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杨记(下)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杨记(下)

    受限于时代,即使是这个时代的大儒以及很厉害的商人,厉害的也在做生意手段上,目光远见等方面,怎么也比不过两世为人的杨承祖。像谢遵虽然学问和做生意都很强,可于杨记这些规章制度,福利待遇,还是理解不了。他相信,所有的生意人,都不会给手的掌柜伙计这样的待遇,这个姓杨的是在发疯。不过疯子,并不代表好对付,这上面写的那些东西,还是很厉害的。

    掌柜伙计终身制,每季考核一次,如果连续考核优异可以得到提拔,反之就可能受到惩罚。贪墨公款或是中饱私囊,将受到极严厉的惩罚,最严重的情况,不但自己性命难保,就连家人都要受牵连。这些惩罚措施,有锦衣卫作为保障,完全能够实现。

    如果单看这些,倒还不算什么,毕竟这个时代于掌柜帐房伙计的管理一样很严格。他们既占有身股,也要承担相关的义务,负担很大责任。像谢家这种大豪强,真要说杀掉几个吃里扒外的掌柜,也不是什么太苦难的事。

    可是这上面写的福利,就是谢遵完全不能理解的东西,凡是杨记的员工,生老病死皆有杨记负责。老迈年高之后,回家颐养天年,一样有养老钱可以拿。如果因工受伤,或是发病,一样由杨记负责赡养。生病由杨记出头请郎中调治,医药费全部由杨记报销。

    员工只要连年考核优秀,就可以得到晋升,只要到了一定级别,子弟就可以读书进学,花销归杨记承担。只要是级别够了,或是有特殊贡献的员工,子弟就可以在一定年龄后进入杨记工作。自己及家人的生日,杨记会送一份寿面,若是你的级别够高,还会送酒席。

    每月都可以休息,根据为杨记服务的年限不同,每年还可以享受时间不同的休假,这些假期,都是强制休息,而该有的工钱和奖励,一个子都不会少。

    总之,杨记的一切都和它的内部级别有关,级别越高,能享受到的福利就越多。这些福利,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像是养老这种事,大家谁不是年轻时拼命干活攒钱,到老了靠儿女养活,哪有让自己工作的商铺赡养的道理?把做不动的伙计解雇,在哪个商铺作坊都是天经地义,没人会说一个不字。

    除了这些显性福利,在杨记内部的耳目还传出来一些不记载于文字的隐性福利,比如只要你的表现够好,子弟就有机会进入锦衣卫,获得一个官身。又或者你为杨记的贡献够多,如果年纪大没老婆的话,杨记会出钱帮你娶老婆……

    这么多的福利,对于这个时代的商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刚看到这些福利时,谢遵几乎要喊一声:这杨承祖到底会不会做生意。你这么多福利撒去,你的铺子还赚什么钱?

    可是他冷静来想一想之后,却觉得这事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杨记只要垄断了一部分商品的渠道,是不愁没钱赚的。

    这些福利自己能搞到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东西密级不高,将来是要公诸于众的,事实上,因为这么多的福利在,以及相应的惩罚比较严格,杨记员工的忠诚度高的可怕。就算是自己肯出大钱,也买不到太多消息,能得到的情报,就已经是极限。杨记也有自己的护院,还有互相监督机制,检举叛徒可以得到极高的奖赏。在这些机制,就算想要对杨记的铺子搞一些破坏,也不是那么容易。

    等到这些福利一公布出来,自己手的伙计,怕是起码要倒戈一半……。虽然这些人跟自己多年,但是在这种福利面前,一半的叛逃率,已经是个很乐观的数字。这些叛逃的伙计,如果带走自己四分之一的客户,对于谢家的商业来说,就是个大问题。

    那些幕僚分析了半天,也拿了很多主意出来,不过还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就在这时,外面一个家人狼狈的跑进来禀报“老爷,大事不好,咱家水西门的米仓起火了……”

    “他们凭什么认为,我就是那个被动接招的?”在杨家后院里,杨承祖抱着已经解除了全部武装的郝青青,在对方的娇躯上肆意爱抚,一边的知了也已经罗衫半解,只等着主人的垂怜。

    术业有专攻,杀人放火这些勾当,是郝青青拿手好戏,像是放火烧个仓库,或是破坏几个谢家的铺子,不过是牛刀杀鸡,小菜一碟。作为成功回来的奖励,虽然今天不是郝青青的日子,但杨承祖还是与她肆意的亲热着,感受着女贼的豪放。

    郝青青一边热烈的回应着丈夫的热情,一边颤声道:“你……你为什么会先手?谢家是本地的地头蛇,你就不怕他们的报复?”

    “报复?我又不是笨蛋,怎么会这么想?只有蠢货才会觉得谢家这种是好人,认为自己不惹坏人,坏人就不会来欺负自己这种想法,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要么生意不做,要做,就肯定会妨害一些大户的利益,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何况我身后有官府的背景,做起生意来比他们要霸道的多,跟着些人的冲突,根本没的避。既然避不开,那就撞过去,好人才想着被动防守,我是恶人,自然是先手为强。凭什么要他先来搞我,我才能还手,而不是我先害他们?谢家派了人盘我的底,我就烧他的仓库,砸烂他的酒楼。倒要看看,他准备怎么接招。”

    “好啊!若是……若是每做一次,相公就能多和我……多和我说说话,我就烧光谢家所有的仓库,砸烂他所有的铺子。”

    杨承祖一把将她抱起来,径直走向拔步床,知了则凑上来,开始进行预热。可就在这时,外面响起几声干咳,回头看过来,红牡丹面色尴尬的站在那。

    “老爷……妹夫,那个……那个谢老爷派人送了贴子过来,说是要请老爷过府饮宴。”

    “谢遵派的人?不理他,让他等着好了。”杨承祖不屑的哼了一声,就这么赤着身绕出屏风,一把将红牡丹抱起来,任对方手脚乱打,也把她抱了过来“牡丹姐,干脆一起来吧,等完事以后再招待他也不晚。”

    房顶上,无聊的冷飞霜掀开了两片屋瓦,正好可以看到那不停晃动的幔帐,也能听到那令人脸红耳赤的声音。她看了一阵,轻啐了一口,看了看天色,抱着膝盖坐在屋顶,小声的抱怨:大白天就这么搞法,真是的……太混帐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