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宵小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宵小

    次日天明,驿站二楼的房间里,杨承祖在那张简陋的木床上伸了个懒腰,一把抱住身旁的玉娥。  .“二姐儿,我就说么,放心睡,保证不会有人来闹事的。不过这环境太差了,房间里味道也不好,委屈你们姐妹了。大姐儿呢,来,让我亲一个。”

    一左一右,始终不大习惯同时伺候的李家姐妹满面绯红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圆润的香肩暴露在空气中,冷的又是一阵寒颤,忍不住钻向男人的怀里。片刻之后,两人还是忍着寒冷,伺候男人穿戴整齐,月娥一边为杨承祖系着扣子一边道:“只要和夫君在一起,就算是破瓦寒窑也没关系,我不在乎。”

    玉娥的性子不似其姐,这种温柔的言语少了些,不过在她伺候完杨承祖穿衣,自己穿戴时,从枕头底下摸出匕首,挂在了腰间。以她的本事,这匕首多半伤不了人,想来是准备事到临头时,一死全节。

    杨承祖把匕首,不由想起当初滑县的情景,忍不住从后将玉娥抱住,在她脸上一阵亲过去。

    “玉娥,想不想二丑?”

    “想。不过二丑有公主千岁还有苗娘照应,我是放心的。”

    “那想不想再给二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想……”

    玉娥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一只做怪的大手伸进她的怀里,将她羞的满面通红,只好挣扎着说。“夫君,我们还要去给婆母问安,不要再闹了。”

    月娥也道:“你要是想找我们,待会上我们的马车,我们也可以在马车上……我也想为夫君生一个。”

    柳氏按说是该坐镇在家里,不该随儿子宦游。不过杨承祖在粮战里得罪人太多,终究是要防范有人报复到家属头上,柳氏这种人又太柔弱,太容易吃亏。年纪其实也没比杨承祖大几岁,出来跑一跑,身体倒是没问题。

    大家过去时,见九姐正抱着柳氏,不知道说着什么,半点也没有大妇的端庄,反倒像个孩子。昨晚陪她睡的郝青青则是一脸尴尬,显然这个女山贼对于磨镜子也不能接受,不过不至于太害羞就是了。

    李家姐妹对于大妇还是有些怕,见了她就想往两边躲,不过随即就被杨承祖揽住腰,身不由己的靠在丈夫身上。郭九姐倒是没注意这些细节,一脸兴奋的问着

    “相公相公,听说有少林和尚带头要讨伐你,还聚集了不少高手。要不要把他们放过来,让我们有多高的本事,跟咱家的护卫比谁比较厉害。我听我爹说,和尚里有些好手,让我么样?”

    “你啊,别捣乱了,那些人不过是江湖草莽,怎么比的上咱家的护卫,好好吃饭。”

    等到用饭时,杨承祖才愤愤的说着“这帮人也真是不要脸了,居然还有人打的旗号,是为恶虎庄无辜报仇。白明光那帮人掳掠妇人时,这帮江湖大侠怎么不讲无辜,现在反倒是要出来,为恶虎庄的老弱讨公道。拿钱砍人,就承认自己拿钱砍人,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也不嫌丢人。老弱?那村里的老弱,有几个无辜?全杀光了是天经地义!”

    柳氏听到儿子这么说,确定自己这边不理亏,也就长出口气,难得说道:“是啊,恶虎庄那些人,确实是不大像话,杀了就杀了,怎么还要替他们出头。这还叫大侠?给他们点教训,也是应该的。不过能讲道理,还是讲道理的好,我听说带头的还是个少林大师,他一个和尚不好好念经,怎么还带头杀人啊。”

    铁珊瑚恨恨道:“娘,咱们在滑县还不知道?和尚最坏了!要是敢来行刺夫君,我一枪一个,全都刺死。”

    这次出门,如仙要负责打理京师生意,苗氏心里放不下儿子铜锤,都没随行。铁珊瑚没了母女联床这个优势,又没了如仙出谋划策,总觉得有点势单力孤,脾气也就差了一些。

    杨承祖在她头上摸了一把,宠溺的申斥了一句“娘在呢,别胡说,好好吃你的饭。他们不是没来么,大概是自己知错了,这帮江湖人,就是找个由头聚会吃饭,不一定真敢来的。”

    他虽然嘴上安慰,不过心里有数,自己和江湖上的仇结的有点大。三关镇那一次,就差不多得罪了整个东南武林,再加上那些士绅们的力量,越往南走,怕是路途越艰难,这种刺杀,只怕越来越多。

    像少林这种大派,事实上不大可能为江湖仇杀来动自己,为恶虎庄报仇就更扯淡一些,真正能支使动他们的,还得是大户豪门。像是张太后就笃信佛教,张氏一族与少林关系不差。张家兄弟大概又是活的不耐烦,在背后开始搞小动作。

    四下扫视了一眼,不见冷飞霜的踪迹,直到大队开拔时,冷飞霜才出现在他面前。“昨天晚上这帮人在县城集会,那些首领想要立威,就说来试探一下,要摸咱们几个斥候。结果二十几个带头的高手过来探风,一个也没有回去。那帮江湖人的腿都有点软,又没了带头的,已经准备散伙。这个护卫有没有也没什么差别,你身边有的是高人,这么多高手说留就留下了。”

    杨承祖笑了笑“原来你昨天晚上是为我去摸情报了,是不是怕他们暗算,我吃了亏?”

    “我是担心你没活到三年就死了,我的报酬找谁拿?一晚没睡,还要帮你解决几个漏网的,现在我要回去补觉了,别捣乱,也别让你夫人捣乱。”冷飞霜没好气的说了一声,自己溜回马车那里补眠。杨承祖则笑了一声,嘴里嘀咕了一句“傲娇!”

    队伍在路上时,杨承祖拍马来到队伍前面做先锋的许泰身边,小声说了一句“多谢许状元。”

    “缇帅,何出此言。临阵撕杀,是我们武人的本分,小人当的是护卫,这些不过是应尽之责。小人倒是想的是那练兵的事,如果都是募的民壮,也是不大好,其实小人在军里,还是有些旧部……”[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