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忆苦(上)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忆苦(上)

    大明军队的收割,从开始到结束,总共用了不到半个时辰,黑鲨帮帮主谢傲下落不明,少数几个头目逃脱,其他盗贼全军覆没,海上浮尸无数,兴奋的明朝水师开始打捞死尸,割取人头。  四大金刚尽数成为官军缴获,光是俘虏就抓了近两百名。如果不是有四大金刚作为补充舰,这些俘虏也是运不回去,怕是只能就地处置了。被俘的真倭一律处斩,假倭则关押在缴获的船只上,杨承祖的新军编制为部司局旗,每营辖三部,每部辖两司,每司辖四局,每局辖三旗,每旗辖三队,每队士兵十二人。这次杨承祖出动新军一司,兵力接近五百人,除去伤亡,剩的也有四百多人,开几条船回去的人手足够。等到他上了缴获来的船时,甲板上的血还没有冲洗掉,甲板上随处可见触目惊心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道。杨承祖摸着那几门大炮,吐了口唾沫“碗口铳?就这玩意也敢叫大炮?我还当是佛郎机,红夷大炮呢,以为发了大财,没想到是这种玩意。亏了,实在是亏了。还怕被他打一炮受不了,其实这种破玩意就算真的齐射一轮,也打不坏我的船,白费力气了。”“出来做海盗的,是图个发财,打烂了船,大家一拍两散。所以很少真的装备大型火炮,反正商船上连炮都没有,能吓住商人就行了。真想要红夷大炮,恐怕只有海王许洋手里才有。”冷飞霜随着他来到新船上,军的几条战利品,脸上也带着自豪的笑容。毕竟这是新军成立以来的第一战,对上的又是黑鲨帮主力,大家心里是没什么把握的。如果按照大明军卫的战斗力,也许是挖了个坑,最后却让敌人钻了出去,新军初次临阵,就实现了这种战果,堪称辉煌。全军伤亡不足四十人,斩敌俘敌近五百之数,又缴获了四艘大船,不管从哪个方面,都是个振奋人心的大胜。“新军是什么?是天子的脸面,脸面是不能让人打的。第一阵只能赢不能输,可以允许不战,却不能允许战败。我岳父一到南京,就把这话跟我说了,虽然不是皇帝的圣旨,但是他老人家人老成精,揣摩上意的本事是有的。这个想法,其实说是万岁的想法,也没错。”冷飞霜也知,郭勋的话并不能算什么错,先不提脸面问题。目前东南军卫疲敝,在新军的身上又花了这么多资本,不知有多少眼睛落在新军这里。如果第一战就打败阵,不但是皇帝的权威受损,就连新军怕是也要受到质疑,到那时候,多半就是寸步难行,就连杨记的发展都会受到牵连。什么时候打仗,打什么规模的仗,这些事都大有讲究,归跟到底,还是要保证得利。新军的优势在于刚刚成立,没有太多烂污,也没有太复杂的人事关系,只要指挥方略得当,那么打几场胜仗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关注的越大,压力也就越大,再加上东南豪强大族的掣肘,只要背后随便一刀捅过来,胜仗变败也是寻常事。是以第一战什么时候打,打成多大规模,都得谨慎选择。这种谨慎自然不是错的,用兵打仗,小心无大错。更别说东南的混乱局势,谁又敢不谨慎?可是往往就是因为这种谨慎或是权衡,就会把一些城池权衡掉,或是把一些胜仗权衡成败战。于上位者而言,他们考虑的是整体的得失,而不是一城一地的胜负,不过于当事人而言,往往就是另一番感受。这次的首战胜利不但辉煌,付出的代价相对也小,算是对比之下,对百姓损害最小的一个选择。对于冷飞霜来说,这样的胜利最符合她的构想,也就对杨承祖多了几分赞赏。杨承祖冷飞霜“许洋手上有夷炮?这海王有点家当,不知道炮火威力如何。跟我说说这个海王,锦衣卫那边虽然有他的情报,不过有限的很。这帮人你是知道的,对于这些事不大关心,真要用的时候,指望不上,也就能靠他们害人。”“我们白莲教在沿海的教众,也有人做海上生意,不过人出了海,就要卖许洋面子。跟他打过交道,多少有点了解,也谈不到有多熟。他是徽州人,那边土地贫弱,种田吃不饱饭,百姓都要出去做生意,闯天下。许洋跟了一群老乡出来闯海,再后来就成了海王。手下号称有上万人马,即使扣掉水分,几千人也是有的,内中还有几百真倭。听说与对马岛上的倭国大名颇为熟识,他的一个夫人,还是倭国公主。又与佛郎机人相善,是以能从佛郎机人手里购得火炮。那东西贵,而且佛郎机人也不喜欢把船和炮卖给明人,他手上的炮应该没多少。我们有四大金刚,如果再造一批新船下来,总归是能打赢他。”术业有专攻,冷飞霜智术再高,也没见过红夷船炮威力,推断胜负,还是根据她所见过的火力来计算。杨承祖倒也没纠正,只点点头“下面就得对付许洋了,打了这条小泥鳅,海龙王总归要露面。如果始终藏起来不见人,这海上就没他什么事了。不想那许多,回宁波再说。”冷飞霜问道:“那些俘虏,又该怎么处置?是不是也像上次一样,仔细审问之后,拉出去砍了?”“上次砍人,是迫不得已,他们在宁波杀人放火,不杀他们,宁波的老百姓是不会答应的。现在这帮俘虏,就没必要这么做了。谢傲虽然这次伤了元气,不过手下总是还有千把号人手,黑鲨岛地形险要,易守难攻。若是用人去填,会死很多人,用好了这批俘虏,就可以少死人了。再说,你不是要立教么,先拿他们练练手吧。”船到了宁波,本地商会的人由薛娘子引着,早早的就来到码头迎接。人刚下了船,就有几位商人迎了上来,商议着购买俘虏的事。杨承祖只好推辞着,把他们的请求推回去,可是市民们的怒骂,依旧丢来的石头,还是如同雨点一般,落在那些俘虏身上。这帮人先是见了用人头筑起的京观,又见到本地百姓的怒意,所有人的头不自觉的低了下来。不管是如何的悍匪,到了这一步,其实都会服软。环境的力量在这,失去了反抗的力量,且意识到生死操于人手之后,并没有几个海盗真的能强硬到底。在校场内,有宁波人过来,跪在校场外面,哭天抢地的说着自己家在宁波之乱中所受的涂炭。祈求着这些士兵可以行个方便,让自己有一个手刃仇人的机会,来世当牛做马,一定要偿还之类的话。这干匪徒本是心狠手辣之辈,杀人放火的事不知道做了多少,可是在这秋日的晚上,秋风里送来了哭声倾诉声,一些匪徒却不由自主的将身子向着同伴靠过去,将头埋的很低,很低。[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