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乌衣末路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乌衣末路

    那份来自京师的圣旨并没有直接下令将谢家满门抄斩,只是下旨逮捕谢遵,封存家产,待仔细勘察后再做处理。  由于他有皇亲身份,即使有了口供及其他证据,地方官府也不好动他。但是这次有了圣旨,就一切可行,东厂的番子以及锦衣力士官府军兵,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翻找,搜寻着一些可能涉及通倭的罪证。谢遵已经被五花大绑,谢家其他房里的主事人也纷纷被绑起来,向外推去。来到杨承祖身边时,谢遵怒斥着“你们这是陷害!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谢家这些年来,赠医施药,赈济灾民,一向是南京城内有名的积善之家,城中受过我恩惠的百姓不知有多少,他们不会蒙冤下狱,早晚会还我一个公道!万岁圣明,不会被你蒙蔽,早晚有一天,要诛灭等奸党,为民除害。”“谢老爷,我相信百姓会感激那些救济过他们的大善人。但是我同样相信,百姓也不会放过那些伪善通倭的奸徒!你手眼通天,应该知道在宁波,有不少人出钱买倭寇的肉吃吧?你说,到时候南京的百姓,会不会买你的肉吃?”他来到谢遵身边,贴在对方的耳边小声道:“谢老爷,我知道你这个人做事精细,那些通倭的证据肯定都被你处理掉了。不过没关系,我替你带了。所以你这次就算是包公复生,也一样翻不了身!”谢遵怪叫一声,不顾一切的向杨承祖撞来,却被他飞起一脚踢了个跟头。几名东厂番子举起刀鞘猛抽下去,将他打的满面鲜血,不住哀号。像他这种体面人,就算衙门都很少去,几时吃过这等亏。这下吃了大苦头,气势上,也就弱了下来。士兵与锦衣卫,将各房里的人赶到院里,接着就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他们并不是来抄家,对于金银细软未曾动手,谢家的人就算送上价值连城的珍宝,也没人敢拿。房子搜完之后,会让人回去,搜的时候,也显的小心翼翼,似乎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还有几位本地的官员,在安慰着那些老弱妇孺,表示要是查不出证据,谢老爷很快就会被放回来。但到了这时候,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这次谢家这次必死无疑,官府是不可能放人的。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就陆续有收获上来,有的是书信,有的则是帐目。这些证据并没有保密的意思,每拿到一件,都会大声宣读出来,那些围观的百姓,态度也渐渐从开始的同情,变成了惊讶,最后是愤怒。“知人知面不知心!谢家表面上修桥补路,实际却是拿勾结倭寇赚的钱来做善事,乡亲们,咱们一直都被他们骗了!”“是啊,你们想想,要不是官府发现的早,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把倭寇放进南京来烧杀抢掠了。”“这种事难说的很,你们听,他还私自盗卖官仓米,抬高粮价。大家为什么变成灾民,还不是被这些奸商搞的?这帮人,吃人不吐骨头的,没人性啊。”杨记的人,在人群里适时的煽动情绪,引导舆论,挑动着百姓的火头。这些人都是仔细挑选出来的人才,口齿伶俐,也善于与人打交道。往往是铺子里最优秀的推销伙计,经过专门的培训后,差不多已经能比拟后世的推销员,煽动这些百姓的情绪,也就是手到擒来。“打死他们!绝对不能放了这家人。”不知是谁带头喊出了这句话,随后就在外面引起了共鸣,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对谢家指手画脚的喝骂,还有人要冲到院子里打人。杨承祖显的很是愤怒“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没想到,谢家素有善人之名,实际民愤一至于此?间竟多欺世盗名之徒,若非天子圣明,苍天有眼,就连公主千岁,都要被他们骗了。王法无情,就算你真是皇亲国戚,也容你不得!把这些人全都带回衙门去,仔细审问,谢家大宅贴上封条,等待官府处置。谢氏满门押入监中,待详查之后论罪,有敢反抗者,格杀勿论!”他嗓音洪亮,这些话又是借助喇叭扩散出来,百姓们在杨记的引导下,纷纷喝彩。不管怎么说,处置犯罪的皇亲这种故事,总是能受到老百姓的欢迎。仿佛大家生活的位面,与那戏文里的位面发生了重合,让不少人都忍不住称赞起天子圣明。一些读书人倒是比较冷静,根据之前的舆论以及谢家的奔走,到今天发生的一切,谢家的动作是早就进行的。事到如今,不过是水到渠成,因势利导。那种种表现,其实说穿了,就是官府在演一场戏,把谢家的名声彻底搞臭。即使他们来,这种时候也不会说出来,不管怎么说,谢家勾结倭寇的事总是真的,为这样的人出头说情,没有任何好处还会惹上众怒。加上之前曹小姐自尽那档子事,让不少人对谢家颇有不满,这时也就干脆装聋作哑,不发表意见。谢家的老弱们哭做一团,那些贵妇和大小姐,被无情的夺去首饰头面,用长长的绳子栓成一串,从乌衣巷赶向南京刑部大牢,差人的皮鞭在空中做响,谁的步子如果慢了,就会无情的甩一记鞭子过去。大门重新被关闭,官府的封条贴在上面,杨承祖颇有些无聊的叹口气“没意思。我还以为会有谢家子弟舍生取义,对我行刺呢。都说大家族底蕴深厚,不缺死士,今天这表现,有点名不符实了。”冷飞霜微笑道:“他家的勇士,早就在之前的几次交锋里折损殆尽,不管什么名门,到了这一步也就是死螃蟹了。倒是那位谢小姐也在人群里,一夜夫妻百日恩,你难道不爱惜这朵解语娇花?其实你只要说一句话,保下她不会成问题的。”杨承祖知道她心情好,也耸耸肩膀“别来这套,我不上当的。她是注定要卖到教坊司的,早晚不是都要陪人睡?我只是她的第一个客人,她是我找的无数粉头中的一个,逢场作戏的事,也值得我认真么?回去,我们慢慢审谢老爷。”南直隶虽然有自己的衙门体系,但是这一案是天子下旨交锦衣卫全权负责,其他人也就没法插手。大家心里都有数,所谓审问不过是走个过场,谢家这次是死定了。大多数把问题归咎于谢遵与杨记商号的利益冲突,却没多少人想到,真正把谢家送上断头台的,却是曹氏的假死,以及杀鸡儆猴的目的。嘉靖是在借谢家的人头,向所有人宣布一个信号:这个海,自己开定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