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苟延残喘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苟延残喘

    谢遵那边,这段日子过的相当艰难,虽然谢家财力雄厚,不至于因为营救儿子而真的破产。可是这个时代的财主,主要的产业还是在田地、房产等不动产上,一个家财万贯的富翁,手上的活动资金可能也有限的很。

    谢家虽然有海贸之利,手上现银比较多,可是经历了运做驸马,以及大办丧事等事之后,又连遭打击,已经颇伤元气。

    宁波监牢那边就仿佛是个吸金无底洞,不管扔多少钱进去都填不满,从下面的办事员到上面的杨承祖,每个层次都要使钱。同时,找人关说,疏通关节、打探消息,这些也都是要使银子的。现在的谢遵已经开始考虑是否为了开支问题,而卖出一些土地,或是出售一些存米回笼资金。

    除了经济方面的问题外,来自官府方面的压力,也让谢家颇有些喘不上气。冷飞霜的白莲教旧部,南京的锦衣卫衙门,以及杨记的护卫,几方势力全都在秘密的盯着乌衣谢家,确保嫡出长房这支没人能逃掉。

    当然谢家户大人多,真铁了心想逃,灭团也不大可能。但是单独对着一房打,还是可以成功。事实上,谢家长房这边曾经送出了几名子弟,想要作为种子,先藏起来。如果这次真的避不过,有他们在,这一房的复兴就有希望。不过这些人出城之后,没用多少时间,就被几名江湖人盯上,很快就消失在人海里。

    于谢家这边,虽然未必知道官府的动向,但是被人盯上的这种感觉,还是可以感受的到。再说谢家自己有不少手段高强的护院,未必能打的出去,但是告诉主家自己家被江湖人盯梢,这点职业技能是有的。

    其他各房,也有些人开始出来说些怪话,认为谢遵得罪杨承祖太狠,才被人搞成这副样子。谢家或许该考虑换个家主,然后就可以谈。他喜欢自己家的胭脂米田,喜欢家里那位冷艳闻名的小姐,喜欢那副米芾的真迹,这些都不是问题,喜欢什么就都送给他,然后就安全了……

    总之在家族面临危机时,总是会有蠢材跳出来,谢遵原本也已经习惯了。只是过去的时候,他是有能力化解危机的,事后可以用无声耳光,把这些蠢材的脸抽肿,只有这次,他真的是有些信心不足。

    于这种内外交困中,曹小婉自尽的消息,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或者说,这种谣言的关注程度已经不足以引起他的重视。自己根本没做过,这种脏水泼过来有意义么,于此时而言,他并不认为这种闲话,真的会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影响。

    曹小婉死前留有遗书,认为自己身体被污,没资格下葬。请求以火焚化,将骨灰撒入大海。遵照她的意愿,葬礼之后,就用火烧了棺材,然后将灰搜集起来,装船出海。南京城内不少才子书生,还在惋惜着这如花的美人,就这么随风凋谢,于这位东南大儒谢遵,就难免有些微词。

    曹家父母兄嫂哭的如同泪人,却也没有什么咒骂或哀求,只是向所有的人磕头。这种无言的磕头,反倒是激发了不少人的热血心肠,已经有些人开始串联着,想要做些什么。

    那艘负责倾倒骨灰的大船上,杨承祖是以兄长的身份,替小妹撒骨灰。只是船刚离岸,化装成从人的曹小婉就来到他面前盈盈下拜“恩公,从今日开始,小婉就是个活死人,于恩公家中能吃碗残羹剩饭,就是恩典。其他不敢奢求,只希望恩公能够别忘了小婉就好。”

    “傻姑娘,还叫什么恩公,叫夫君吧。我给不了你名分,也保证不了给你多宠爱,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在家里,没人敢欺负你。”杨承祖拉起曹小婉,两人相拥而立,“这一次你付出的太多了。”

    “为了恩公,付出再多,我也不在乎。”

    曹小婉的身份,于杨家内宅里,也只有杨承祖几个妻妾以及柳氏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有感于这女人可以先放弃皇妃之位,后又连整个家庭都放弃了,自柳氏已降,于她倒是都高看三分,虽然没有名分,但是待遇比起普通的妾室还要好一些。

    曹主事等人,并不知道女儿是假死,只当她真是当初被谢遵所污。也就因此释然,为什么杨承祖不肯给女儿名分,反倒觉得有些愧疚,只把怒火对准了谢家。

    对于此事的汇报,则经过锦衣卫的军驿体系,以最快的速度,送往京师方向。于谢家的布局而言,到了这一步已经进入收官的阶段,或者说杨承祖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对于一个几百年的名门,以及一个在官场和文坛都很有影响的望族,杨承祖虽然掌握王命旗牌,却也不敢擅自行事。倒不是没有这个权限,而是这个权限是来自天子的信任,自己随便动用这个权限,难免就会留下诸如跋扈之类的印象。

    越是有这个权柄,越不能擅专,做出谨小慎微的态度,皇帝那里,才不至于对自己有什么介怀。

    至于说这过程中耽误时间,或是延误军机之类,他倒并不在意。左右谢家就是条死狗,不可能一来一往之中,就会导致局势有变。说的再明白一点,谢家目前手上没有几张牌可用,想翻身,也没有本钱。

    按照杨承祖想来,消息一来一回,即使加上谢家在京师里找人缓颊的时间,有一个月,就足以等来将谢家满门抄斩的圣旨。可是不等他这边等到圣旨,一个意料之外的情报,却从宁波的消息渠道,送到了他的案头。

    冷飞霜看着情报,又看向杨承祖“什么时候回宁波或是杭州?海王许洋的动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他这次的阵仗摆的这么大,这一战,恐怕会很麻烦。他不像黑鲨帮,行动的区域比那些鲨鱼大的多,闽浙粤数省,可供其往来。这一战差不多就要决定东南剿倭大局了,必须由你坐镇。”

    “不急,许洋之辈,不管有多少人,多少船又或者多少铳炮,也不过是江湖草莽,我从来没放在心上。真正干涉我们做海贸,造大船的,不在外,而在内。有海盗,他们可能还要老实一点,没了海盗,他们反倒是要真的跳出来恶心人。许洋出来,出来的好啊,如果他躲在老巢里,我反倒不好动他。这次他自己出来找死,我就送他上路。看来老天还是垂怜谢家,居然让他多活一些时日,吩咐下去,准备启程。”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