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梅污玉碎(四)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梅污玉碎(四)

    一行人在南京码头一下船,一道红影就从大红伞盖下面冲出,飞奔着向这边过来。头戴攒珠凤冠,身穿大红箭袖,如同个假小子一样的郭九姐左右分开一众护卫,一头扑到杨承祖怀中,不依不饶在他身上乱打“你不是说很快的么?怎么这么久啊?要不是我从杭州来南京,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到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即便是风气开放的南方,这种亲昵也实在是有些过火,同来的一些人只好将头转到一边去。武定侯郭勋连咳了几声,九姐才将头抬起来,但仍然紧紧抓着杨承祖的胳膊“爹,您的咳嗽又犯了?那咱们赶快回府,请郎中来看一看,南方的天气与北地不同,您大概是还没适应。”

    一行人等到回了魏国公府里,郭勋才板起脸教训了几句九姐,杨承祖倒是无所谓的一笑“没什么,九姐率性而为,没什么不妥。其实我也无时无刻不想着夫人,只是为国出力,不得自主,说起来,还是我对不住她。”

    郭勋摇了摇头“我辈为人臣者,只知有君不知有身,为国出力,哪里顾的上家室。当初老夫带兵在外,数年不曾回家一次,也是常事。九姐生在武将之家,是知道轻重的,不会无理取闹,如果她敢胡闹,你就只管打,老夫还要帮你打她几下。”

    在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扯夫妻如君臣之类,只能是自欺欺人。即便郭九姐门第高,家族显赫,但是做了杨承祖的夫人,如果丈夫真的把她打一顿,她也是没有办法的。尤其杨承祖现在既是天子宠臣,又新立了斩真倭数百的大功,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完全得算是武定侯的贤婿。

    妻子撒撒娇,闹闹小脾气,这个是可以的,不过恃宠生骄无理取闹,那就只会适得其反。郭勋的表态,就算是为两者之间形成一个缓和,免得夫妻真到伤了感情的地步。好在杨承祖似乎并不介意妻子的打闹,倒是让他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等到酒席之后,小别重逢的夫妻,与通房丫头玉环三人滚做一团,如同一个雪球,将这张上好的拔步床压的嘎吱做响。直到三人全都躺倒在床上,九姐才长出了一口气“舒服……相公,跟你在一起,比和那些姐妹们磨镜子舒服多了。”

    她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箍着杨承祖的身体,仿佛一只刚刚偷吃了鱼的猫,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成亲之后,一些原本不敢用的器具,现在也敢用。由于杨承祖妻妾多,加上又有些美貌的丫鬟分润,杨家内宅里,渐渐百合生香。可是这位带头人,却渐渐有被丈夫掰直的迹象。

    “今后你不管去哪,都要带上我,我也能骑马,也能使枪,就算杀倭人,我也能出力。还有……我要你晚上抱着我,就像刚才那样,不许多抱别的女人。我!吃!醋!”她喋喋不休的说着,不过神态上却是以往少见的温柔。

    “我也知道,你有很多野女人,比如宁波那个薛娘子,一直在你身边的冷女侠,还有南京的这位曹家妹子。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要你记得,我才是你的大妇,我永远要比她们更受宠,不然的话,我会难过的。在蒙古大营,你为了救我拼命,我就知道,你是我一生的良人。可是这次想着你在宁波杀倭贼时,可能会受伤,又可能在抱着冷姑娘同眠,又或者把薛氏曹氏宠的下不了地。我的心里就不舒服,我是真的爱上了你了,你这个大坏蛋,欺负我,让我喜欢上被你欺负,然后又只把我丢给你的妾室,简直坏透了。”

    玉环眨着眼睛,在后面悄悄的贴住了杨承祖的背,她倒不是在邀宠,而是希望借用这种方法平息男主人的怒火。即使是正室,如果表现出太多的嫉妒,一样可能吃亏,再说以眼下这男主人的权势,就算真的易了妻,武定侯府很可能也只能哑巴吃黄莲。

    杨承祖却并没发火,而是爱怜的抚着九姐的肌肤“娘子,你是我的正室,这是没的变的。不管其他人怎么样,她们终究不如你,所以你要做的是替我稳住后院,不要跟着添乱啊。我相信我的九姐,是识大体,顾全大局的好女子,你说对吧?过段时间,咱家会添个人,她的经历你也听说过,不过这次我对付谢家,她也算是个重要棋子,为了做到这一步,今后她会失去家人,失去一切,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我了。所以你对她好一点……”

    九姐的神情看不清楚,只是她的语气里显然还是有些哭腔,“我知道了,我是大妇么,总得拿出个样子来。我不会欺负她的,不过你要记得,我是你的正妻,对其他人都不许比我好。我……我也可以为你做任何事。”说着话,她的头轻轻向着下方滑去,第一次为杨承祖做起了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勾当。

    第二天天明,南京锦衣千户王邦奇,就到了魏国公的府里听令。虽然锦衣卫复建之后权柄大升,但是王邦奇的地位仍然不高,在魏国公府前,根本没他的位置。他是江彬时代提拔起来的,身份尴尬,如果不是杨承祖用他,现在不知道滚到哪里坐冷板凳,身上把柄多的随手一抓就是,如果不是杨承祖保他,怕是早就杀了头。因此于杨承祖面前,形状如同奴仆。

    杨承祖于他面前,也同样不像对待自己的妻妾一般和蔼,看着对方跪在面前,也没有让他起来的打算,而是冷冷问着

    “王千户,乌衣谢家那边,差事办的如何?你是知道的,现在告你的人,能从魏国公府排到雨花台去。按你的罪,定个剐刑也差不多,本官保你,也是承担了很大的压力。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看清局势,做好自己该做的,不要让本官失望。”

    “长官放心,小人手下大部分人手都在谢家那里,放谁不放谁,都是依令办事。他们每一个出城的人,我都看的紧紧的,还有码头、驿站那边,也全都盯着,保证逃不掉。连他们这段时间拜访的谁,也都查的一清二楚。”

    “很好,如果你做的够好,这次我保举你一个四品佥事衔,不成问题。将来跟着我干,有你的好处。现在我要你在南京,散布这么一个消息……”

    曹家宅院里,冷飞霜看着曹小婉,面上不怒不喜,只是简单陈述一个事实“曹姑娘,你想好了么?走到这一步,你就回不了头了。从此以后,你的父母兄嫂,都与你不能再相见,如果杨……杨将军对你厌烦了,你可能就会被他卖掉,或是送人。”

    曹小婉点点头,接过冷飞霜手中的瓷瓶“婉儿已经是恩公的人了,就算恩公要我死,我也没有怨言。其实若不是恩公阻拦,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为了恩公,我什么都可以做。”

    两日之后,那位南京有名的曹美人曹小婉,被谢遵玷侮之后,终于不堪忍受,仰毒自尽的消息,于南京城内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传播开来。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