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钓鲨(上)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钓鲨(上)

    自南京而至杭州,如果是正常情况,乘坐的是内河平底漕船,海沧船这种尖底海船在内河行走不便,很容易就会搁浅。

    可是这次调用王命旗牌,固然是为了在浙江增加发言力,保证朝廷的权威,同时也需要给南京的百姓一个信心。让他们相信,朝廷是有信心决心,也有实力打胜这一战的。

    这三艘海沧船,实际就是朝廷的脸面,不管有多么不适用,也必须让老百姓看到,朝廷有大船,有大炮,海盗还是不如官军的。设非如此,又怎么让百姓可以放心的生活,就更别提稳定后方。

    这么一来,回去的时候也不能走内河,而是出海转一圈然后到宁波靠岸,再由宁波转船前往杭州。宿醉未醒的黄锦上了船依旧头重脚轻,走路不稳,大船被海浪推的一晃荡,他就忍不住冲到边上一阵呕吐。

    杨承祖倒是神完气足,显的从容不迫,手上拿了本兵书,装模做样的翻动。

    “黄公公,我是真不知道你晕船,否则就不带你出来钓鲨鱼了。你说要是让人看见你这副模样,咱们的架子就垮了,以后还有什么脸出来混啊。”

    黄锦的脸绷的紧紧的,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飞也似的跑到一边,又去剧烈的呕吐。

    冷飞霜立于杨承祖背后,忍不住微微一笑,她自然知道黄锦为什么是这副德行。甚至于连杨承祖昨晚宿在哪里都知道。不过这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没必要点破,那个小姑娘,其实也很可怜的,力之所及,她不介意帮她一把。

    与那些事对比,倒是即将发生的一切,让她周身充满了力气,手掌紧握住剑柄,周身的力气运至颠峰。脑海中闪现的是宁波的大火,鲜血,和虾仔及另外几个小孩子的尸体。

    一处无名的小岛上,几排茅草房,一个简易的码头,就形成了一个海盗的临时聚集地。整个东南沿海,无数无名小岛,都是这些海上男儿的中转站。不过今天这小岛上却比往日多了几分喧嚣,码头上停靠着四艘大船。船身上的火炮,如同鲨鱼的獠牙,在日光下反射出死亡的光芒。

    一面黑鲨大旗在岛上高高扯起,迎风招展。有识货的就能认出来,那四艘大型商船,就是黑鲨帮镇帮之宝:四大金刚。

    海盗们出来是打抢不是打战,向来追求的是速度和灵活,并不像水师一样追求船大,多以小舟为主。这四艘大船是黑鲨帮为了火并和打硬战准备的,都是经过改装后的武装商船,论体积和载重,比起朝廷的海沧船甚至还要略胜几分,如果在海盗水战之中,简直就是巨无霸。

    黑鲨帮靠着四大金刚,在海盗圈里搏个偌大名声,整个东海上,少有能和其颉颃的力量。像这种四大金刚齐出的场面,已经不多见。

    谢傲端坐在草房里,手中摇着黑鲨折扇,等待着手下的回报。

    “帮主,探子回报,那三条船,正在向我们这里行近,约莫有半个时辰的水路。”

    “好,让儿郎们做好准备,等船一到,就给咱们的人发出信号,告诉儿郎们,给我跳上去,见人就杀,一个不留。谁砍了杨承祖的脑袋,我赏一个二当家的位置给他坐!还有那些倭人,要他们准备好,先锋由他们当。”

    六十余名倭人,盘膝坐在另外几间草房内,身边放有清酒和饭团,但是很少有人食用。大多数人只是用擦刀布反复擦拭着手中的太刀,或是检查着手边的鸟铳。

    野外战阵上,剑豪也多用长枪,可是船战并不适合东洋二间枪发挥威力,太刀更利于交战。他们身上都披挂着胴丸,首领则穿着朱红大铠,紧闭双眼口内则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经文。

    虽然是外洋,不过这一段水路实际还是得算沿海岸线航行,也在大明控制区域内,通常情况下,这条航路还是属于绝对安全。三条海沧船有一百五十名水师官健护卫,即使遇到海盗也足以一战,不大可能发生什么风险。

    不过所谓的不大可能,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往往就是一定发生的代名词。在另一个时空里,五十几个倭寇在东南流窜千里,还能在南京附近转悠一圈,从常理上一样不可能。乃至于倭寇可以火烧杭州雷峰塔,浙江三司及标营竟不能制,在现在看来也是难以想象。六十几名善战真倭,对付一百多名浙江水师官军,再加上内应相助,应是易如反掌。

    如果朝廷新派的镇守太监,连带视察军务的钦差被斩,王命旗牌被夺,朝廷固然谁面上无光,可是整个新军的建设也就会搁置起来。之前被否决的禁海提议,也有很大可能得以通过,至于将来朝廷的怒火由谁来承受,这其实也不是问题。海盗本来就是用来牺牲的,只要利益合适,随时可以丢出去。

    几条小船如同幽灵一般,远远的尾随着三艘海沧船,忽然,一艘朝廷的海沧船上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这艘大船先是剧烈的晃动,接着就在瞬间瓦解,烈火熊熊燃烧,惨叫声此起彼伏。

    海面上,四大金刚与几十艘小舟杀出,向着另外两艘海沧船包夹而去,战鼓声声,海螺阵阵,海盗们如同闻到了血腥味道的鲨鱼,不顾一切的向着两条官船追击而去。

    官军方面似乎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就连逃跑都没什么力气,很快就被衔尾追上。担任先锋的真倭,有的抛出了勾索将海沧船勾住,有的等到船只接近后,一声尖啸就跳上甲板。

    谢家在水师有不少能用的棋子,不过这次所用的,却是除了谢遵之外,再无其他人知道的一步暗棋。这枚棋子从布下之后,始终没起用过,当时看,更像是一步随意手。

    以谢家的财势,区区一名水师中的伙头军,也没人想过他真能发挥什么作用。可是这次,这名伙头军恰好在杨承祖的坐舰上担任伙夫,这枚潜藏多年的暗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在食物和清水里下毒,使官军失去战力,又将火药带到船上引爆。从这两艘船的逃跑速度看,官军应该都已经中了毒,海盗们要做的,只是收割人头。

    可当最后一名真倭怪叫着跳上甲板时,他们见到的,并不是中毒倒地,束手待毙的官军。而是一排排黑洞洞的枪口,大明官军已经排成前后数排,鸟铳上长长的的火绳燃烧,发出哧哧之声。

    刹那间枪声大做,弹发如雨!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