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梅污玉碎(三)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梅污玉碎(三)

    秋日里宁波的街头,刚刚过了中秋,天气并没有太冷。杨承祖与冷飞霜并肩而行,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此时红日初升,这座城市已经自沉睡中醒来,街上早餐的铺子坐满了人,狼吞虎咽的吃下东西,接着就去为生计奔波。

    城门处,大小商队由镖师、伙计、仆从、力夫组成,排成长长的长龙,在城门处交纳入城税。客栈的伙计,一脸无奈的向客人解释着没房,还有些没长大的孩子,在向新来的客人介绍着自己,愿意为他们充当向导。

    冷飞霜看着这些人,微微一笑“这座城市,终于又恢复了活力,这么多商人赶过来,这次的拍卖,看来能为新军筹到一笔不小的款子。”

    “我本来是想把货卖给夷商的,不过那帮夷商自己不争气,不敢直接出面。说是怕有人向朝廷检举,把他们抓起来,真是的,有我在这里,谁敢抓他们?我就说佛郎机人是倭人,谁敢说个不字了?这帮没用的东西都找代理人揣,闹来闹去,还是牙行做这次拍卖,损失还是有不少的。没办法,大家对朝廷不信任,相信这帮有手段有门路的牙行。这种信任的问题,一时半会,是解决不了的。”

    “其实也不差了,黑鲨帮为盗多年,即使以大量财货反哺谢家,其本身的积蓄也是一个可观的数字,这次拿出来拍卖,所得军资,能够我们用一阵了。再说这次拍卖,总归是杨记占的利益最大。谁让杨记现在是最大的牙行,无非是该进左口袋的钱,先进了右口袋,你也没亏。”

    冷飞霜在白莲教内也负责钱粮事务,于这些工作十分熟悉,那些缴获她粗略估算了一下,就大概做出了一个预判。这笔钱的数字,即使刨除一些相关方的分润和抽成,所得的数字,也足够这五营新军使用相当长的时间。这次拍卖所用的牙人,大多出自杨记,再加上店面租金,手续费抽成,几项利益算下来,进项十分可观。算是杨记在东南成立以来,第一单大生意。

    “这很正常,请个刀客杀人,也得让中间人赚一笔。我办新军,总不能不沾点油水。再说造船,铸炮,那些才是大头,比起那些来,现在的开销反倒是不算什么。养兵,真的是需要钱啊。好在谢老爷是个好人,他最近送了几笔钱过来,我和新兵营二八分,那些钱,就先够应付眼前的流水了。再有谢家出的那些田,东南的士绅如果都能捐些田地出来,资金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谢家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不惜血本,所投入的资金,甚至比把谢昭打点成驸马还要多。即便只留下两成,那也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就算是商人或地主,这辈子也未必能赚出这么多钱。

    除了嫡长子的因素外,更重要的问题是,谢昌知道的实在太多。如果真的把他当做弃子,谢昌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那整个谢家都面临危险。至于说壁虎断尾,即便谢遵能下这个决心,现在也无从动手。关押谢昌的牢房,全是杨承祖的心腹看守,谢家的手段根本打不进去。

    现在出面的,已经从管家升级到了谢家本家的重要成员,送的钱财田地也逐渐升级。过程中,他们也想过走其他人的门路迂回,可是要么是那些人不敢收,要么收了也没用。

    倒是有人把门路想到了杨慎那,这位才子与谢家也算是个文友,可是在这件事上,却也表现出极为强烈的愤怒,根本不见谢家的人。还有人想过走黄锦的门路,却不知这是个少有的不爱财的太监,跑去送礼的人,都被他赶了出去,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只能回到杨承祖这里。

    “二八分?不知道活人你打算怎么二八分啊?”冷飞霜看了杨承祖一眼,“前天晚上来的那个冷面美人,是谢昌的女儿吧?你们两个之间,难道是谈了一晚上的道德文章,还是下了一晚上的棋啊?”

    “作为护卫不要乱说话,否则扣你工钱!”杨承祖凶恶的恐吓了两句,随后摊摊手“她愿意舍身救父,我就不拦着她了,反正我也让她看到了她爹,父女两人也说了话,你是没见到啊,父女两个隔着栏杆在哭,场面很感人的。这个千金在谢家据说很有点地位,上次劫狱那批护院,就是她派来的,谢遵根本不知道。她把事情搞砸了,就想做好善后,只要我放了她爹,她就愿意陪我睡。她自己愿意先付帐的,我也没逼她什么,他们做海盗的时候,想抢谁抢谁,抓女肉票做老婆,多威风啊。现在轮到他自己的女儿做肉票,也就乖乖认命吧,反正过段日子,也得发卖教坊司,以她的姿色和名气,肯定大家排着队光顾,早点时间熟悉下业务也好。”

    又向前走了几步,眼前竟是来到当初那座与郝青青相处得宜的绸缎庄,如今这里还是绸缎庄,但是换了牌匾,也换了主人。“你看看,这绸缎庄还记得吧?当初那女掌柜死时,肚子里还有孩子,大家都是一样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现在他们到付帐的时候了,现在付的是利息,过段时间,该付本金了。跟我去南京,把这事办了吧。”

    冷飞霜眼睛一亮“要进行到下一步了么?我还以为要等到宁波的事情办完。”

    “这边的事情,有薛娘子,还有本地的官府,既然已经走上正轨,就没什么问题了。关键是这次的事,归根到底还是牙行做,他们也就不闹什么幺蛾子,也不用我在这里镇场。谢遵那老狗,我估计现在也在想着跑路的事,不过谢家家大业大,想走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趁着他没跑,先把网收了吧。”

    宁波城一座客栈内,那位二八妙龄的绝色佳丽,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人潮,紧锁娥眉,神情凄苦。她生的本就美艳,加上高雅的气质,如同一尊雪里寒梅,不沾俗气。

    想到自己家的财产在被人侵夺,而万金难买的清白,已经在无奈中被无情的夺取。这株傲雪寒梅,已经被风摧雪残,成了残花败叶。

    那位在东南既有才名又有勇名的钦差,倒是不少闺秀的梦里人,可是他对自己有欲无情,单纯的占有之后,还要想出种种花样逼着自己去做,简直拿自己当成了坊司里的那些女人。即使涉世未深,她也明白,自己和他不会有任何未来,他只把自己看作一个玩物。

    她的身子一阵颤抖,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让她的身体蜷缩起来。身边俏婢则满面泪水的服侍着自己的主人“小姐,你……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已经被弄脏了,我的心也已经死了,现在是死是活,已经没有关系。我只希望那狗官信守承诺,真的会放过我们谢家,父亲年事已高,他……他是受不了苦的。只要父亲平安,我就可以放心的去死了。”

    牺牲了清白,让父亲的条件变的好了一点,伙食和房间都有了些改善,不过还是不能自由。这种交易……不管怎么样,也不会有赚这种说法,无非是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如果将来他把这事宣扬出去,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不过再想一想,就算他不说出去,难道白璧蒙污的自己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这位谢家的掌珠,摸了摸头上的簪子,那支金簪足够锋利,也足够坚硬。如果今天他再在自己身上肆虐,那等他陷入沉睡之后,这枚金簪,或许就可以刺死他或是刺死自己?可是那样一来,自己的父亲,又怎么能救出来?

    如果不刺下去,他今天如果还是要自己侍奉,甚至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又该怎么办?

    就在她陷入是否会受到更多羞耻要求的思考时,却不知道,杨承祖已经带领这一部分心腹离开宁波,前往南京,开始了对谢家的新一轮陷害。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