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马失前蹄(上)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马失前蹄(上)

    不管是盟友也好,还是伙伴也罢,归根到底,主要还是利益使然。大家都有钱赚,所以能够精诚团结,像是魏国公,因为与武定侯的亲戚比较近,可能要考虑一些亲戚面子,不至于短时间翻脸。

    那些关系较远的勋贵,则要考虑天子的喜怒,也可能也会容忍一段时间的亏损,不过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时间太长,那么这些大股东,怕是都要撤资。

    血性也好,还是大义也罢,用来感染普通民众还行,到了勋贵这一层面,怕是就没什么用。说到底,还是得用钱说话,只有给足了利益,才能让他们继续跟自己走去。同时,杨承祖也发现这帮人确实是短视,甚至到了不管什么事都一定要赚钱才肯做的地步,也就不怪被文官看不起。

    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能用的棋子只有他们,也就只好笼络住,不能对抗翻脸。他笑着向众人许诺“我不比各位千岁,有世袭爵位,泼天富贵,小本生意更赔不起啊。大家给点时间,三个月内,必有回报。若是在食言,到时候就去各位府上,挨个赔礼,大家只管跟我说话。”

    徐鹏举担心冷场,显的自己重钱轻义,忙笑着说道:“是啊,这练兵是万岁要抓的,肯定不能搞事。你放心,有郭世伯在这看着,发给新军的器械衣甲,都是最新最好的,新制的鸟铳,也都拨发了过去。谁要是敢在你新军的身上动脑筋,我一刀斩了他。”

    这顿酒席吃到了傍晚时分,杨承祖带着几分酒意告辞,直奔了曹主事的府上。他一家人都搬到了杭州,曹主事这一家还是留在这里没动地方。人一到了府,全家人就都出来迎接,仿佛他是这家主人似的,迎进了客厅。

    曹小婉几月未见,比起初见时颇有些变化,整个人的气质变的落落大方,不像当初那个受气小媳妇似的那样怯懦。杜氏等人的传授倒是很有些效果,她已经颇像个贵妇,接待起来,也很得体。

    曹主事夫妻说了几句,就知趣的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了两人。曹小婉微微一笑“义兄,你这次过来,是不是要对小妹说什么?”

    “妹子,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会相面么?现在,你的造化来了。跟我同船而来的黄公公,乃是宫里来的,如果他能把你带到宫里,我保你不失妃嫔之位。”说到此,杨承祖语气顿了顿

    “当然,我不是说一定要你进宫,这事关你的终身,必须让你自己选。如果你不愿意入宫,或者有了心上人,大哥我绝不勉强你,还会为你准备一份丰厚嫁妆,把你风光的嫁出去。”

    曹小婉巴掌小脸微微一红“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入宫,做娘娘?就凭我?”

    “有大哥帮你,当然可以了,你是我妹子,不帮你帮谁。”

    “那……那我若是心里已经有了人呢?”曹小婉低头,似乎有些害羞。杨承祖心中虽有一丝对方不识抬举的愤怒,但是终究强扭的瓜不甜,把一个女人强行送到宫里,很多时候是给自己挖坑,只好笑着说道:“那我就要恭喜那个家伙了,他可以娶到我这么漂亮的妹妹,是他的造化。大哥给你办喜事。”

    “那就要谢谢兄长了,不过小妹身世凄苦,又差点被送给谢老贼,还要谁肯娶我?大哥让我进宫,那是成全我,小妹知道好歹的。不过保全贞洁,又救了我全家的大恩,我总要报答,就让我给大哥敬三杯酒,就当报答兄长的恩情吧。”

    她拿的并不是普通的酒壶,似乎是曹家的珍藏,一只小瓷瓶内,倒出琥珀色酒桨。“这酒是自家酿的,本来是我出嫁时的陪嫁,现在用不上了,就由小妹伺候兄长饮酒。”

    看着杨承祖将一杯酒喝去,曹小婉才道:“兄长,现在南京城里,你可是柳惠一般的人物了。大家都说,你救了我又不肯要我的身子,是真正的君子,比起来,谢老贼的名声,可就被你比了去。他以前一向号称当世大儒,可这回被个武官比了去,他的脸色可是难看的很。”

    杨承祖在白天的酒席里,也听说了这事,哈哈笑着“贤妹,这事……是你做的吧?”

    “是啊,如果不是小妹,这种事又怎么传的出去呢?不过大哥放心,小妹做的很稳妥,不会留破绽的。说完这话时间不长,我家还失了把火,幸亏扑救的及时,没烧到人。大家都说,是谢老贼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你猜怎么着,有几家镖行的武师,还自愿过来替我们护院呢。可他们不知道,这把火是我放的,为的就是要给谢老贼栽赃……”

    想着初见时那怯生生的小姑娘,现在居然会用计谋害人,杨承祖却想不明白,这几个月里,杜氏她们到底教了她什么。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妮子确实是没少学,原本只是可爱,可是现在看来,灯光之的她,身上总有一种莫名的魅力,让男人口干舌燥,五内如焚。

    “妹子,天色不早,小兄……告辞。”

    “兄长,急什么,再坐一会。宫门深似海,箫郎成路人。小妹一进了宫,咱们就再也见不到了,就不能让妹子再看看你,再和你说说话?”

    这吴侬软语原本杨承祖听的习惯了,可是今日听来,却觉得身上仿佛要炸开一样,竟是对曹小婉大起玉念。他心知不妙,起身就想告辞,可是曹小婉却已经先一步抱住了他,将头紧紧靠在了他的胸前。

    “兄长,小妹不要你走。你说过,我心里有谁,你就帮小妹嫁给谁。可是小妹心里有的,就只有兄长啊。杜夫人跟我说过安陆孙小姐的事,我只能说,她是个蠢人。如果早早在路上把人给了你,现在早就能和你在一起了。可是她却错过了这个机会,小妹不会像她一样,就算是死,我也要侍奉你一回。”

    “你……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南京教坊司里,给客人喝的东西,其实是嫂子她们带回来的。要我给你生孩子,所以就给了这个,没想到派上了用场。大哥,我是不会进宫的,我宁可给你做外室,也不会进宫当娘娘。你今天要是不肯碰我,我就悬梁,逼死我的罪名,还是会落在你的头上。”

    软玉温香,佳人在抱,火星燃着了引线,成功引爆了火药。杨承祖只闻着阵阵芬芳,又听着对方的言语撩拨,按捺不住火头,猛的大喝一声,将这娇嫩的花朵举起来直扔到床上,接着就猛扑而上。花残叶凋,风雨肆虐。“兄长,恩公,达达”之类的娇呼持续了好久,好久……[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