,人还在宁波,他是行商,过年时也有生意要做,倒是不急着走。妾身是想念恩主,所以特意过来拜年……恩主……别,现在还是白天呢。”[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