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驸马之死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驸马之死

    谢家在京师的住宅并不寒酸,不但地段好,占地也甚广,现在被一把火烧成了白地,就连周边的房舍也受了连营之苦,过火的面积差不多是半条街。临近年关,却失去了自己的栖身之地,那些并未死于火灾的苦主,跪在街口哭天抢地的喊着冤枉。

    刑部的捕快早早的就封锁的现场,一群人在断壁残垣中,搜寻着一切有用的线索。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受害人包括了名门望族长房嫡出子弟,以及一个即将与公主完婚的驸马,这就是捅破天的大案。没人有胆量把这样的案子压住,也没人敢敷衍了事。

    负责这案子的,乃是刑部的总捕头秦宗权,这人一身艺业江湖上罕有敌手,吃公门饭吃了二十几年。北直隶绿林中的爷们提起他的名字,也全都要头疼上几天。废墟之上还在冒着青烟,有些地方还有余火,不过秦宗权对这些并不在意,跃高伏低,蹿高纵矮,翻找着线索。

    他轻功极为高明,其他人追不上他,也都知道总捕头手段,就只各忙各的。直到他转了一圈回来,一旁的师弟何宗立凑上前去“师兄,可有什么发现?”

    “来的人确实好手段,做这事的,应该都是高手。谢家的护院身手也不弱,里面颇有几个成名的武师,可惜还是没发挥多大作用,就被人解决了。”

    秦宗权边说,边拿出一块破布,里面包的,乃是几个铁制的箭头。何宗立仔细端详了片刻“这似乎是手奴用的那种短矢?”

    “差不多就是这玩意。这帮人有准备,石灰、鱼网、硬奴,除了没用火器,其他的家伙基本都用上了。这些努箭上还喂了巨毒,出手就没打算留活口。要不是谢二公子昨天晚上宴会未归,恐怕也难逃毒手。”

    谢家作为江南望族,未来的皇亲,在京师里的子弟不少,可是除了昨天晚上出去喝花酒的谢曜之外,剩下的在京子弟,基本已被一网打尽。尸体过了火烧的像焦碳,不过这些老公门手段高明经验丰富,认真起来,还是能验的出来。这些人是先被人割了喉咙,后放的火。再说前后门都堵着石头,以及邻人的反映,都证明这绝对不是什么走水,而是有人蓄意杀人。

    杀害皇亲,还要灭门,这种案子想想就让人寒毛倒立。饶是秦宗权在刑部这地方混了二十多年,但是这样的案子也没碰过,一想到面临的破案压力,就觉得头大如斗。他师弟何宗立则更直接一些

    “这样的案子,不是该锦衣卫侦办么?死了的谢六少爷,可是要招驸马的人,他们谢家也得算皇亲国戚了,怎么落到咱们刑部来破案?到时候三日一比,五日一限,若是交不出人,老爷的板子可不是吃素的。”

    秦宗权无奈的叹口气“现在的锦衣卫……算了。咱要是跟老爷这么说,板子肯定落下来的更厉害,还是先去查一查有什么线索,这么大的案子,总会有蛛丝马迹留下,只要顺藤摸瓜,不怕找不到凶手。”

    何宗立见师兄又是这副面对大案时,自然产生的兴奋模样,暗自摇了摇头:能做这样案子的人,也是咱们招惹得起的?搞不好查来查去,查掉自己的小命,自己这个师兄的念头,还是不够通达。

    当这个案子经刑部反馈到嘉靖天子面前时,不出意外的,天子大发雷霆,下令限期破案,内阁方面的压力,也像山一样砸在了刑部头上。堂堂驸马遇害,这样的案子如果破不了,那朝廷的体面何存,威严何在?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可以杀害驸马之后逍遥法外,那么就意味着这个社会没有了基本的秩序存在,那还有什么资格,称为一个社会?杨廷和这边直接招来了刑部尚书林俊“见素兄,事关重大,我也不能跟你客气。朝廷现在的情形,你我心中有数,这个时候,京师要的是太平,不能乱,更不能让这种大盗逍遥法外。我不管万岁给你多少日子,我这里给你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在除夕之前若是不能访拿元凶到案,我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林俊也知,锦衣卫的精减工作已经提上了日程,由于临近年关,边关上需要岁赏,勋贵们也要给赏,这对于太仓方面都形成了巨大压力。为了压缩开支,对锦衣卫的裁员,必须在新年前完成。

    在杨廷和的设计中,锦衣卫保留十三省编制,其中南北两京独立的锦衣衙门则与本省的千户所合并,即京师锦衣衙门直辖整个北直隶锦衣千户所,十三个千户所,每所一千一百二十人。再加上大汉将军以及护卫天子的卫队,这个庞大的锦衣体系,最终能够保留下来的人数不会超过两万。

    这种力度的裁撤,可以想象,必然会遭到锦衣系统的强硬抵置,搞不好会闹出些大的是非。再者,以往京师治安是由锦衣卫、五城兵马司、刑部几家一同负责。现在锦衣卫这种规模的裁员,京师的治安肯定是指望不上,朝廷的文官体系,也不希望锦衣卫干涉刑狱,使其变成一个单纯的天子仪仗和护卫部队,不要有其他权力。

    在这种非常时刻,就更要求三法司对于首辅的支持,把京师的治安维持住,保证在锦衣卫退出之后,京师的社会治安比以前只好不差。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裁撤锦衣的正当性,首辅才好说话。

    像是准驸马遇害这种大案,如果不能给出一个交代,那就是首辅这里,自己就过不了关。林俊并不认为杨廷和的命令有什么问题,或是自己这位同年刻意刁难,相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主动将时限减少到半个月,就回衙门亲自督办此案。

    即使有着刑部尚书的表态,杨廷和依旧不能放心“这种案子,并不是见素兄你压一压,或是把下面的人腿打断,就一定能破案的。关键是要找到凶手,可是谁会做这种案子,谁又会跟谢家过不去?”

    虽然自己不是刑名圣手,不过做了多年的官,总归还是有一些经验在。他的目光反复看了几次案卷,最终落在了一个名字上面:案发时,唯一一个没在现场的谢家人,谢曜。[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