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桂萼张璁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桂萼张璁

    次日郝青青不情不愿的过来喊人时,见到刘五儿靠在丈夫怀里说着情话,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脸色就更难  昨天杨承祖撕杀了半日,结果晚上居然宿在刘五儿这里,家里的女人,肯定是有着自己的不甘和愤怒。但是这种愤怒,却没有合适的借口宣泄出来,只好重重的在门上踢了一脚,没好气道:“南京来人拜访夫君,夫人已经在那应付着,我是让他们等等,还是明天再来?”杨承祖贴上的名字“张孚敬桂萼,这两个家伙到我这里来做什么?他们应该在南京做官的,真是的,现在仗还没打完,就这么过来,也不怕被人砍死。”不管怎么说,这两人都是前次礼议之争中,坚定站在嘉靖一边的,张孚敬这个名字,都是天子所赐。他如果不是为天子摇旗呐喊,也不至于被赶到南京来做个刑部主事。而且他是嘉靖替正德点的进士,名义上是正德最后一科进士,实际从某种意义上讲,乃是真正意义的天子门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的前程非常可观,杨承祖一个武臣,还真不好把文臣的拜访拒之门外。刘五儿轻声催促着他整顿衣冠出门见客,直到人出了门,她才朝着郝青青一笑“郝家妹子,我一个老女人了,对你形不成什么威胁。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何重何轻,如果把力气都用来防我,仔细被真正的厉害角色偷袭。我连个名分都没有,是夺不走你什么,也占不去什么的。”听她这么一说,郝青青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你……你再乱说什么,大家都是那个姐妹么,哈哈,应该好好相处,一团和气。道理我懂的,我……我不吃醋的。”转头也一溜小跑的,去前厅帮忙。张桂两人,都是年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生的相貌堂堂,颇有些威仪。与郭九姐谈笑风生,神态自若,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受到冷遇,也没有什么不满成分。事实上,这个时候他们赶过来,其实是很不容易的。毕竟南京离这里路途遥远,他们肯定是在战争结束之前就出发,顶着东南倭乱的危机一路赶来,差不多是一场赌上性命的拜访,倒是不得不让杨承祖有些佩服他们的胆量。等到落座之后,两人都向杨承祖道着恭喜,称赞着他杀贼平倭的功劳。桂萼曾经任过知县,是一步一步从基层拼上去的官僚,于地方上的事很是了解,他不住点头道:“下官曾任青田知县,听人言起倭寇来,都说几十真倭,就足以令数百官军束手。我是文官,不谙武事,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几百人打不过几十人。今日就一定是领兵官的问题,若是都如杨将军这等人物,就是几十官军,也杀得数百倭人,何以众不能敌寡?少年英雄,果然是少年英雄。”张孚敬虽然是进士直接赶到南京的,但是他在另一个时空里,是能做到首辅的名臣,理论水平甚是高明。虽然目前限于身份和阅历,并不具备与杨廷和那帮人相提并论的施政能力,但是其在自己位置上,也确实搜集了不少跟倭寇有关的信息,也读了些兵书,于平倭上,是有着自己见解的。双方的交流甚是愉快,对于他们拜访的目的,杨承祖也能明白。这两人都在礼议之争中,旗帜鲜明站在嘉靖这边,现在都是被打击的对象。南京刑部这边的主事,除了混俸禄,也没什么事可做,于官场而言,就是没什么前途的冷板凳。他们有一身才学,也有一腔壮志,自然不想与草木同朽,也想要有自己的作为。可是这种作为,不是说你想做,就能做到,除了才干以外,更重要的是机遇以及贵人的提携。他们这个层面,接触不到太上层的人,再者,想联络天子的近臣,也要有人肯搭理他们。杨承祖这种新贵,就是上天降下的金大腿,他们肯定是要紧紧抱住的。这次顶着倭寇的风险过来,就得算是文官的富贵险中求。作为武臣来说,如果能结交上文臣,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大明的武臣一般来说,也都会与文官结交为乐。不过杨承祖的表现不远不近,始终没表现出过分亲厚,两人心里也有数,想要投诚,也得拿出投诚的价值。做降将,也要有降将的资本,否则一样不会被接受。“下官于都察院中,也有二三旧交,这次东南倭患,全赖缇帅一力敉平。这个功劳,下官里,绝对不会任人污蔑忠良,颠倒黑白。”桂萼则是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帐本“下官任丹徒青田武进等地知县时,深感国用不足,即是因为赋税难收。赋税难收,归根到底,则是因为官绅侵占田地。他们占了太多的良田,又用诡寄飞洒等手段,将自己的赋税转嫁于无辜良民头上。下官在任上主持过清丈田地,明晰产业,纵然因此受人弹劾,也从未动摇。如今到了南京养老,左右闲来无事,就在南直隶转了转,这份帐簿上记载的,就是南直隶十余府县田地实数。这个数字是老夫带着下人丈量出来的,丁口也是自己去访查的,未必尽准,但总归,是比南京玄武湖保存的那黄册要可靠一些。”张孚敬与桂萼虽然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在其他领域就步调一致,比如这清丈田地的问题上。他的目标是盯着皇庄太监及勋贵的田地,桂萼的目光,则盯着士绅。对于桂萼的主张,他是很不认同的,就连这东西,他也从心里有些别扭。在这种时候,他不会主动出来拆同伴的台,只是把话题转移了一下“缇帅,我们动身之前,听说了一个消息。谢家派人上京找关系,要为自己脱罪,他家与寿宁侯建昌侯有些交情,不可不防。”“上京?这很正常么。谢翁是皇亲,出了事,找自己的亲戚出头,人之常情。易地而处,我也会这么做,我相信,当今圣天子在位,定会大义灭亲!不会因为亲戚的关系,就有所姑息。京师的事,我管不了,只能听旨行事。不过东南的事,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做点什么。二公既为刑曹,必熟悉刑名法典,正好帮我审一审这些海盗及一些勾结海盗的奸党,不知二公可愿助我一臂之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