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梅污玉碎(二)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梅污玉碎(二)

    谢正昨天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就离开了,与谢昌到底谈了什么,杨承祖并没多问,只是看谢昌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会谈的结果对他并不理想。

    谢正上马车时,也只说了句谢家心向朝廷,支持朝廷的一切举措。话说到这份上,再加上联姻以及赠田的事,谢迁的态度就比较明确了,谢家在这件事上,是跟朝廷保持步调一致的。

    谢氏家大业大,未必不在海贸里插手,像是这次罢事舶,禁海贸的舆论风潮,谢家做了多少推手,也难说的很。但是作为四朝元老,政坛老手,谢迁的嗅觉远比普通人灵敏。

    他显然已经发觉,朝廷对待倭寇的意图十分强硬,甚至于将来还有进行大规模海贸的可能。谢家纵然族大人多,底蕴深厚,但是与天子硬顶,也绝对不是保全家业之道。

    明哲保身,保持中立,谢迁的这种态度,其实也不为怪。毕竟当年他为政时,同样不以强硬闻名,若非如此,嘉靖也不会想要他递补入阁。

    杨承祖带着薛氏去见林水清,并非是单纯的一个宣示主权,表示一下两人的关系,也是有着正事商量的,那就是脏物的拍卖。

    黑鲨岛上的缴获里,除了现银和粮食,子药等物品外,还有不少就是单纯的货物,以及一些珍珠玛瑙、字画古玩等珍贵物品。这些东西虽然值钱,但不能直接发到士兵手里,想要变成军资,最终还是得进行变卖。

    原本囤积这些商品的黑鲨帮,是想把这些东西卖到海外,至于现在,佛郎机人名义上不许上岸。想要交易的话,就得另找买主,宁波作为港口城市,还是有着很强的销货能力。按着杨承祖的想法,就是组织一次大型的拍卖,将这些脏物卖给来宁波采买的洋商,把整个宁波的商界盘活。

    洋商买货,本要经过牙行,不许私自买卖。这次的拍卖的意义在于,给了洋商一个信号,只要和杨记合作,就有可能绕过牙行,少受一层盘剥。

    当然,这样搞法,肯定是牙行方面有阻力,在政策上,也有着很多问题,没有浙江本地的支持,显然是行不通。杨承祖可以拍拍手走人,但是薛氏这边还要在宁波经营下去,林水清那边的备书,怎么也绕不过去。

    虽然话说的不明,但是看两人那副与酒席前完全不同的亲昵样子,林水清作为丰月老手,自然就明白两人是什么关系。既感慨杨承祖胆大包天,敢对三品命妇动手,也有些羡慕此人的福气,这么个好妇人,终归是落到他手里了。

    “杨钦差,这拍卖的事……似乎无先例可寻。再说这些脏物各有失主,如果有失主找上门来,我们却不发还,这是不是?”

    “林方伯,若是您觉得此事不妥,那就算了。咱们另想办法筹措粮饷,不过说来可惜,昨晚木斋公家里来人,还谈起了这事。宝树堂十八房子弟,总要有人出来做生意贴补家用,这次拍卖,他们也很有兴趣的。现在只好跟他们说一声,另找生意做好了。”

    “杨钦差且慢,如果这事关系到木斋公,那就另当别论了。咱们再商议,再议。”

    三日之后,运送俘虏北上献俘的船只启航进京,另一方面,黑鲨岛缴获脏物的拍卖也在宁波拉开了序幕,自争贡事件打击之后,这座城市又恢复了活力与生机。与此同时,米王谢遵营救嫡长子的活动,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峰。

    谢遵在东南经营多年,广有人脉,即使事态严重,也还是能找到几个人说项。谢家的几位大总管,携了重礼从南京赶过来,与之同来的,还有一位夏家长房的叔公,到杨承祖面前讨人情。

    正德的正牌皇后夏娘娘是南京上元人,自己虽然进了宫,但是母族中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南京居住。这位娘娘并不受宠,正德甚至没有临幸过她,可是她名义上终归是皇后,该有的待遇总是有的,在南直隶也算是颇有些影响的人物。

    谢昌的幺女,许给了夏家长房的一位少爷为妻,人还没过门,可两家终究也是姻亲。对于黑鲨帮乃至倭寇的事,夏家并非无所察觉,但是在表面上,还是装聋做哑,当没发生过。

    这次黑鲨岛被攻破,谢昌说是被绑的肉票,但是官府迟迟不放人,大家也就能明白这里的门道。整个乌衣谢家牵连到通倭大罪里,夏家方面也不能坐视这一切发生,作为姻亲,出来把事情压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有夏皇后的面子,他们见到杨承祖并不困难,那位管家送来的礼物也很重,包括了谢家收藏的十几幅字画,上百件古董,以及三千亩上田的地契。这些东西都是赠送给杨承祖自己,同时,谢家也愿意交出两艘海船以及四成以上的粮食份额给杨记,这次拍卖,也将联络一批大商人来捧场。谢遵到现在摆出的,差不多就是举手投降的态度,只求保全家族,竞争的事是不想了。

    夏家那位叔公也拿出皇亲的派头,在旁劝解“水至清则无鱼,很多事,睁一眼闭一眼,就可以过去了,何必非要分个清楚?谢家这些年做海上生意,有些东西不是想不沾,就可以不沾的。就像杨记做生意一样,遇到那些山贼,不一样是要交钱买路?交的钱多了,两边就有了关系,这不能叫做通匪吧?他们也一样。向倭人交钱买个平安,总不好叫做通倭,你要立功,要成名,这很正常。我们在京里,会为你说话的,保证你的功劳好看,没必要非盯着谢老家的人不放,你以为如何?”

    杨承祖的态度倒是温和,礼物收下,人也可以见,可是什么时候释放,就没有态度了。即便夏家那位叔公如何拍桌子瞪眼睛,他也依旧是这个态度,谢家来的两位管家是久跑衙门的,看的出,这根本是无意放人,只好无奈的转身离去。

    南京码头,十几名护卫,拱卫着两个年轻的女子上了一艘乌蓬小船。这两个女子一个脸上蒙着面纱,一个做丫鬟打扮。那丫鬟道:“小姐,您真的要自己去?那杨承祖,听说是个酒色之徒,您去见她,这……这真的不好。万一夏家那面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那小姐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我背着爷爷,私自派了护卫去劫狱,事情也不会糟糕到这个地步,这个祸是我惹出来的,就该由我来善后。我知道他是酒色之徒,可是也正因为此,我去,才比那些管家去有用。既然他收了钱不肯放人,那就只好送人了。只要能让父亲不再受苦,我什么都不在乎。夏家那里,别提了,我和夏公子今生注定无缘,只要救出父亲,我就可以遁入空门,或是放心的去死,总之,不会活着让谢家蒙羞。”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