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编练新军(下)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编练新军(下)

    宁波这里由于是个商业城市,文化氛围与一般的大城市并不相同,整体而言,这里的民风比较开放,包容性也远较南京那种大城市为强。  ..他们虽然也尊重书生,崇拜读书人,但是说到底,还是更崇拜力量和钱财。在这里一个大商人会获得和大才子差不多的尊重,哪怕这个商人是个女人,只要做生意很厉害很有钱,或者背后有一个很厉害的靠山,大家还是会佩服。薛娘子本来就在宁波商界小有名气,以往只是要考虑赖恩的感受以及避嫌,她并不怎么主动参与到商会的运作中。薛家在商会里始终是很重要的成员,这次她又是有杨承祖做靠山,收服商会的人,并没废什么气力。她心里有数,自己毕竟年纪比杨钦差还要大两岁,杨家美人如云,自己如果只想着靠姿色巩固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怕是维持不了几年就要被扔到脑后。想要长期的把关系保持住,就得表现出足够的优秀,让男人赏识自己的本事,让他知道,自己除了会暖床,也会做别的,才能长期得宠。新军的事,是杨承祖交给她的第一个工作,她自然不敢懈怠。从宁波的角度上,商人们也终于对掏钱加强武备有了认同,工作推进的比较容易。这次的劫难让宁波商人意识到,现有的武力在真正的威胁面前保障不了自己的安全,对比一下,还是把钱花在新军身上比较稳当。就像另一个时空的大明朝,扬州的盐商正是因为差点被倭寇洗了城,所以才出钱修了扬州外墙,又组建了灶勇三营。这个时空的宁波商人,也因为自己真的被倭寇洗劫了,终于愿意在军队身上投资。他们的财力虽然不能和扬州盐商相比,养不起三营新兵,但是出钱养一只千人左右的常备军不成问题。即使是他们之前养的护卫镖师加起来也早就超过了这个数字。现在不过是把那些人大规模的裁掉,然后拿这部分钱出来花到军队上,于开支上并没增加多少。在水师上,宁波商人也终于肯掏血本,大家凑了一笔银子,说是要打造两艘战舰,外加若干配属船只,不至于让官军坐着鱼船去打仗。他们交了钱,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驻军不能用原本宁波卫军士,一定要用杨记的那些能杀倭寇的工人。大明朝因为军卫糜烂,这时已经开始招募营兵,这种募民间丁壮的方式并不算稀奇。于官府而言,有这么一支能杀倭寇的新军过来,确实可以保护地方安全,现在方文冕,胡秉章差不多就是杨承祖夹袋里的人物。有他们从中牵线,加上商会的支持,杨记的一批工人正式成为了朝廷经制官军,号称平倭营,开始了光明正大的操练。这支总兵力千人的队伍,包括了四百余名杨记自江浙招募的工人,另外六百人既有宁波军卫子弟中精选而出的忠厚子弟,也有宁波本地市民。杨承祖当日将砍来的首级在宁波城外筑了一座京观,供百姓参观泄愤,这一手为杨记聚拢了人气。以至于宁波城内年轻子弟,多以能在杨记投效为荣。虽然这种商业城市的子弟并不一定适合新军要求,但是考虑到这支部队是门面,其饷源主要来自宁波商会,总是要有一批宁波人才好说话的因素,也只能破格录取。再者,独食不肥,如果新军和军卫的人发生摩擦,那么工作也就做不下去。现在这种比例,既保证了军卫子弟与新军和睦相处,新军的战力也不至于受到太多影响。南京那边,约两千名新兵已经与数船药品物资一并运输过来,杨承祖手上的实力大增。那些俘虏的审讯工作也取得了极大进展,王铁头等人轮流上阵,各种手段用下来,就是铁人也要开口,很快,这些口供和证据就汇总到了杨承祖的案头。“谢遵!”冷飞霜恨恨的将手中的口供随手向空中丢去,白虹闪处剑出如风,口供化做无数碎片。杨承祖笑了笑“怎么,这口剑还好用吧?你这几天养病不知道,我们杨记的名声现在有多好,比起我当初在滑县只强不弱啊。一听说我要找一口锋利的兵器,立刻就有商人把这口龙泉宝剑送上来,据说是他家传家之宝,价值几千两银子,但是他就这么送给我了,连一文钱都没要。唯一求的,就是用这口剑多杀几个人,替他死去的儿子报仇。”冷飞霜的脸色比起当日已经好了许多,脸上也有了血色,她的武功修为本高,现在认为李大智未死,心结一去,身体的痊愈速度也快的惊人。她点点头“没错,我一定会替宁波的父老报仇,为这宝剑的主人讨一个公道回来。等我身体再好一点,就去南京。”“然后被谢家的家丁打死?别傻了,你武功再高,也是双拳不敌四手。谢家护卫众多,你就这么杀上去,那是送死。”“我明白你说的道理,但只是不服气。你这些证据根本定不了他的罪,又不让我杀他,就这么逍遥自在,我有些不高兴。”冷飞霜恨恨的前那一摞摞的口供,这些被擒的虽然没有几个盗贼里的大头目,但是匪帮之中,保密意识平平,一些消息即使是喽罗,也可能有一鳞半爪的了解。像是这次洗劫宁波的行动,背后站的是谢遵这样的大人物,以及自己帮主谢傲始终是谢家的远房子弟这些事,都很容易拷问出来。不过要想拿这种证据就去定谢遵的罪,分量却还不足。他是当世大儒,朋党极多,这份口供随时可以被人说成是刑囚之下的结果,不足以真将他定罪。何况他身上还有着皇亲这个身份,包括他用尽力气把谢昭运做成驸马,现在想起来,也多半是为了要这个护身符。冷飞霜智术过人,自然也知,靠这些东西对谢遵行不成什么危害。但是一想到宁波惨状,以及虾仔等人的尸体,她总觉得一口气横在胸里吐不出来。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这样的恶人,不该逍遥法外。“圣女,现在我们要担心的事,并不在于这。谢遵家大业大,走不了逃不掉,等到老天忍不了他的时候,自然就要把他收了。现在我真正担心的,其实是京里的反应,那里不但决定这次战局的胜负,更决定着整个东南几十年的未来。”冷飞霜也知京师的决定,才是这一盘的胜负手,白莲教配合谢遵于宁波搞的这次血洗,为的目的也在于此。两人并肩而立,默默的为东南千万子民祈祷,盼望他们可以免受这连绵不断的兵火之灾。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宁波之乱发生之前,兴王府长史,新任阁臣袁宗皋病故,整个内阁,再次回归杨廷和一家独大的局面。[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