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谋算东南 上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谋算东南 上

    “不像话,简直太不像话了,前者北虏刚刚围了城,如今山东又反了个矿工王堂。一群矿工造反,居然杀了指挥使,攻破了几座县城,这山东地方是干什么吃的?杨廷和他们议论来议论去,就是什么朝廷的矿监催逼太甚,还是该让民间经营矿产,朝廷抽分即可。这就是他们想的办法,那么大一座矿,居然朝廷就这么交出去?”

    嘉靖的火足发了一盏茶的光景,又摔碎了两个盘子,才算是稍微缓和了一些。杨承祖听他的话,发现这些愤怒似乎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只好尝试着劝解。

    “王堂那些矿工作乱,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一群泥腿子,能成什么事?他们不是刘六刘七,形不成那么大的声势,只要朝廷派几个能员,就能把他们按下去。现在之所以闹的有声有色,一来是山东能打的部队都调到京里上班选锋,留守的部队只是个架子,打不了仗。二来就是那些大户士绅在里面捣鬼,故意让官军打几个败仗,这样他们才能把矿变为私有,成全了自己的念头。万岁不必发怒,等到这事谈一个结果出来,我想王堂他们就该灭了。”

    “还是大哥话朕爱听,⊥★⊥★⊥★⊥★,m.⊥.c≡om几句话一,朕的气就消了。这帮混帐东西,连这么事都做不好,还要他们能做什么用?”

    嘉靖恨恨的又在桌子上打了一拳,还是颇有些不快,不过这也难怪。大明朝实在太大,如果以行省划分,两京十三省每地选一条坏消息集中罗列,就足以让人产生一种大明朝眼看药丸的错觉。

    可事实上,皇帝一天所看的本章远不止十五份,所接受的坏消息也就更多。风调雨顺之类的好消息,在奏折上所占比例并不多,各省上奏折的主要目的,还是陈述问题,找朝廷要政策要帮助,也就是,皇帝其实就是个大号的负能量接收器。

    每天接收无数负能量,又没有足够的正能量来中和,想要有所作为,又发现自己有力使不出,善政执行下去就走样。这也就难免产生许多暴君,纯粹是情绪积压得不到释放的结果。

    佞幸之臣能够得到重用,往往也是他们能够疏导君王的负能量,让他能在这些大臣那找到轻松与缓解。所谓的忠良之臣,往往是把更多的负能量倾泻过来,这也就难怪最后自己要倒霉。

    再者嘉靖新君登基,少年心性,想要的还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换句话,是希望这段时间报喜不报忧。可是事实与他的想法相反,本来朝廷掌握的矿,那些大臣还想要他交出去,这也就难怪他发火。

    “万岁,这也不能一味怪几位阁臣,他们是翰林清贵出身,其实也没管过地方。当然,他们都是有能之人对于地方的实政上并不见得不懂,不过毕竟是朝廷宰辅重臣,做出的决定会影响国家的命运,所以自然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听取事发地方官的意见,就是最稳健的一个选择,那些地方官都和士绅豪强联成了一气,几位大学士受了他们的愚弄,也在所难免。再,在他们看来,既然朝廷开矿要搞的人造反,还不如交给豪强来做,朝廷做地收钱,还能节约大笔人力,还是划的来的。”

    “不过帐不能这么算!如果朕的矿都成了私有,这个天下到底是朕的,还是那些士绅大贾的?这个道理还是大哥给朕讲,朕才明白。这个矿……算了,先让他们包给士绅,过几年杨记做的大了,大哥再包过来,然后这个矿,就还是朝廷的。朕就不信,这几年工夫,他们就能把矿采空。”

    嘉靖这时,才提起了昨天晚上的事,不过他显然对这事没什么怒意,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这帮人也是真够奇怪的,像吃错了药一样,咬着大哥不放。那个高全忠不过是个六品武官,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哥那把刀是朕封的,本来就可以先斩后奏么。至于高全忠是否犯法,这更可笑了,如果犯法那还要大哥干什么,直接朝廷处置就是了。这把刀的意义,就在于杀掉那些未必犯法的人,他们怎么连这个都不明白。”

    嘉靖现在的年龄,其实还是处在中二期,即使他为人比较聪明,性情上比较阴沉,那也只是个阴沉加聪明的中二。于他而言,这些大臣给他规划好了人生方向,这就是最大的罪过,杨承祖这个大哥是他的冠盖,也是他的脸面,不管对错,自己都得维护好自己的脸面。如果杨承祖被收拾了,不就等于是自己的脸被人打了?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脸被打了好几次了,难道他们还上瘾了?

    等听到杨承祖介绍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嘉靖头“杀的好,杀的好!今天倒是有人上本,让高全忠的儿子荫他爹的官,现在看来,这事先放一放吧。大哥,这次的事,到底是谁在后面搞的鬼,可曾查出来了?”

    “微臣昨天晚上已经布置了下去,今天来见万岁前,倒是有了些收获。昨天晚上在杨记酒楼上吃饭的那几个客人,请客的是谢家的二老爷,谢道。”

    嘉靖也知道,谢家是未来驸马谢昭所在的家族,这一代家主谢遵在江南经营家业,在京师这边负责的,则是二爷谢道。这人在京师文人里很有些名气,结交也甚广阔,风评很是不差。

    这事里居然涉及到了二姐?嘉靖的脸色有些犹豫“大哥,谢家没事为什么跟你为难?难道是你们两家有什么误会,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以和为贵比较好。就当给阿姐一个面子,让一让他。”

    “天家,如果谢家跟臣有什么冲突,臣又怎么敢和皇亲争?不过这次的事,有些奇怪,他们之所以设计臣,大概是跟臣听到的一个消息有关吧。”

    杨承祖本来还在犹豫着,该用什么方式把谢昭是癞痢头的消息泄露出来,眼下倒是歪打正着,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事进行禀报。当然,在陈述事实同时,他还进行了一部分艺术加工,于是一个秃头恶棍的形象,就这么的活灵活现的出现在嘉靖面前,随即天子就掀了桌子。[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