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宝树谢氏(上)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宝树谢氏(上)

    “你看看你,又进入反贼模式了吧?”杨承祖笑着打趣了一句,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盒子“这是我让人买的西洋糕点,你以前在北方行走,这东西估计吃的少。尝尝味道。一晚上在马车里,也没去吃酒席,怕是饿坏了。”

    “习武之人,几天不吃也没什么关系,不过……这东西味道不错,居然还是新的?”冷飞霜嘴上说的狠,但还是拿出糕点放入口中轻轻咀嚼,脸上渐渐露出赞许神色。

    “当然是新的啊,这个夷人做生意亏了本,回不了家,就沦落在宁波开糕点铺子。不过也就是在宁波而已,去别处就不行了,他是佛郎机人,朝廷有严令,见佛郎机人就杀。他去别处,直接就拉出去砍了,也就是宁波这地方民风开化,对于这种圣旨,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事。他的手艺不错,很多人喜欢,就是可惜出不宁波。你看他用的原料,就是咱们大明产的糖,因为甘蔗来自西方,所以大明出的糖,也叫西洋糖。又白又甜的糖,在西洋,那是有钱人贵族才能享受得到的,可是我们不做生意,卖糖的利润,就被海商赚去了。转过头来,衙门又说没钱,这就是问题。”

    他拿起一块糕点,也放到嘴里,“这帮人不光是个鼠目寸光的问题,而是站的角度不一样。新军练的好,这帮人虽然可以分点功劳,但终归是个小头。可是新军花的粮饷,却直接影响到浙江的赋税,而这些赋税原本,可是他们可以抽成,甚至是截留的。再往深里说,新军越强,武人越容易得功,也让一些文人心里不高兴。他们想要撤消新军,也在情理之中,或者说从他们的角度看,没什么大错。不过有了炮击宁波这事,我看谁还敢说,不要新军。”

    “那若是许洋不来,你有什么打算?”

    “许洋不来,你手下不还有那么多天女教徒了么,他们本来就是海盗,放一批出来闹一闹就是了……你怎么乱扔东西啊,好歹也圣女来着,讲点风度啊。”他一边躲闪着冷飞霜丢过来的点心,一边举手表示投降

    “许洋怎么会不来?他不来,他这个海龙王就不够威风了。我这边答应他交还四大金刚,转头就兵发黑鲨岛,肯定是不给他面子。可是他要是带兵给黑鲨岛帮场子,就成了白痴,什么都不做,又没脸见人。于是在宁波城外放顿炮,也算是表示一下他还很厉害。这条海泥鳅,也就是这个格局了,想投降呢,就该乖乖过来站好让我打,想打架,就带齐人马上门砍人。战不战,和不和,总以为自己和朝廷是平等的,那就只好去死了。所以这次他就算不来,我也会把谈判拖延几天,反正裁撤新军不是一天的事,早晚都会出事,出了事,新军就用用了。我不喜欢玩夷养寇,不过现在的寇不用我养,自己也会上门。”

    冷飞霜点点头,她的盘算和杨承祖几乎不谋而合,心中大生知己之感。“那你说,今晚上还会有谁过来?”

    “可能会有说客过来吧。毕竟谢昌是谢家嫡长子,落在我手里,谢遵不闻不问显然不可能。至于他用什么手段来救人,我是不太清楚,但总结起来不过文武两道。再不然就狠一点,直接派人把儿子干掉。可惜他未必能下这种决心,至于动武的,我倒是盼着这一点。一动武,就等于又往我手里,递了一柄刀来着。”

    夜色之中,传来他一阵得意的笑声,等他刚回到馆驿,就见浙江巡按张嘉胤已经喝了不知多少茶,只等自己回来。随他同来的,则是一个五十开外的老者。通报名姓之下才知,这老者竟然是余姚宝树堂谢家长子:谢正。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老人,才是今天晚上最有分量的客人,真正的贵宾。

    昔日孝宗朝时,内阁有李公谋刘公断谢公尤侃侃之说,其中谢公就是指的余姚四门堂谢氏的谢迁。后谢家重立宗祠,取名宝树堂,与乌衣谢家谢遵,算的上有些渊源。目前而言,余姚谢算是谢遵能找到的官方援助中,最为有力的一个,即使是杨承祖这个新贵,也得给足谢家面子。

    谢迁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身体尚佳,嘉靖皇帝也一直希望把他招回京中理事。当然这里面最大的原因,还是要用谢迁的资历和声望,压一压杨廷和。不过谢迁人老成精,未见得有兴趣趟京师的混水,两边还在扯皮之中。

    但是谢家的影响,并未因为谢迁的闲居而有所降低,毕竟是在孝宗朝做阁臣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就拿张嘉胤来说,他想要算谢家的门生都不够资格,带着谢正前来拜见杨承祖,就得算是谢家给他面子,还要他对谢家感恩戴德才行。

    四门堂谢家一样有人出来做生意,不过与杨记目前还没有太多冲突,两下属于互不侵犯状态。杨承祖到东南时,也去谢家拜过码头,谢迁也亲自接待过他。大家不闲不淡的说一阵话,表示一下自己的善意,然后就各行各路。谢迁是四朝元老,自然不会蠢到出来挡杨承祖的路,或是掣他的肘,反之杨承祖也没愚蠢到去招惹这么个庞然大物。

    谢氏宗族有十八房之多,成员遍布整个浙江,当初倭寇差点要进犯余姚时,据说谢家一声令下,就动员出几百青壮拿了兵器出来准备打仗。不过后来倭寇被杨承祖打回去,也就没有打起来。新军筹备阶段,谢家也与其他士绅一样出了钱粮,至于其他的,就没太多往来。

    谢正是南京礼部的员外郎,从五品官身,不过之前因为身体原因,一直在家告病不出。谢迁年轻时在富家教书,就有那家的千金小姐前来私会,被他正言厉色的给驱逐出去。从这个事例就可看出,谢迁本人的相貌非常出众,谢正继承了其父的优良基因,虽然年过五十,但仪表风范,依旧可以称为潇洒出众。

    “杨将军,老朽夤夜前来,多有打扰,还望将军勿怪。只是老朽年事已高,像是这酒席宴饮,实在是有心无力,就不与列公面谈,只好在这里等。”

    “谢翁何出此言,若是知道您在,在下定当推掉酒席,前来拜见。谢老翁身体可好?下官一直想去拜会,当面聆听老翁教诲,只可惜俗务繁忙,始终未得抽身拜见。”

    明时,老翁为对人的最尊敬称呼,有人称严嵩为老翁,甚至被说是阿谀,就知这个词语的尊敬程度。杨承祖这种新贵,如果卖一些面子给谢迁自然大家都好,如果铁了心的不给脸,谢迁也没什么好说。就如同当初的江彬,到江南时,也不来谢家拜码头,他也不可能真的把江彬如何。

    像是杨承祖这种态度,就得算是最会做人那种,谢正倒也颇为赏识,含笑点头“将军,家父身体康健,若是将军有暇,还请光临寒舍。如你这等少年英雄,家父也最是欣赏,平日说起你编练新军之功,家父亦是赞不绝口,说你是国朝东南屏障。”

    “谢老翁实在是过奖了,在下实在是愧不敢当。”

    两人的气氛很是融洽,冷飞霜则充当侍女,为两人及张嘉胤端了茶及点心果品过来,谢正微微笑着“听说杨将军这次大破倭寇,犁亭扫穴,捉了不少强人。还营救了许多被强人绑去的人质,内中还有南京谢遵谢员外的公子?”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