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引蛇(三)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引蛇(三)

    因为之前贼脏拍卖的事,宁波城内很是来了一群大商家,东南地面上头面人物也来了不少。现在贼脏已经卖的差不多,不过商人并没全部撤出,还有一些商人留在宁波,似乎是在等着新的商机。

    这些留下的商人,都是东南大族里负责出来跑买卖的人物,走到哪里都吃的开。像是这次台勇入宁,表面上是宁绍兵备道主持,但实际上,却是这些大商人合作推动的结果。像是宁绍兵备这种级别的官员,他们完全可以说进去话,一个小小的部队换防,还能算问题了?

    即使是军队内部,他们一样可以施加影响,部队的补给钱粮,也离不开这些人供应,乃至于安排一些家族子弟到军中担任个职务,也是寻常事。军官升降上,他们说一句话,比军官自己去兵部跑十次都好用。是以东南各卫所,或者新编营军,都离不开他们,军情调度不管如何绝密,也瞒不住这干人的耳目。

    可是这五营浙江新军是军中异类,他们的补给,都来自杨记方面提供。杨记又是个相对封闭的商业氛围,伙计掌柜的保密意识都强的很,想从他们打探点消息势比登天。

    军队内部,那些新军的军官都是安陆人,跟他们不是一个圈子,个个老实本分,基本吃住都在军营里不与外界接触。并不像以往遇到的那些军官一样,以结交名门才子为幸事,就算主动上门去拉关系,也大多是吃闭门羹。对于新军的调度,这些豪门大绅,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并不能掌握。

    即使不掌握这些信息,于他们的生活其实也没什么妨碍。可是长久以来,整个浙江军政体系,对这些望族来说,是不存在秘密的。这次的例外,让这些人的心里都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大方客栈内,几位宗族头领聚在此间,封家的族长封泰安看着同桌几人,摇了摇头“谢家的人一个没来,看来今后咱们再聚会之时,就得少一把椅子了。谢翁的诗词和文章,乃是极有风骨的,没了这个文友,以后老朽怕是也没什么心思写东西了。”

    “是啊,谢家现在的局面听说是不大好,谢老爷前段时间还卖了乡下的三千亩水田。谢家卖田啊,这么多年以来,谢家的田地是有名的只买不卖,居然落到卖田的地步,这真的是……赶尽杀绝,于心何忍。”

    众人在这里表达着对杨承祖的不满以及对谢家命运的惋惜,外面丝竹乐器之声,顽强的冲破窗户纸,飞进了房间里。这两天雨停了,外面的京剧班子又恢复了表演,只听到动静,就知道又是在唱京剧。

    徐凤鸣皱了皱眉头“这帮人听的是什么东西?实在是太难听了,比起南戏来,简直差了一天一地。都是那帮北方佬,不懂的什么好歹,就因为那些唱京戏的都是好容颜的女子,就去捧她们。到这里做生意不算,还把戏班子带来,土包子,一看就是土包子。”

    比起谢家遭遇的不幸,真正让他们心里不痛快的,事实是这帮北方商人的南下。像宁波这种地方,每年都会有外地商人过来,不过基本都是小打小闹,拜了码头后,也是做一段就走,真正能落地生根的十分有限。这次过来的,是北方十几个大家族的子弟,这些人并不是小打小闹,而是摆明了来江南踩地盘,抢生意的。

    要是以前这样的人敢过来,有多少踩死多少,可是现在这种局面,这些大族的头脑却有些坐不住。封泰安道:

    “从朝廷里得到的消息,朝廷似乎要在东南有所动作,据说还要严禁船只私造。所有海船都要按引制造,以引征税,若是这帮人过来插一手,咱们要造船办引就不容易了。你们想想盐引,大明朝守着盐引支不到盐的商人不知道有多少,如果有人拉偏手,给这些北方土包子撑场子,咱们想要办引就难了。”

    “是啊,这些戏班子,我看倒也不一定是为了捧那些唱戏的小娘子,有可能是为了与杨钦差套上关系。毕竟这戏是他一手研究的,戏班子也是他的产业,捧戏班子和给他送钱,也没什么区别。”

    徐凤鸣冷笑一声“杨钦差确实是威风,听说天子这次封他二品都指挥使衔,以从一品都督同知体统行事,还赏了一件斗牛服下来。那东西在东南,比起王命旗牌也只差一线,荣宠无二。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威风,是靠着杀倭撑起来的,如果他打了败仗,你们觉得他还能有这么威风么?”

    他举了举手中的纸条,那上面是用粗炭写的潦草字迹,上面写的字不多,里面还有几个错字。不过大概意思还是能看明白,将新军的兵力和驻扎情况透漏出来,确定杨承祖带到宁波的兵力只有一营。

    “他大概以为强盗不敢再打宁波,所以只带了三千人就敢过来。许獠这次带了多少人来呢?我跟你们说,整整八千兵!听说里面光真倭就有上千人,三千官军对一千真倭,大家想想也知道,胜负如何。只要他打了败仗,那么东南就待不下去,等他滚回了京,这里终归是咱们的天下。”

    封泰安点头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如此。咱们的人已经派出去了,为许獠他们带路,打下宁波之后,战利品分咱们三成。虽然谢傲的那些家当是贱卖,但是他们得的银两也不少,这回把咱们买战利品的银子都拿回来,也让大家过个好年。在那之前,我们还得帮许獠一把,把宁波守军的力量分薄。”

    “沿海的县城,也有新军驻扎,许獠能不能打的赢?”

    “放心吧,按新军的编制,县城里驻扎的新军只有一局百人,自保都大有问题。那些海盗又不是去攻城,只是去攻打一些村庄、乡镇,只要让官军分兵去守,让宁波城防空虚,这个计划他们是一定成的。”

    封泰安咳嗽一声“徐世兄,分兵的事,老夫会去想办法。只要消息一到,老夫就会去布政衙门那里走动一下,催促把此事做成。这宁波城门的事,还是得要你的手下才行。”

    “封老放心,小侄定不负众位所托。这次抹平手尾的花销也不会少,希望许獠他们的收获大一点,否则我们就亏大了。”

    这次许洋用的分瓣梅花计,这些宗族首领是知道的,那些被攻破的村庄县城的战利品,他们也有分润。像是促成官军分兵的事,他们也自然责无旁贷。至于这些收获中,有多少是带着血腥味道,又有多少上面附带着冤魂,没有人真的在乎。

    一条条情报被送出,海上的风向,终于变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