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情定(下)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情定(下)

    仗其实还没打完,零星的铳声,偶尔在郊外的田地间树林间溪流间或是山地里响起。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不过这并不影响,宁波百姓狂欢的热潮。舞狮舞龙的队伍,在各条街道间都能鞭炮声比起过年放的还要响。并不需要人动员组织,就有商人带着仆从伙计,抬着酒肉,送到军营外面犒赏。由于防范下毒的关系,这些酒食,其实未必真的能落到士兵口中,但是民心所向,有人肯来送这些东西,总是一个好的现象。还有人更直接一些,送的全是雪花白银,给有功将士发份辛苦钱。当然,在喜悦之下也隐藏着哀悼,有的人在刚刚的战斗里失去了亲人,号啕着为亲人办丧事。还有的则是在街上烧着纸钱,大喊着“孩他娘,你的仇已经报了,我今天杀了一个人,我真的杀了一个人!”书生们,志得意满的做着一些金戈铁马,讴歌热血,讴歌战争的诗文,挺胸抬头,挽着手向清楼走去。今天宁波所有的清楼,都打出了显眼的横幅,为新军将士慰劳,军兵今日免费。在这种纷乱的环境中,刘五儿与杨承祖这一对,确实就不大显眼。事实上两人还得紧拉着手,免的被人群冲散了。见到本地锦衣百户刘光祖,插花披红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游街,还不时的向两边拱手,被一群本地员外簇拥着向一间清楼走去,杨承祖摇摇头“这孙子也威风上了?整场仗他光负责盯梢和抓人来着,就没砍过人,也成英雄了。去清楼不叫着自己家长官,像话么?早晚收拾他。”刘五儿微笑着“宁波的清楼也没什么意思啊,小地方,不上台面,这些后生晚辈会的东西,我全都会。你想要什么姿势,我都可以的,就不用非赶今天凑热闹了。军兵免费啊,还不挤破了门?真不知道她们应付不应付的过来。”“噱头而已,免费无非就是吃喝,招待的也是里面那些丑的女人。平时就没客,这时候为自己家赚个好名声,去的人多了,反倒是玩不成,再说红倌人最多是出来陪大家说话喝杯茶,然后就要走,连手都摸不到。无所谓了,今天新军不会来这里光顾的,他们要么去追杀残敌,要么在营房里整编,统计伤亡,检点得失。有这份人心就好,谁不挂这个横幅呢,用不了一个月,就让它关门大吉。”“那你的儿郎们,难道就不会闹意见,小心他们哗变。”“不会的,这帮人打完这一仗,手里都会有些积蓄。想要成家的,我会尽量帮他们找老婆,想找女人的,来这花钱就行了。现在这个时候,没人敢新军,除非活腻了。到时候来这里自己找乐子,比赶这种风头强。”刘五儿点点头“确实如此,这种日子也见不到好的,除了那些红馆人的丫鬟,没人点的丑女,就是我这样的老女人,过气的。过去的恩客不来往,不免费也只能招待低等客人,还不如伺候军汉一晚。”“如果是五儿姐的话,我觉得那就不是免费的问题,而是要用黄金万两,也愿换春消一夜的问题。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在我心里,那些所谓的红倌人,花魁行首,都比我的五儿姐差的远了。”刘五儿脸微微一红,手轻轻挣扎了两下“别这么说,被人听到,就要笑死了。你不嫌弃我出身,不嫌弃我老,我就很高兴了。我知道我的身份,名分什么的,就没我的份,将来能给我留下个孩子养老,我就可以放心了。藤萝倚乔木,像我这种女人,如果离开你,连活下去都困难。所以我不会多要什么,只要你能记得我一些就好。就像这宁波的一切,其实当初我用的计谋,也算是把他们都推向了刀锋。可是我压根就不在乎这一切,如果没有当日那场杀戮,又哪来他们对你的支持,只要为了你,就算让我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我也心甘情愿。”等到回府之时,家中也来了不少客人,像是胡秉章方文冕等人,都是过来道喜,外加商议报功的事。说到底,就是来抢功的。郭九姐虽然平时有些大路,但好歹是勋贵之女,应付这种场面的本事是有的,杨承祖来之前,她倒是也能周旋着,与大家说闲话扯皮,但是具体真要个章程,她肯定什么也不会给。今天这一战不单是胜仗,而且是个空前大捷,虽然具体数字没出来,但是光真倭,杀伤就近千人。这种胜仗,有人想着挂名总兵武定侯是不是能靠此晋国公位了?要知道,国朝以往对倭作战,不管胜负,可是从没有过这种斩获。当然新军从各地回援这事,可能要打一些文墨官司,但是在这种大胜面前,有一些小小的失当,还能叫事?甚至不用杨承祖出面,胡秉章就愿意把这些麻烦接过来,补上所需要的手续。不过他倒是有另一个考虑,就是被杨承祖抓起来的那些士绅。这帮人,都是东南本地的大绅巨贾,名门望族,就那么捉着在监牢里,万一出了人命,那也同样不好交代。“列公放心吧,他们关的时间不会太久,等过几日,我将手头的事处理完,就会把他们送到南京锦衣千户所那边。至于该怎么处置,自有锦衣卫处断,不会牵扯到几位。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只要牵扯到通倭事里,朝廷,也绝对不会姑息。”灯光摇动,烛光呼明呼暗,远处已经响起了二更的梆点。早已经阅尽千面的刘五儿,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刚刚梳笼那晚,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盼着他来,还是不想他来,心情格外的复杂。衣服穿了脱,脱了又穿,既想着让对方亲手脱掉自己的衣服,又怕被他疑心是自己拿桥,总之是患得患失。见天色已晚,她心里一酸,多半他今天是不会过来了。或许那些大员拉他去喝了花酒,或许他被正妻留住,宿在那里。或许是那位冷姑娘,或许是那个年轻但是野心极大的曹氏?事实上,在豹房,即使她是得宠的女人,但正德的女人多,类似的事也不是没有过。明明已经做好了被爽约的准备,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打湿了枕头,强忍着悲伤,披着一件外衣起来,举着烛台去闩门。手刚摸到门上,房门猛的推开,灯光晃动间,杨承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你……”不知是急是气还是羞,刘五儿竟是下意识的去关门,只是门还没等关上,人已经挤了进来,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向牙床。“对不住,五儿姐,实在是那帮人太混帐了,拉着我说个没完,还要带我去清楼。真是的,一点也不肯体谅我有佳人相侯。五儿姐,你穿这肚兜的样子,真是迷死个人了。”幔帐落下,两个人紧紧的纠缠在一处,刘五儿如同沙漠中干渴濒死的旅人终于遇到了清泉,不顾一切的疯狂索取,直到失去了最后的气力,一动不动。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依偎在杨承祖怀中,安然睡去。在梦里,一个骑着骏马,身穿铠甲的英武男子,对着她挥了挥手,说了一句保重,策马远去,渐渐消失。[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