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恢复秩序(上)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恢复秩序(上)

    有他这个态度和保证,宁波的府县之争,总算暂时告一段落。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府县衙门的属员衙役死伤大半,剩下的也多不知去向,想要恢复秩序,最后还是得依靠杨记的力量。杨承祖表面上一力承担,表现的很像是铁肩担道义,不计较个人得失,实际也没打算真的义务帮忙。自己的人除了少数人有官身有前程外,大部分新军毕竟公开的身份还是工人,在乱局里打打战,杀杀人还可以说是自卫,要说用他们维持秩序,就有点违和。让他们参与后续的审问,惩罚等工作,就更没有资格。这下有了官府的授权,他们就有了地方衙门授权身份,那么做什么都得心应手,这也就是师出有名带来的便利。有了这个恢复秩序的大义名分后,他的部下可以用保护的名义,顺利的接手藩库,把强盗没做完的工作,继续完成。那些盗贼来去匆匆,于藩库的库藏,只是走马观花似的见什么拿什么,并不能保证拿的都是有用之物。而且盗贼人多心杂,有的人是想着发财,有的人是想要发展武力,没有统一的指挥,劫掠的效率其实相当差。人人都不空手,实际拿的东西未必真的有多少。杨记这边的人一进来,是有头领统一指挥,分门别类的扫荡,他们工作半个时辰,比起盗贼工作几个时辰成果都高,单从藩库里就发了笔横财。最重要的是府县衙门都出现大批缺员,杨承祖既然要协助恢复秩序,就得要编制,要身份。顺理成章就安排了几个衙役经承管年进去。即使经制吏自己未必能做主,那些非经制吏员,总是可以说了算的。这些人一旦到了位置上,就不是想拿就拿的掉的,将来想要税收或是加强对南方的控制,这就是自己打入的第一根钉子。外面的雨渐渐停了,消息也开始汇报上来,宁波大半商人受到袭击,商户损失惨重。以往宁波即使闹过海盗,也是在城外劫掠,没进过城。顶天也就是围城摆个样子吓人,然后勒索一笔赎城费,不会进城杀人放火。商人们有钱,海盗们要控制伤亡,交钱免灾,是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很少有人会真的拼命。由于有了这个思维,这次大家都没什么防备,受的损失尤其大。虽然盗贼被杀退,但是商户们的苦难可能刚刚开始,随着统计的进行,损失的数字逐渐加大,人员财产损失,已经到了触目惊心,要惊动京师的地步。薛家那边,在大乱发生前,杨承祖已经命许泰带着一百名新军,以找地方开铺子为名实施护卫,没出什么问题,过去的强盗被杀的落花流水。只是薛兰的胞弟因为上墙中了枝流箭,人怕是不大成了。薛家一连丧了两个男丁,目前没人能出来当龙头,局面似乎有些不稳。杨记的铺子那边,留守者是戚景通,他年老成精,用兵稳健。与许泰那种杀发了性就举着大刀带队冲上去不同,始终在稳扎稳打,到杨记那边的匪徒,全都撞了大板,死伤惨重,几乎无人漏网,铺子本身并没受损害。等到这次混乱结束后,能最快营业的,恐怕就是那些杨记商铺。刘锦已经撤了回来,部队败的很惨,他自己肩上带了一枝箭,模样狼狈的很。由于袁班张镗两人阵亡,整个宁波卫的指挥也是一团糟,刘锦带着备倭军以及城守军与倭人及强盗交战,接着就被人打的落花流水逃下来。堂堂朝廷经制官健,打不赢一群盗贼,这实在是面上无光。更加面上无光的是,官军打了败仗,杨记的几百名工人居然打了胜仗,把倭人和盗贼杀的尸横遍野,据说计点首级就得数上半天。两相比较,刘锦身为武官,脸上的颜色就更不好/br>杨承祖头上还有个视察东南兵备的钦差,就只拿这一件事,就可以革了刘锦的前程。他无话可说的跪在地上,等待发落,见他那副模样,杨承祖亲手将人拉起来,好言安慰“刘指挥,你也不要多想,仗打成这样,并不能把责任都推到你身上。东南的情形负责,我也是知道的,该给你的嘉奖会给,该上报的功劳会报。”“报功,嘉奖?”刘锦一脸狐疑,他一个世袭指挥,虽然不穷,也给杨承祖送了孝敬。但是可不比胡秉章,拿不出太多银子来打点,更没有漂亮女儿送给杨钦差做妾。他不但不办了自己,还要给自己报功?“那是,我们杨记是商号,工人斩了那么多的头,又有什么意义呢?奖金的话,我会发给他们的,至于战功还是送给军卫,大家面上都好指挥张千户他们,都是为国尽忠,该有的旌表抚恤,哪个都不会少。回头跟儿郎们说一下,汤药烧埋不会克扣半分,府里如果有困难,我杨记先拿钱垫上。”“打了败仗这种事,确实谁心里都不高兴,不过把锅都丢到你头上,不公平。这种事由来以久,你一个人就算想做什么,也有心无力。本官虽然是视察东南军务而来,但不代表,随便拿个人顶缸,或是打了败仗就要论罪。东南的武备是很差,不过这不是你的责任,本官现在想要做的,是把差劲的军备变强,还希望你能帮我。箭伤严重不严重?先回去治伤,有话慢慢聊。”东南军卫的糜烂,比之京营严重不知多少,如果说京营只是个空架子,东南这边连空架子都维持不住。军卫上遇到倭寇,往往主动打败仗,这样就可以把亏空的钱粮器械,以及贪墨的兵额都报到战损上。战场上调动数万人马,往往只是编制,实到人数只有调动数字的几分之一,作战上就更提不起来。即使是主官狠了心想打,下面的军官也有各自的考虑不想打,不敢打,或是盼着打败仗堵亏空。在这种大的环境下,要求刘锦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明显是不讲道理。杨承祖确实需要杀一批人来立威,然后才有可能将东南的武备搞起来,但是这颗头不想借到刘锦头上。他的才略虽然不高,但是至少还是敢打敢拼,将来如果有机会,还是能够培养一下。何况他做了几年备倭指挥,对于海上的情形有些了解,下一步还要用他。是以采取的方略,还是怀柔,不是威压,反倒是给予安慰,让他放心做事。刘锦的眼睛发红,猛的跪倒在地,用力的磕头“俺是个粗人,不会说什么好话,钦差,从今日起,末将这条命,就卖给您了!您让我做什么,咱就做什么。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