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鸣炮(下)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鸣炮(下)

    “练!必须要练!不但要练新军,还要造大船,练水师!这群海盗太过目中无人,居然敢开炮示威,简直目无朝廷!”杨慎的脸色铁青,怒火已经燃烧到了顶点。  他是大明第一才子,诗文手段同辈之中少有人及,不代表没有血性和骨气,能在另一个时空里,喊出国朝养士百五年的人,又岂是无胆之辈?几顿排炮,当然吓不倒他。不过这种行为,让他无法接受,海贼居然敢在宁波码头外面鸣炮,这是对大明朝廷,对官府的公开蔑视。不惩治不足以平民愤,也不足以显国威。大家心里也有数,方才在大街上的发言,只能信一半。如果是陆战,以两营新军的战力,万把海盗上岸,也完全能打回去。但是以朝廷水师目前的情形,即使加上那四大金刚,在海上拿这些炮船也是没什么办法的。胡秉章道:“许洋,一定是海王许洋!只有他才有这么大胆量,敢来宁波城外放炮,也只有他手上,有这种炮船。听说他与佛夷交好,手中有一艘佛郎机炮舰,船高炮利,一炮下去,可以糜烂十里……”“住口!”话音未落,浙江布政林水清那里已经变了脸“胡太守,你是一府之长,言行之间切记谨慎,怎可胡言乱语,蛊惑人心。区区一个海盗,也敢称王?你这宁波知府,是怎么做事的?”他又朝杨承祖一拱手“杨钦差,下官本来是想设酒席为众位有功将士接风洗尘,可是如今这酒席是吃不成了。下官这就回杭州清点藩库,哪怕砸锅卖铁,我们一定要造出几艘自己的大海船。不让这些海盗,能够肆意妄为。”这时的读书人,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可用,有着自己的风骨和尊严,面对这种打脸的情形,固然会想到一些地方上的利益,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会考虑到朝廷体面。现在浙江没有巡抚,名义上以林水清官位最高,他说这话,也就是表态。浙江的地方官府,在一段时间内,会对新军采取支持态度。杨承祖倒是神色如常“林方伯,消消气,许洋不过一个海盗,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如果因为他带了一帮盗匪,在城外闹了一通,咱们就不吃酒,不庆功,那成什么样子了?等到过年时他来放几炮,难道我们就不过年了?他放他的炮,我们庆我们的功,两不耽搁。他放炮,就是为了恶心咱们,如果真被他恶心了,不是中了他的计?要说火,就算是佛也有火,不过不是这么个发法,有朝一日,咱们多造它几条大船,多装一些火炮,谁敢来海上放炮,就一顿齐射打沉他,那才叫出气!”他又人“列公,其实你们想一想,在几个月前,一群盗贼还敢在宁波城内烧杀抢掠。我们这座城池里的百姓,只能引颈受戮。而现在,他们只敢在海上打几炮,就连靠近宁波的胆子都没有,这难道不值得庆祝?”林水清等人的脸色,渐渐好,杨慎一拱手道:“说的不错,我们不但要庆祝,还要搞的隆重一些。让那些人,我们不会被区区几尊炮,一群盗贼吓住!庆功酒席,一概照常!”杨慎表了态度,就等于是首辅表了态度,接下来的庆贺及犒赏,也就一切如常。杭州方面这次带来大批的精米,肥猪还有白银,诚意十足。在酒席之中,林水清又重点提到了乌衣谢家,这次的犒赏物资,有八成都是谢家捐助,另外谢遵还表了态度,愿意捐一艘大船,二十门佛郎机,为国剿贼。所求者,只希望杨承祖为他写一个匾额,以为旌表。虽然从数字上千人吃饭是个相当庞大的数字,但是真以犒赏的角度实也没多少开销。这些士兵很容易打发,每人给二两白银的犒赏,几斤猪肉,大米饭放开供应,加上精制的细盐,就让他们觉得像过年一样。杨承祖又特批,每人二斤猪肉五斤精米一斤细盐,可以带回去给家人吃,就让这帮新军感激涕零。入伍或是成为杨记的工人后,这些人的直系家小基本都被接了出来,由杨记进行安置,可以保证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同时也是个人质。谁如果在战场上反水或是违抗军法,那受惩罚的不但是自己,就连家人也要被执行纪律。有这种奖惩并用,新军在战场上,基本可以做到如臂使指。像这些猪肉等等实惠,与杨记的福利比起来,其实还得算是小头,真正的大头,还是在杨记这边。知府衙门花厅里,则是浙江三司以及镇守太监黄锦杨慎杨承祖等人的专席。这种酒席上,倒是没叫什么清楼的姑娘来陪席,不过杨承祖特意请了宁波商会会长薛氏过来同饮,算是给她抬足了身价。对于这个太监的夫人,即使有了三品诰命身份,也没人真的会把她当成体制中人是有了这次同桌吃饭的经历,那么今后就算是官府的人跟她打交道时,也得考虑一下,这可是和布政老爷一起吃过饭的,到底能不能得罪啊。有了白天的那一幕,裁军的事没人提,大家全都商量着该如何造船,如何铸炮,如何多筹措一部分粮饷,保障新军的供应不短缺。杨慎即兴又做了几首诗,作为这次胜利的纪念,也收获了无数掌声与赞扬。等到酒终人散已经是二更天,杨承祖上了马车,冷飞霜已经靠着车壁陷入假寐。不过武人的反应灵敏,杨承祖刚一上车,她就睁开了眼。“你今天晚上不去薛娘子那边?你回了宁波,我以为是一定要去她那睡呢。”“不去了,她今天也累坏了,回家让她休息休息,我回自己的馆驿。再说,虽然是深夜,说不上还有谁来找我,万一没找到人,说不定又要引起什么麻烦。”“谢遵要匾的事,就这么算了?驳了布政的面子,会不会有麻烦?”“能有什么麻烦,谢遵是南京人,却肯给浙江布政出钱,他脸上当然有面子。如果我再帮他搞条船,他就更有面子了。可是我不帮忙,他也不会说什么,那船我又得不到好处,凭什么帮他?所以我不接话,他就不说了,都是在官场上混的,这点道理大家都懂,不会真往心里去。”马车压在石板路上,车内两人沉默片刻,冷飞霜道:“今天许洋来的倒是时候,要没有他这一阵炮击,怕是新军的事,就要成为个麻烦。自古以来,有玩夷养寇之说,也不是没有道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黑鲨帮刚刚覆灭,海上还有那么多的盗贼,他们就要你把新军裁掉,朝廷中人,鼠目寸光!”[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