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竹床美人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竹床美人

    海盗登陆之后,并没有立即展开进攻,或者说即使想要进攻也进攻不了。总兵力超过八千人的庞大部队,登陆不是一息而就的事。这些海盗并不是官军,跳下来时,乱糟糟的没有队型,将他们整顿起来,到能发起攻击,需要一个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要做的是保持防御,避免被官军打了埋伏。

    一千余名真倭既包括了许洋借来的七百余人,也有其船队中本来拥有的三百多真倭,这些人分别属于不同势力,出身来历不同,成分各异,指挥他们也是一件极为费力的事情。宗智信以自己本家的两百兵士作为骨干,收拢队伍,草草的布置阵形。从城内狼狈杀出的海盗,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逃了过来。

    宗智信坐在马扎上,一本正经的等待吃饭,这属于开战礼仪的一部分。船上已经准备好了打鲍、捣栗与昆布,以及三杯煮酒。打鲍五枚、捣栗七个、昆布五片,这种日本的开战礼仪,对于武家来说意义非凡。一本正经的吃饭,意味着宗盛信将这看成了一场对等的战争,而不是一次劫掠。在他的感染下,连那些平日里只知道杀人抢东西的真倭,也变的严肃起来。从思想到身体,状态渐渐调整到最佳。

    听着海盗的回报,先行进城的内应已经被杀的十不余一,所余人马就全都在这。一向在大明国内呼风唤雨的豪绅,这次也似乎失去了效应,被一群什么都不顾的官军扣押了起来。担任护卫的武师,稍微露出抵抗的态势,就被无情的斩杀当场。

    如果这些豪绅往日全盛时,丘八绝对不敢如此冒犯,敢下这种杀手,只能说明,恐怕官军已经寻找到了士绅与许洋联合的证据,要动硬的了。

    “谋略失效了么?这其实也很正常,要是很轻易就能拿下宁波,这一战也就变的索然无趣了呢。”饮下第三杯酒的宗智信,并没有表现出有多慌乱,“身为武家,功勋最终是要靠手中的长枪与太刀来夺取才行。我从来就没依赖过奇策,所以这一切对我没有影响,传令下去,全军列阵,准备与明军交锋,杀光他们!”

    根据探马回报,宁波方面并没有闭门死守,相反是带了兵出城迎战。以往明军并没有与真倭野外对阵的勇气,甚至几十名真倭发动一次冲锋,就能冲散几百官军的阵势。对上真倭,官军方面往往只能凭城而守,像是这种出城应敌的,要么就是对自己的部队有着充分的信心,要么就是不知死活的愣头青。

    决不能轻视自己的对手,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导致军势的坏灭。从侧近众手中接过马缰的宗智信飞身上了坐骑,心里回想着第一次出阵时,父亲对自己的教导。大明人,就要你们见识一下,鬼刑部的雄姿。

    新军五营,每营的下辖三部,每部辖两司,每司辖四局。杨承祖所带的这一营,除了三部之外,又加强了一个护卫司,一个火器局,接近三千六百人。由于分出一部支援绍兴,手上的兵力,也有接近三千。加上台勇方面的人马,其总数差不多是三千五百人。

    这种兵力,对上八千以上的海盗,按照胡秉章的想法,还是凭城死守。有视察东南兵备的钦差在,东南各路军头,哪怕是失守了自己的防地,也得不顾命的派救兵过来,至少宁波的围是可以解的。但是杨承祖的战略,却大出他的意料,只留下新军一司守城,带领将近三千人马,出城直接与倭寇野战。

    留守宁波的忠字甲营坐营中军李纵云,是安陆仪卫司的旧人,他出身就是安陆的普通军卫子弟,后来杨承祖在仪卫司招兵,他才被招募进去。再后来,于王府守卫战中立了战功,跟着杨承祖去救过永寿公主,也就成了自己人。

    他每次出阵基本都会受伤,甚至是受重伤,但是每次都是伤而不死,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生龙活虎的活过来。在当下这个医疗条件下,这只能说是个奇迹。从一个农家小子,不过两年时间,现在已经领了四品同知衔,实授坐营中军,提升速度,比杨承祖也慢不到哪去。

    到浙江后,杨承祖还为他找了浙江都指挥的女儿做妻子,于用兵而言,他比不得许泰、戚景通等人,可若论忠诚,五营头领中,他绝对得算第一。胡秉章的意见,对于李纵云根本没有意义,杨承祖只发了道令,他便带着兵开拔出城,胡秉章除了跌足叫苦外,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

    一阵环佩之声,身穿命服的薛娘子大方的从外走入“胡太守,听说倭寇大举来犯,我宁波商会不能坐视不管。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多余的话不用说,商会已经准备了白银五万两,专为募勇之用。防务之事,咱们两家总要一肩担起来。”

    胡秉章闻言大喜“薛夫人,久闻你是巾帼英雄,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本官是个文臣,领兵作战非我所长。夫人若是能指挥作战,本官情愿让贤。”

    “如此,小女子就只好得罪了。我们商会募集的六百勇士已经上了城,加上留守官军,纵然倭寇八千贼一起来攻,我们也能守的住。现在要关注的,就是城外的胜负了。太守在府内少歇,妾身要到城头上,看一看外面的军势。”

    宁波城外,四名强壮军汉,抬了一张巨大的竹床放到战场上。杨承祖斜卧在竹床上,郭九姐一身大红,头戴百凤攒珠冠,手中提了大枪,在他身边站着。身旁十几名美貌侍女,怀抱琵琶、三弦、笙管笛箫各色乐器,在一旁演奏起来。似乎将战场,当做了一次大型的春游。

    他看着排列整齐的新军,大声问道:“尔等是谁的兵?”

    “万岁爷爷的兵!”

    “尔等为何而战?”

    “为万岁爷爷尽忠!”

    “说的好!这次发卖贼脏,所得钱款全在宁波府库内,并未运转。现在你们和海盗,只有一方可以拿到这笔钱。想要为家里谋个富贵,想要挎上雁翎刀的,就给我杀上去,用海盗的首级,换个封侯拜将!本官就在这里,躺在床上,抱着美人,听你们的捷报。如果被海盗杀到我眼前,那就都别想着拿钱,明白了吧?”

    李纵云腰板拔的笔直,抽出刻有自己名字的雁翎刀

    “放心,李纵云有三寸气在,就不会让倭寇接近您的仪仗。儿郎们,想要功名富贵的随我来,杀倭寇去!”

    红旗滚滚,如同火墙,包含了台勇营在内的队伍,向着兵力倍于己方的敌人逆袭而上,两条洪流随即撞在一处,鲜血和生命构成的浪花,四下飞扬。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