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米王之亡(中)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米王之亡(中)

    王邦奇很有眼色的命人换了新桌子上来,杨承祖则扶着冷飞霜走到外面,冷飞霜平日里举止从容,处事也比较冷静,可是此时的表现却异常激动。  杨承祖紧握着她的手安慰着“没事的,不就是吃个人么,没必要在意的。你……你行走江湖手上杀的人多了,何必如此……”“不……你……你不知道。”冷飞霜的脸色很差,呼吸也很急促,半晌之后才道:“你不清楚,我……我也吃过人。当初师门把我们这些孤女,两两分组,放到深山里,每组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走出深山。跟我一组的那个师妹,一直拿我当大姐姐最后她都不相信,我会杀她,吃她的肉……我没有资格审问他,我和他是一种人。我们都是鬼,是魔鬼,我又有什么资格称为天妃……”这件事是她内心里一件埋藏极深的秘密,每每午夜梦回时,还会被那个噩梦惊醒。直到今天说出来,又勾起了那时的回忆,身子剧烈的颤抖成了一团。杨承祖一把将她抱住,软玉温香,青丝的芬芳与柔顺,以往梦寐以求的一切,终于放在自己面前,却又无法品尝。只是用手轻轻拍着冷飞霜的背,小声的安慰“放松,尽量放松,不就是吃个人么,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谢遵说的没错,在一个吃人的天下,要么吃人,要么被吃。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这个天下尽量变的不需要吃人,也能活下去,这就是最大的善。我们为了做到这一步,不管吃多少人,也没什么可难过的。你回去好好休息,这个家伙我来对付就好。”“不……我还撑的住,我要跟你一起进去。”冷飞霜摇摇头,紧咬着牙关,跟着杨承祖回了审讯室。她的功法对谢遵这种知识丰富,有着完整的自我逻辑认知体系的人无效,只好在一旁安静的谢遵的面色也不大好,大概就在方才冷飞霜离开时,锦衣卫终于开始对他用刑。这帮人都是个中高手,表面上丝毫伤痕,可是滋味比起夹棍都难受几分。谢遵年事已高,就算精神好,也不代表能熬刑。加上最近这段时间心力交瘁,人已经濒临油尽灯枯,再挨这么几记暗手,面色已经很是难/br>他是个聪明人,能在生意场上混的,做人的圆滑也是有的。通常情况下,他会避免走到这种极端情况里。可是事到现在,彼此都没有留手的空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格局。就算他有什么说什么,也多半难免一死,现在已经没什么可在意或者需要保全的,他的态度也变的决绝与强硬起来。虎死不倒威,即使成了阶下囚,米王依旧是米王,于气势二字上,依旧是分庭抗礼,不落下风。见杨承祖进来,他猛的一下站起来,用手指着杨承祖“今天你胜我败,成王败寇,老朽任你发落无话可说。可是你别在这里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菩萨心肠清官为民做主,你也配?在宁波,你以昌儿的安危为要挟,糟蹋了老朽的孙女,难道当我不知道么?她才十六岁,又有什么罪?难道她不是无辜?你跟我讲慈悲?你对我谢家可有慈悲二字?”杨承祖摊摊手,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谢老爷说的是,你孙女……味道还不错。她自己送上门来,求我睡她,大家是一场公平交易,买定离手,谁也怪不得谁。好人,清官,我从没想当那些,我是酷吏,始终都是。才子的名声,或是什么万家生佛之类,是别人送的,我不稀罕。于我而言,只知道为万岁做事,尽忠报效而已。你想骂只管骂,我不会生气的,就算全南京城的人都在骂我,我也不在意。大家聪明人,纠结这些有意义么?从你勾结蒙古人,勾结倭寇那天开始,就该想到会有今天。你的孙女就算不被我睡,将来也要发卖教坊司,将来难免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你和她都得学会习惯。别激动,坐下吧。”王邦奇身边两名高大锦衣卫过来一左一右按住谢遵肩膀,将他的人强行按着坐在了椅上,谢遵的员外巾落在地上,一头梳理的一丝不苟的银发,也有些凌乱。“勾结蒙古人,勾结倭寇?你可以去兵部查一下,壬午之乱里,谢家宗族子弟为国效力征战沙场,殉国者六人,伤残者十七人。我们谢家为大明流的血,一点也不比别人少,所谓的勾结,只是生意而已,在生意人眼里,只有得失利益,至于和谁做生意,并不重要。”“包括和敌国在内?”“所以说你是官府的人,不是商人,在商人眼里,是没有敌国这个词的。商人讲的利,谁能给我们利益,我们就把东西卖给谁。谁的开价便宜,我们就买谁的东西,天下的事,说到底就这么简单。谢家自宋至明,传承数百年,改朝换代的事见的多了。天下无不亡之国,如果你出身在一个几百年历史的家族中,就会明白你对家族的责任,以及家族对你的恩惠。在你饥寒交迫时,朝廷不会对你有什么帮助,最多只会给你一口饿不死的粥,只有家族才会帮你走出困境。宋亡元兴,元灭明代,你要老夫忠于大明,那老夫倒要问你,我为什么不能忠于大宋?即便是洪武天子,当初又何曾忠于龙凤天子?”王邦奇等人高声呵斥,几名锦衣又待上来行刑,杨承祖挥手止住他们“不必如此,人死不记仇。谢员外是聪明人,也明白自己这次死定了,所以愿意落个硬骨头的下场去死,也不愿意跟咱们合作。这种心情我很理解,对于这样的铁骨,其实我素来是佩服的,大家不必为难他。我相信,谢老爷会跟咱们的,毕竟谢家有一个宗族在,这是他放不下的事。谢翁,如果我告诉你,你的表现够好的话,我会给你家留下几条血脉,你说你是死硬到底,还是会与我合作?”“留下血脉?就凭你?”谢遵的目光里,带了几分轻蔑“老夫是皇亲,你可以对我用刑,可以抄家,可以伤害我的家人。但是断我的案子,你不敢,你也不配。发落我的权力,在京师,不在你手里。而我敢保证,京师里不会对我明正典刑,杀了皇帝的亲家,朝廷面上亦无光彩。你们可以杀了我,但绝对不是经过三法司审问,所以我只会身死不会族灭,他日谢家,依旧是江南名门,而你,却注定死无全尸!”[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