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出洞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出洞

    萧山县下属螺山村,黎明。

    天还没亮,整个村庄,还沉浸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渔民家中已经有人开始出来忙碌,摸着黑为出海捕鱼进行准备,虽然天气入了冬,但是海没有封,能够出海,就不能歇着。

    名为海旺的鱼家青年在黑暗中,迎着夜风伸了个懒腰,听着隔壁何阿根家的老狗汪汪叫个不停,奇怪着这老狗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大的精神。自己努力一下,多打些鱼,多赚些钱,翻修一下房子。等到过了年,自己就可以娶阿菊过门,自己就有希望做父亲了。一想到青梅竹马的阿菊,一想到成亲的喜悦,即便是冰凉的夜风,也显的那么惬意。

    码头上停着他的鱼舟,虽然很简陋,而且破损的严重,但这是他全部的家产,在他心中比性命还重要。船很破旧,扛不住风浪,略远一些的海里就不能去。为了能够多存一些钱,他今天决定冒一些风险,向着略深一些的水域前进。

    虽然年纪不大,但他已经是一个有着丰富出海经验的水手,就在他蹲下身子解缆绳的时候,夜风吹来,而一种奇怪的声音,也顺着夜风飘到他的耳朵里。这种声音里似乎包含了海螺吹响的声音,轰轰的雷鸣,还有着一些……奇怪的波动。

    他停止了解缆绳的动作,向着远处望去,漆黑的夜晚里海天一色,在黎明到来前,事实上他什么也看不见。直到如同城墙般的巨大轮廓斩开波浪,猛的出现出现在他眼前。

    一声巨响声中,当头的大船就那么横冲直撞的撞上了岸,随后就是一艘又一艘,数不清的船一艘接一艘的靠过来。当黎明终于战胜黑暗,带来光明时,整个螺山村却已经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箭矢划出弧线,将狂叫的老狗钉死在了地上,而在老狗身边,则是他主人同样中箭倒下的尸体。火把丢到了草房上,烈火与浓眼交织,整个村子并没有做出抵抗,就已经彻底瓦解。

    海旺在第一时间就被一个倭人斩了一刀,倒在了一片废墟中昏厥过去,是以并没发现后续的一切。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幸运的,至少他不用亲眼看到自己的父母被斩杀,也不用看到即将过门的妻子高叫着他的名字,被剥的精光的按在了地上,一个又一个的男人扑上去,直到她失去了最后一丝气息。

    村子里并没有真正的地主,所谓日子过的好一点的人,日子过的也就是那么回事,油水少的可怜。担任先锋的许栋检点着微薄的战利品,又看着十几个被摧残的已经不成人形的鱼家女,摇了摇头

    “这些战利实在太少,拿不出手。你们就随便分了吧,等打到宁波去,金银美女,应有尽有,不是这点铜钱和村妇能比。大家赶快完事,然后继续去下一个地方。”

    在他身边,是一个四十里许的男子,许栋对他一伸手“许家船队最重义气,这些战利品都归你了。女人么……你看着顺眼的,就挑几个,快带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去个钱多,女人美的地方!”

    到了午间时分,官府方面才有人过来探访,又在废墟中发现了一息尚存的渔民,至于他的伤势痊愈,则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一时间,浙江沿海,定海、镇海、萧山、海宁等地烽烟皆起,数十个村庄几乎在一夜之间被荡成平地。而这些地方的守卫力量有限,保守县城尚难万全,主动出击,就更不用想。从消息上也可以看出,来犯之敌足有数千人马,那百十人出去也是送死,非派大军不能应对。

    于杨承祖这个位置的人看来,那些村庄的死亡损失,只是个数字。但是这些数字背后代表的东西,却让杨承祖的心里也颇有些不是滋味。其实单看死伤,这个数字并不太大,比起往年的倭寇之乱所带来的损失,这些损失已经算的上极少。

    可是这些死伤并非不能避免,为了把局做的像一点,不得不把这些人推上了祭台。在庙算层面,这无可避免,心里还是有些难过,只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自来如是。

    “兵凶战危,凡是打战,总是要付出代价。从计算的角度看,这些村庄的损失,加在一起也不如宁波的一个角。如果可以的话,我确实想要避免这些,只可惜才干有限,力所不及。大明海疆万里,倭寇可以在任意一点登陆,我们有限的兵力,不能四处防守,总归是有防不到的地方。这次不把许洋坑了,下次真的防不住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

    冷飞霜紧咬银牙“这不能怪你,那些倭寇凶残成性,不剿灭他们,类似的事,就总会发生。要想替这些死者报仇,就只能将这股倭寇剿灭,以血还血。我们下一步,该当如何行事?”

    “按照计划,派一部之兵援助绍兴,另外将其他营头的部队,分守沿海各县。这样分派下去,虽然不能保证类似的事不会发生,但至少可以尽最大可能保证倭寇不至于攻破县城。这些倭寇现在是攻打村庄,就已经有这么大的伤亡,如果到他们攻破县城那一步,那就真的要死伤惨重,血流成河,若是府城有失,那便只能用不堪设想四个字来形容。”

    这个分兵计划,是杨承祖与冷飞霜共同研究的,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再无第三人知晓。冷飞霜道:“我们当初设计计划时,于倭寇的兵力估算是五千左右。可是现在看,实际来的敌人,远比这个数字为多,这样分兵,短时间内,宁波不会有太多的兵力支援。只用两部加你的卫队对抗这么多倭贼,还有城里的内奸,实在太过凶险。要不要你先离开宁波,只留下你的仪仗在此,或者我化装成你的样子,也一样可以唬住倭寇。”

    “留下仪仗,那有什么意思?许洋杀人破镇,是在打我的脸,我若是躲回杭州,不等于说我怕他,那朝廷的面子就没了。我不能丢了朝廷的人,不能坍光万岁的台!我和我的女人就在这里等着,看看许洋有什么本事能奈何我?至于安全么,有你这个诸葛亮在,我什么都不在乎。”

    在东南士绅的奔走呼吁下,援兵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新军粮丰饷厚,待遇比军卫高的多。这种时候,肯定是要让新军打前锋,沿海县城、卫所,都要求朝廷派新军前来抵挡倭寇。即使是钦差杨承祖也在这种呼声中,不得不抽出自己手下一部人马,前往助防,三分之一的兵力就这么离城而去。

    城外军营中,一名昔日台勇中的头目,如今却在夫子营内当一名苦力头。军营之中夫子的差使最累,所得也最少,可是稍有怠惰,就是一阵鞭子下来,由不得他不勤快。

    一名昔日部下如同幽灵般出现在他身边,轻轻拉了下他的衣服,小声嘀咕了几句,这名头目的脸上一喜,转头又将这个消息向下传。这些消息的文字简单,不过内容却足以惊天动地“杀新军,迎许洋。”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