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马失前蹄(下)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马失前蹄(下)

    次日清晨醒来,药性消散的杨承祖旁的曹小婉脸上兀自挂着泪痕,显然是昨天晚上被自己挞伐太过,柔弱的身躯不堪承受。  这一晚她到底遭受了怎样的辛苦,怕是只有她自己才清楚了,那瓷娃娃般纤细的肌肤上,遍布着肆虐的痕迹。床单上那一朵鲜艳的红梅,也意味着这个自己好不容易选出来,又好不容易培养出好感度的美人,却终究不能用来给皇帝刷好感了。到底是高兴还是郁闷,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曹小婉绝对算的上尤物,而且年纪比自己小几岁,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以及对自己的崇拜和依恋,都能让男人产生极大的满足感。可是自己不管是救她,还是栽培她,都不是为了自用,怎么搞成了这样?他忍不住用手在头上重重拍了一巴掌,这个动静却惊动了曹小婉,饱受摧残的花朵醒来之后,怯生生的叫了声兄长,接着就有点害怕的承祖。似乎想不通,平日里和气温柔的大哥,怎么昨天晚上会那么凶,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任是自己怎么求饶,也不肯有丝毫的怜惜。“你……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知道,你有很多嫂子,我给不了你多少宠爱。就算进了门,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妾室,虽然衣食无忧,可又怎么比的上皇宫大内,锦衣玉食?更别说,你爹,你兄长,他们的前途,你都不要了?”“兄长说的这些,小妹都想过,我甚至想过,我的身子是你救回来的,你要我陪谁,我就陪谁。因为不管是陪谁,都是报恩人的恩情。等到杜夫人她们来教我时,我就知道,兄长是要我入宫。说实话,我甚至还暗自高兴过,高兴自己,终于可以成为娘娘了,当了娘娘,就可以帮兄长了。戏文里都是那么唱的,那些国舅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也可以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做不到,我如果进了宫,不会帮到兄长,却只会害了恩人。”“害我?”“是啊,我每天晚上做梦梦里都是兄长,在梦里你是我的相公,就像昨天晚上一样……不过在梦里,你没有那么凶。我每次在梦里醒过来,喊的都是兄长的名字,如果我进了宫,伺候天家时,却喊出了兄长的名字……”“住口。”杨承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他也意识到问题太过严重,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那自己有一百条命都是不够死。这种事能怪曹小婉?这显然不公平。怪自己?可是自己也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说到底,只能说是造化弄人。曹小婉温顺的伺候他穿戴衣服,见她那强忍痛苦的模样,杨承祖又觉得心内不忍,过分苛责这个小姑娘就不公平了。他一把抱住曹小婉“婉儿妹子,我……我会对你负责。等到平倭的事有点眉目,我会给你个名分,八抬大轿抬你过门,保证你有面子。”曹小婉脸上露出甜甜的一笑“兄长肯对我负责,小妹心里就欢喜不尽了。我原本以为,你发现被我算计之后会给我一记耳光呢?妹没有,可我不能嫁给兄长啊,我把势都造出去了,如果兄长娶了我,那不最后还是惦记着我的身子?你这活圣人的身份,就毁了呢。再说我们兄妹名分已定,半个南京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义兄,哪有哥哥娶妹子做小的道理?”“毁就毁了,我又不在乎什么活圣人,什么柳下惠再世,这些东西我不在意。至于其他的名声……我再想办法。”“你不在意,我在意。你是我的良人,自然要是顶天立地的大圣人,大英雄,怎么能坏了名声。再说我知道兄长并不喜欢我,就算勉强你收了我做小,也不过是要我独守空房,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曹小婉的小手,在杨承祖脸上轻轻抚摩,目光里充满了依恋与崇敬。“我已经决定了,你走以后,我会找一个机会自尽。然后留下遗书,上面会说明是当初被谢老贼胁迫以身救父,被他污了身子,无颜苟活人间。万岁一定会很生气吧,到时候杀了他的满门,既保全了大哥的名声,也能出了我的心头之气。有了昨晚上的那场侍奉,我已经虽死无憾,至少我已经服侍过兄长,是你的妻子了。”“胡闹!你已经是我的女人,想的什么寻死?”杨承祖呵斥了一声,将她紧抱在怀里,这个瓷器般的女子,是那么柔弱,那么的无力,自己昨天晚上在药力作用下的肆意践踏,怕是已经把她折腾去了半条人命。见到这个小可怜在自己怀里说着自尽,纵使铁石心肠也化做了柔指绕。“婉儿,你不要做傻事,你的事我会想办法,谢家的人命我要定了,但是不需要你拿命来换。我……我也不会对你不闻不问,会对你好就是了。”由于两人抱在一起,杨承祖并没发现,曹小婉此时在他怀里,布满泪水的脸上,露出了个小狐狸般的笑容。大哥,不管你再怎么聪明,这次终于还是被我吃定了,姐姐说的是对的,你对于女人,是狠不起来的。“我……昨天晚上弄疼你了么?”既然这个美人送不出去,杨承祖反倒是有了些把玩一番这个美人的想法,曹小婉羞怯的摇摇头“你是我的良人,侍奉你是应该的,只要你高兴就好。”可是不等两人温存多久,房门外,响起几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接着就是曹主事求见的声音。杨承祖忙把被子一扯,将曹小婉整个罩在了被子里。等到开了房门,脸色也有些尴尬。原本自己是以恩公的身份过来,现在却搞成了这样,这未免有点不大好/br>曹主事却压根没注意这些,而是小心的回禀着“王邦奇王千户求见恩公,说是有要事回禀,人就在客厅呢。”等到杨承祖随着父亲走了,曹小婉才从被子里钻出来,脸上已满是幸福的笑容。“我终于把自己的清白给了兄长,兄长会娶我,我可以嫁给恩公,不用去做娘娘了。兄长你这么聪明,没想过这次也一样中了我的计!”客厅内,南京锦衣千户王邦奇满脸兴奋的走来走去,见到杨承祖出来,他连忙三两步的过去磕头行参“长官,卑职幸不辱命,已经将大鱼钓上了,几时收网,全等您吩咐。”“你这次做的不错,一个大案保举是少不了的,不过……有些东西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卑职明白,卑职是在醉红楼头牌柳娥眉的房里找到的长官。”“恩,你自己知道怎么说就好,会说话,有前途,本官。”拍拍王邦奇的肩膀,推开房门,走到院中,见阳光明媚,金风送爽,却正是钓鱼的大好天气。一条鲨鱼正自摇头摆尾的冲过来,欢天喜地的咬向鱼钩,接下来,只客高明,还是鲨鱼力大,鹿死谁手,即可见分晓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