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天降雄师(下)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天降雄师(下)

    绍兴城,军营内。

    奉命来援绍兴的一部人马九百人已经完成了整顿,将辎重器械放到推车上,列好队列,只要主官一声令下,就可以立即开拔。坐镇绍兴的宁绍兵备道赵尧臣满头大汗的绕着带兵官转来转去,语气也从一开始的正言厉色,变成了哀求。

    “龙将军,你们……你们不能走啊。眼下倭患未除,绍兴城外,依旧一日三警,你们若是此时开拔,万一倭寇来犯,本官又该派谁去抵挡?……你们这一部之兵,本来就是来剿倭的,若是现在要回宁波,难道就不怕担一个临阵脱逃之罪?……余姚乃是谢阁桑梓,若是为倭寇所袭,这个责任谁负的起?”

    这一部的部总龙扬剑也不过三十出头,论职位是四品指挥佥事衔,实授部总。在大明的军事体系里,这种级别的武官不算多金贵,尤其文贵武贱,一个从三品的右参政兵备道要想拿捏一个四品武官,也不过就是弹指一挥的事。即使眼下是用武人之时,文人的地位依旧是远比武将为高,宁绍兵备按说也是足以管住一个带兵官。

    不管是讲道理,还是讲隶属关系,或是讲流程,赵尧臣都有充足的把握制服眼前这个军头。这人的根基他了解过,是当初兴王府仪卫子弟出身,靠着荫袭,当上仪卫,后来靠这个关系,才入了新军。这种没有根基,也没读过书的武将,按说是最好制约。讲道理或是讲规矩,自己都有足够的理由,偏生是这种油盐不进一言不发的态度,却让他觉得有力使不上。

    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就是一言不发,也不理他,那些新军则忙着自己的事情,对于兵备衙门人员的阻拦视如不见。兵备道手下的吏员数量太少,也不敢真的靠武力阻止这些官兵。

    赵尧臣眼看他们把器械辎重都装好了,眼看就要出发,急的拦在营房门口“今日本官是不会让你们离开的,龙扬剑,你应该知道,临阵脱逃该当何罪?”

    见龙扬剑不说话,他的态度又缓和了一些“龙将军,大家有话好商量,你的部下是缺乏军饷,还是缺粮,还是谁得罪了你们?只管说出来么?本地士绅已经捐了二十口肥猪,两千斤白米以及一千两纹银来,作为大军的犒赏。只要你们留下,一切好商量,其实给你请功的折子,本官已经写好了,你的前程,本官来保……”

    给好处,摆危害,讲出违抗自己的后果,一般的武将肯定是会听从命令。新军来源有的也是军卫子弟及本地的农家子,赵尧臣相信自己这个父母官说话,还是能起到一点作用的。

    龙扬剑看看他,“肥猪,白米在哪?”

    “就在营外,你赶快吩咐士兵把东西卸了,回营房去,咱们马上就杀猪煮饭。”

    龙扬剑没理会他,而是转过身去对身后的士兵吩咐“把他们全绑起来,把粮食装上车,带到宁波去。”

    那些新军士兵似乎不介意自己捆的是谁,只要长官发了话,立刻有人朝着赵尧臣走过来。赵尧臣大吃一惊,慌忙喝着“谁敢?你们……你们是要造反么?本官是朝廷从三品命官,你们……”

    他的护卫想要拔刀,但是新军已经无声的举起了长枪,还有人抬起了鸟铳。见到这种场面,为数不多的护卫只好识趣的将兵器扔到地上,直到被捆起来时,赵尧臣依旧在那里大喊着,让龙扬剑及他的部下考虑清楚后果。

    龙扬剑这时才第一次回答他的话,又似乎是对士兵传达命令“奉浙江总兵武定侯郭千岁军令,宁波方面发现大批倭寇踪迹,意图对钦差不利。本部儿郎,立刻救援钦差,有敢阻拦者,杀无赦!”说话之间,雁翎刀已经抽出来,在赵尧臣面前晃了晃,似乎是有意让对方看到,刀身上龙扬剑那三个字。

    部队列队冲出营房,将放在门外的粮食和猪全都装上车,高唱着三国战将勇的军歌,向城外走去。赵尧臣心内叫苦,自己本来以为可以拖住这支部队,没想到却遇到这么一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二愣子,这下可怎么向那几位员外交代?

    象山县城外,许泰手中的青龙大刀的刀面,在县令的头上轻轻拍打着。趾高气扬的骑在马上,仿佛又找到了当日外四家军的感觉。“听着,我叫许泰,江都人。咱们说起来,还得算是大乡党,想告我的话,记得写清楚。儿郎们,开拔!”

    他这一部人马洗劫了象山的武库和粮库,大队人马拉着辎重,向宁波开拔,象山县令及随员全被捆成粽子,扔在了城门口。许泰朝地上吐着唾沫

    “几个地主还想拖住我?白日做梦!老子的恩主和老婆,全都在宁波,想让我留在象山?就算斩了我的头,我也得回去,儿郎们,走快一点,到了宁波,请你们喝酒!”

    海面上,由鱼船及少量战船组成的杂牌舰队全力行驶,岸上,则是一队队来自不同方向的大明新军,向宁波方向汇集,如同百川归海。往日里行走官府,手眼通天的的管事、帐房,或是被捆的结实拖在马后,或是被一箭钉死在树上。往日里海盗赖以自豪的情报系统,现在已经宣告瘫痪。

    宁波城外的战场上,郭九姐已经骑上了自己的卷毛赤兔马,提起长枪,兴奋的喊着玉环杀向海盗阵中中途撕杀。那些美姬不能冲过去杀人,就争先恐后的向杨承祖怀里挤,不是说着自己怕要老爷抱,就是说要老爷赏自己表演。

    冷飞霜摇摇头,心里对杨承祖这个举动颇有些不以为然,总归是打赢了,也没必要多说什么。前线的报捷人员,一个接一个,不是报告击破了哪队敌人,就是说抓了多少俘虏,或是斩了几个巨酋。

    杨承祖在怀里一个美人脸上亲了一口,将几个女子一推,人从床上跳起来,对冷飞霜施了一礼。

    这下反倒是让冷飞霜颇有些吃惊,不管怎么说,这是个男人,还是钦差,会来拜自己?“你……你这是做什么?”

    “不是我拜你,我是替浙江或者说东南万千黎民拜你,如果没有你帮忙,我们取胜的不会这么顺利。这一次获胜,你是首功,我当然要拜了。现在敌人阵势已乱,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杀过去,斩几个人耍耍?”

    冷飞霜先是白了他一眼,但最终还是伸出了手,握着杨承祖的手,一剑一刀,带着二十几名亲卫,向着前方杀去。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