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外放 下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外放 下

    永寿公主府内,永淳趴在木头摇车前,手里晃荡着一个拨浪鼓,逗着车内的又童。“叫小姨,叫小姨就把这个还给你。”

    车内的杨天赐大张着手,去抓挠着本来属于自己的玩具,发现无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从这个巨人手里夺回自己的财产后。张开了小嘴,发出几声啊啊的叫声,接着就要放声大哭。

    好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巨人出现,劈手夺下拨浪鼓,塞到了天赐手里,又在他的圆脸上亲了几口。闻到熟悉的气味,天赐意识到自己和自己的财产是安全的,又咯咯的大笑起来,手脚在那里胡乱的动弹。

    永寿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妹妹“不许没事欺负我儿子,他还不会说话呢。要是会说话,也要先会叫干娘,而不是小姨。”

    “天赐太可爱了,我还要和他多玩一会,将来他长大了之后,就知道和我这个小姨亲了。”永淳没心没肺的过去,又开始和天赐争夺玩具,永寿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

    “秀嫣,你的事是怎么想的?谢昭……这个事确实是有些古怪,我和母后,都被他们给骗了。不过你放心,姐姐不会让你吃亏,总是要想个办法,不会让你真的嫁给一个癞痢。你也不要难过,将来,姐姐会为你找一个好相公。”

    永淳逗弄着天赐,脸上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我啊,从没为什么驸马的事担心过,我知道有姐姐,有姐夫……,总之,你们是不会让我受苦的。谢昭不管有什么毛病,你们都不会让他伤害我的。”

    永寿无奈的摇摇头,打量着妹子,忽然问道:“秀嫣,你身上这件男人的衣服怎么还不脱下来,你穿男人衣服上瘾了啊。”

    永淳调皮的一笑“是啊,姐姐觉得不觉得,我穿这男人的衣服,很英俊呢?是不是你就不喜欢姐夫,而喜欢我了?”边说边靠到姐姐身边,故意去抱朱秀嫦的肩头,结果被姐姐一指戳中额头,可怜兮兮的退回去。

    虽然姐妹笑闹的很是舒畅,不过永淳见姐姐问起衣服,心里却是一阵的慌张。“这件衣服上,有我喜欢的味道,怎么舍得脱下去呢?那天晚上,自己就是穿着这身衣服趴在他的背上,离的那么近……那么近。”

    正想着,脚步声响,杨承祖已经从外面走进来。永淳一见他,就觉得脸红红的,心里阵阵乱跳,大脑里一片空白,连说什么都不知道。以往她和杨承祖见面时,还没这么尴尬,可是一想到那一晚上的告白,现在这里还有就姐姐,她就有一种偷东西被事主当面抓现行的感觉,只觉得无地自处。

    朱秀嫦倒是没发觉妹妹的异常,或者说,她现在也顾不上妹子,眼里只剩了这个情郎。与杨承祖手拉着手坐到一边,询问着江南之行的准备情况,又担心着他这一去的安危。

    与京师不同,朝廷在江南的控制力不高,地方上的宗族豪强往往比官府更有用。杨承祖手里那个帐本和书信,与江南豪族而言,就是个无形绞索,谁也不会舒服。杨记商号在江南如果开办起来,也是与这些豪强抢饭吃,人为财死,那些人发起疯来,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

    杨承祖倒是很淡定“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去,郭家在东南也有亲戚的。这帮勋贵彼此联姻,三环套月的亲戚有的是,到了那边我可以找到关系。再说,即便没有关系,我也有着自己的差遣。”

    他这次前往江南,从公开角度上,是嘉靖给他派了个祭奠海神,视察东南海防的差事。由于之前满剌加王子来大明哭秦廷,现在朝廷对佛郎机人奉行了强硬政策,各地官府不允许佛郎机人登陆贸易,发现佛郎机船只就予以击沉。

    这种敌对态度下,派个人去东南看一看,看大明手上有多少武力,也是说的过去。不过这种差遣扯淡的很,往年都是派一些不怎么值钱的小官去做,派杨承祖做这个,于官场而言,还是一种变相的放逐。

    结合之前对他的弹劾,让不少言官觉得,这就是杨承祖圣眷日薄的表现,抓紧机会穷追猛打,以宜将胜勇追穷寇的姿态,对他进行了追斩。

    权臣落马,往往也是如此,开始时,皇帝或许只是想做个样子,给大家一个交代。结果发现,越是处理问题越多,最后觉得原来自己信任的这个人,有这么多的劣迹,确实不堪大用,最后直到查个清楚,也就完蛋到底。

    朱秀嫦虽然知道这只是个局,但是当这个局开始实施时,她的心里还是不大好过。杨承祖安慰着“没事,太后那边也招我过去问过话了,有太后和你为我做主,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家里这边,你就要多费点心,还有啊,大概有一段日子看不到你,你说这可怎么办?”

    朱秀嫦俏脸微红,指了指身边,脸早就红成了苹果的秀嫣“你注意一点,这还有别人呢。再这么不知所谓的胡闹下去,当心大耳刮子伺候。”

    杨承祖忙向秀嫣赔着不是,又说道:“谢昭那个事,二妹不用担心,他很快就会成为你的麻烦了。我今天领旨,明天陛辞出京,三天之内,谢家那边,就会有消息传过来。只是……不管怎么说,你和他都换了庚贴,可能还是会有些问题。”

    “不就是寡妇么,我不怕的。”朱秀嫣忽然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杨承祖“我不怕当寡妇,或者就算真让我嫁给那个癞痢头,我也不在乎。不过姐夫,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再去冒险了。你要做的事,如果被人抓住,是会砍头的,秀嫣不希望姐夫冒险,不想让姐姐还有天赐担心……”

    杨承祖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公主不用担心,我做这事有经验,手上也有人手,不会失手的。敢骗你的人,肯定要付出代价!”

    三日后,杨承祖起程赴东南公干,据说有大批家眷同行,还带了许多用度家具,看上去似乎是要搬家。连春节都不能在家过,这就更证明了多半是狼狈而逃,有人惦记着,要进一步扩大战果,对杨记商号动手,又或者是继续清算杨承祖的问题。

    可是一条消息的出现,让大家对这些都没了兴趣,而把关注点都转移到了这件事上:城内谢家大宅起火,大才子谢道以及即将成为驸马的谢昭,皆丧身于火海之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