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三件礼物(上)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三件礼物(上)

    元宵时候的南京,气温虽然比京师为高,但夜里还是很凉。  那些花魁穿着单薄的纱衣表演,终究是有些受罪。不过这些女人倒是很有职业道德,表演的很是卖力,那些在一楼的客人以及护卫镖师,也津有味。不过不管是表演,还是彩声,与二楼并没有什么关系。那里仿佛自成一番天地,任外面天崩地裂,我自岿然不动。今天二楼的酒席开的不多,都是南京城里头面人物,才有资格在二楼吃顿饭,喝上一杯酒。正中间一席,坐的则是杨承祖谢遵以及魏国公等人,全都在这桌就坐。换句话说,这一席上的人,就是能够说了算的,是决定杨记走向的真正决策人。杨承祖身旁那几个美艳动人的妇人,谢遵暗自摇了摇头,这种时候,难道还要带着妇人么?不过他并没有对此表示什么而是面带微笑的向杨承祖讲述着生意的不易。“做生意,是一件无聊,而且充满变数的事情。我乌衣谢家在金陵已经住了几百年,族中子弟如今在外为官宦游者,五十有三。他们是我们谢家真正的才俊,真正的光宗耀祖,希望所在。我被人称做大儒,其实不过是大家抬举我罢了,实不敢当这个谬赞。若是真有本事,我现在应该做官,而不是出来做生意。比起做官来,做生意实在太艰难了,我家祖上当初做珠宝生意,结果遇到山贼,不但亏光了本钱,自己也遭遇了不测。再后来就是七世祖做海贸,遇到了暴风,虽然侥幸回来,但是同行子弟,十不存一。那一次,我们谢家的人丧事办了十天十夜。”“永乐靖难之时,我家的祖公去贩卖粮食,结果被被黄子澄他们说是支持永乐陛下,那一次,谢家差点全家抄斩。回忆起来,谢家能够存在到今天,真的要感谢祖宗保佑,否则不是全家被杀,就是只能都去要饭。”一旁另外几位商人也笑着述说着自己家族创业的艰难或是守业的不易,总之就是经商是一件无聊,而且没有太大油水的事情,聪明人绝对不会参与。谢遵承祖“我将军写的话本,家中许多女眷,都是你的书迷。你是个才子,就像京师杨升庵杨公子一样。你们这样的人,是不该为了俗物分神的。在生意上投入的心血多了,怕是就没有太多时间写东西了,就连几位娇///娘都要受冷落,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众人哈哈笑了一阵,杨承祖笑的也很开心,似乎真的被他说服了。“是啊,谢老爷说的极是,做生意非常无聊,而且还要被人骂。不管生意做的大做的小,赚的多赚的少,总是有人不满意。生意做的越好,收获的差评就越多,钱赚的越多,名声就越差,真的是让人觉得没意思。”谢遵颇有些遇到知己的感觉,表示着赞同“没错,商人天生就比其他人遭受更多的指责和非难。我们行商天下,从南到北,承受着风霜之苦,遇到山贼不但要亏蚀本钱,更可能丢掉性命,与自己的妻子父母要长期分离。我原配夫人生第一个孩子时难产,一尸两命,可当时我正在运一批粮食到大同,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们这么辛苦,多赚一些钱,就要被人骂无良奸商,你们说,是不是很惨啊?”见众人纷纷点头附和,他又挤出一丝笑容“算了,不说这些,没什么意思。今天是好日子,说这些伤心的事干什么,我自罚一杯。”等到喝了酒,他朝众人拱拱手,“去年的时候,北虏困了京师,老夫每想到这个消息,就觉得食不甘味。我的六郎虽然不在了,不过即使公主没过门,他也是朝廷的驸马,我谢某也是皇亲国戚。不能容忍胡虏在我大明如此狂妄,老夫若是年轻时,就要提着刀到边关去,与鞑子拼命!现在虽然老了,没有了力气征杀,但一样可以做一些事。今天当着几位大老爷和各位员外的面,就宣布一件事。从今天起,我谢记商行每年收益的两成,将送给杨将军。请他用这笔钱,整饬军务,防范虏贼。”一时寂静,只有阵阵丝竹声入耳,各位士绅及商人,全都有些发傻。原以为是场龙虎斗,没想到谢遵居然肯退的这么远。谢记商行每年两成的纯利润,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一些。以勋贵或是武臣的能力,真要是出来做生意,也是赔钱的居多。每年都有些不知死活的勋贵子弟以为家里有钱有人,想要赚钱是很容易的事,从家里要了笔银子,招呼几个狐朋狗友,就叫喊着要做生意。最后只能碰个头破血流,然后家里出面为他收拾烂摊子。身不动膀不摇,就拿谢家两成利益,就算是做贼,也没有这么快啊。谢遵又继续道:“咱们南京户部的曹主事前不久京察时出了事,贪墨钱粮的案发,判了个斩刑。老夫念在与他多年交情份上,替他补上了亏空,才从死罪改成发配。他有个老生女儿,年方二八,姿色无双,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是有名的女才子。因为眼光高,一直未曾婚配。为了感谢老夫救父之恩,自愿嫁给老朽做妾。可是大家我这一把年纪,若是娶了她,未免有些误了她的青春。不过她一片孝心,老朽也是不想辜负,只好勉强答应,只等过了年,才好成亲。不过今天将军少年丰流,老朽倒是有个想法,我将曹小姐认为义女,再将她许给杨将军为妾,这不正是一段天作之合,千古佳话么?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众人再次陷入寂静,只有南京人知道,那位曹小姐是有多么难娶。如果不是曹主事翻船,还不知道谁有幸娶到这个美人。前年正德天子来南京时,就知道这位曹小姐的名声,可是曹主事宁可把闺女送到乡下避难,也不让天子见到她,就知道对这个女儿多么宝贵。以谢遵的名声财势,娶曹小姐不会有人说闲话,反倒是会说是男才女貌,天命因缘。于谢遵而言,也得说是安享晚年,连这样的绝色都肯割爱,谢老爷果然是个做大事的人。杨承祖遵送来的锦盒,里面放的想来就是曹小姐的庚贴身契,不由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等他笑了一阵之后,才点点头“谢老爷,怪不得你的生意能做的这么大,米王啊!南米北运里,你一家的粮食起码要占三成以上,若是你的粮食断了,九边说不定就要断顿,京师的百官就要挨饿,谁不忌惮你三分?按说你肯给这么大面子给我,我也该退一步,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什么事都过去了。不过我想的是,先送一件礼物给你,等你物之后,也就明白了我的立场,来人啊,拿上来。”本书来源  /book/html/28/28247/index.html[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