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后院失火

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后院失火

    南京,杨家大宅内,今晚上是幺娘侍寝。杨家的女眷一部分留在杭州看生意,一部分跟着九姐过来南京,幺娘就是其中之一。南京的生意有不少是和漕帮发生关联的,也只有她能和漕帮打好交道。

    奉剑捧弓两个丫鬟承欢之后就退到了外间房,只有她留下陪宿。虽然已经结束了燕好,但是杨承祖还是贪婪的抚着她的娇躯,在这位美貌女侠的身体上流连不去。房间里漆黑一片,幺娘的声音有些古怪,似乎是有一丝哭腔“夫君……我有个师妹……她过来了。”

    “哦,那你看着安排就好了,难道有人敢不给你面子,谁啊?我去收拾他。”

    “不是……我是说,她很漂亮,而且今年才刚十五,还没许人家。”

    杨承祖笑了笑“怎么?开始学会引见人了?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吃醋的,连我吃掉奉剑捧弓你都不大欢喜,怎么现在这么大方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老了,夫君过几年就不会喜欢我了,何况我没用,又生不出孩子,不能耽误杨家的香火。我的师妹……一定合你心意,你要是厌烦我,就让我去做奴婢做丫鬟做什么都行。我还可以介绍好多师妹、同门到家里来。只求你看在我侍奉的情分上,给我爹留条活路。人们都知道,他有个好女婿,所以就有人送田给他,所有人都是这么发家的,爹也不例外啊。你现在要收税,那么多田,得交多少钱啊,他老人家积攒点家业不容易,你能不能给他留点钱防身?我还听说,你要改漕归海,造海船就是为了实行海运,废掉漕运。我也知道漕运里漂没花头大,可是漕帮百万子弟,都指望着漕运吃饭,你如果废了漕运全改成海运,他们就都要饿死了。夫君你别造海船了好不好,你想娶谁就娶谁,就算把杜娘娘她们都娶做妾室也没关系,我不吃醋。”

    果然如此么?杨承祖早就猜到,海商名门手眼通天,肯定有人会把脑筋用到自己家的妻妾这里,包括自己的盟友。杨记的股东,也不会是铁板一块。眼下杨记整体而言,还是整体向上的趋势,加上天子方面的压力,盟友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大的争议。可是妻妾这边,却已经开始出问题。

    归根到底,一个人只要生活在社会之中,就不可能摆脱人际关系而存在,认为自己可以铁面无私,往往付出的代价就是六亲不认。

    他自问还做不到如此的无私,为亲属开后门开绿灯的事做的也不少,就像改漕归海这事,如果不是考虑到幺娘和赵九雄,他可能真的会推动一下。但有了这个女人,就有了这份担当,这个提案就永远不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甚至从他的角度上,还要尽可能的制止改漕归海,维护自己女人的利益。

    可是田税……赵九雄多半也是被人买通了,代价就是大片的田地,作为现在这个时代最珍贵的财产,九爷没道理不动心。最早两下纯粹是利益结合,这个幺女于他,也只是一件礼物,可是现在……他自问不是英雄,做不到翻脸无情,厉声呵斥,只是冷声问道:这话是谁教你说的?我收田税、造海船,是要搞海运这事,是谁跟你说的?还有啊,我什么时候说厌烦你了?”

    听他的语气有些冰冷,幺娘的心一紧“夫君,你是生气了?那你就罚妾身,怎么罚都可以。可是别赶我走好么?我如果成了弃妇,连我爹都没脸做人了。曹家妹子进了门,虽然没名分,可是你这几天都是宿在她那里。内宅里,总能听到她说夫君如何喜欢她……我知道一代新人换旧人,我只想让夫君还能记得我。田税的事,是从苏州那边来的消息。改漕归海这事是南京漕帮的人跟我说的,可是我真的没收他们的钱,只是想为我爹多留一点钱防身,也不想看到百万子弟没有饭吃,我知道海运比漕运更省时省力,漂没也少。可是百万弟子要指望漕运养家糊口,他们不能失去这份差的。”

    “这帮人倒是会想,海运……。你啊,本来以为你很聪明的,没想到有些时候你比青青还笨,差点给人当枪使了。闻香教教众百万,难道郝云龙现在手里的田就少了?你看,她都不搀和这事,你怎么就傻傻的出来?小婉为我当活死人,我当然要对她好一点了,这不很正常么。等过了这一阵之后,就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看今天,我不就是宿在你这?醋坛子!造海船的事,谁告诉你要海运的,那就是来探我的路,想要从背后掣我的肘,你也跟着添乱!还有田税的事,你别乱掺和,尤其是苏松,碰也不要碰!那里……将来是要杀很多人的,你少跟他们扯关系。”

    造海船如果说单纯为了打海盗,压根用不了这么多,大明朝注定是个大陆国家,不可能保持远洋舰队。近海防卫武装,有几条海船就够用了。现在是按着封舟的规格造大船,这用途难免让人多想。

    朝廷直接做海贸生意,这种事动静有点大,很容易被说是与民争利。杨承祖只在极小的圈子里进行了传达,还处于研究阶段,于身边人也要保密。至于苏松欠税,那是几百万石粮食的事,更是不能泄露过多。幺娘也知,自己靠着宠幸,似乎走的有点远了,连忙讨着好“原来不是要罢漕运,夫君也不是不喜欢我了?可是为什么去平灭黑鲨岛还有宁波大战这些事,你不带上我,却只带那冷姑娘。”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份酸楚,显然是在吃醋,杨承祖的巴掌在她屯上拍了一下“又吃醋,该打!你当杀倭很好玩么?流箭火枪,一不留神,人就没了,我可舍不得我的幺娘冒险。冷飞霜如果跟我睡过,我也把她留在家里,不会带她出阵的!我对自己的女人向来容忍度高,不过你也要长记性不要随便帮人说项,至少不要免费说情,亏本生意做不得。哦对了,你那师妹真的很漂亮?”

    “恩……夫君有意,我……我回头叫她来吃饭,再亲自去劝她……”

    “得了,你这醋坛子,到时候又要不高兴了。我是说她真要是漂亮的话,有机会介绍到宫里,万岁不是让我选美么。算了,免得你多想,这个女人否掉好了。”

    幺娘闹出来的风波,其实于这波关说风波里还是小头,真正的压力,还是来自勋贵这写盟友这里。海贸有利有风险,这些人是惯于抄手拿钱的,并不愿意承担风险。有人透过关系,把话递过来,愿意按年上缴一笔旱涝保收的孝敬,至于海船,还是卖给商人为好。明明打赢了战争,杨承祖反倒有一种差点众叛亲离的感觉,明刀明枪的战争结束,肮脏的阴谋登场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