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巡城御史(上)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巡城御史(上)

    马昂的罪原本是要定个大辟,总算是杨承祖上奔走,武定侯府也出了点力气,改成了发配西北,到他原本的防地去做苦役。许泰作为江彬党人,定的罪过是发配云南永昌卫,不过在武定侯斡旋,这个人暂时还留在京营里,并没动身。

    不过他身上惹出来的麻烦不小,大明的武科没有殿试,所以没有状元,只有武进士头名。只有许泰是得过正德亲口加封的武状元,算是武科里的另类。他又和江彬走的很近,是江彬手一员冲锋陷阵的猛将,属于杨廷和等人一心要干掉的目标。

    为了处置许泰,杨廷和专门修了本“许泰等人之罪,始而法司会问即如此,继而多官复审亦如此,已而臣等拟旨又如此,群臣论奏又如此,是天之人皆曰可杀,不止于国人曰可杀而已。而陛独宥之,此臣等所未喻也。且陛何惜此数儿而不蜫之于法,以泄天地祖宗之愤,以快中外臣民之心,以垂乱臣贼子之戒乎”,又甚至以辞官相威胁,大有留他留己,由天子一言而决的态度。

    对于这个人的任用,郭勋颇有些犹豫,在他看来,这种一勇的匹夫并不足论,如果用他,就等于是打了杨廷和的脸,似乎不大犯的上。杨承祖道:“老泰山,您老人家带兵多年,经验阅历远胜小婿,使功不如使过的道理,您老一定是明白的。许泰现在,就是一口被雪藏的利刃,如果能够用好了,这就是一口宝刀。”

    “但是用这口刀,会得罪杨新都,那可是首辅。”郭勋语重心长的劝解着,“咱们武人不管怎么得宠,终归是不能和文臣相提并论,更何况堂堂首辅?北虏围城,天子丢了面子,重视武备,提升武人的地位,这很正常。不过大明的武人多了,许泰不过一勇之夫而已,以为用好他,就能振兴武事,那也是想的多了。搞军队么,最后不过是一阵风,然后就过去了。所以学聪明点,练练兵,把差事做好没关系,不过得罪人就算了。趁着这个时间,多为自己攒点身家,才是真的。今晚上老夫设家宴,几位国公和侯爵都会过来,大家吃吃饭,一起聊一聊,今后有什么困难,大家都可以帮你。”

    杨承祖成为了郭家的女婿,与这些勋贵也就成了一家人,自然而然,就可以进入这个圈子里面。婚姻大事,除了关系到一生幸福外,最重要的就是这种家族力量。如果他娶的是雪娘,现在往来的,就是朝中各部文臣,京师中的文坛巨匠,翰林才子。娶了九姐,就与这些勋贵们成了一家。

    古人重视正妻,其位置与家中其他妾室不能相比,也是有妻族力量的考量。这个正室绝不是男人爱谁多一点,或是谁生的倾国倾城,就可以娶来做老婆。

    以杨承祖的身份和前程,家里没有深厚的根基,没有足够多的田地家业,也没有庞大的助力,那就只能做妾。反之,有了以上这些,即使相貌平庸,或是性格上差些,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从这个角度看,能娶到郭九姐这种年轻貌美又没心计的女子,就得说是运气好。

    内宅里,郭九姐那几个出嫁的姐姐也全都回了家里,姐妹们凑到一起,拿这个家中的幺女打趣。杨承祖的话本流传甚广,这几个姐姐也是知道这个小妹夫的,对这个妹妹颇为羡慕。还有人说起闺房密事,将九姐羞的满面通红,将头埋在桌上,两只胳膊挡住脸,扭着身子求援“娘,你看看姐姐们,太欺负人了。”

    几位姐夫有的是勋贵家的子弟,有两位则是文官子弟,现在五寺里做寺卿官。他们在杨记商号里都有着干股,还能推荐自己的亲族子弟到杨记里去做管事,不管承认不承认,与杨承祖都得算是利益共同体,即使初次见面,也亲厚无比。

    那种家族内部某人看不起另一人这种事,其实发生的概率并不高,利益在先,谁也不会蠢到因为对方的家族门第不够高,就真的连台面上的事都做不好。等到了几位国公及其他勋贵一到,杨承祖被让到了首席,其地位就更高。

    初时大家还能说些正事,谈些生意或是军务,还有人附庸风雅着做上几句歪诗,再有家里的清客幕僚吹捧几句。等到酒到了酣处,这些勋贵们就渐渐放浪形骸起来,九姐被几个姐姐及嫂子扯着,在内宅打叶子牌,顺带承受着各种荤话铺天盖地全方位打击。

    定国公徐光祚则带头开赌,自己坐庄,掷起了骰子,还有人要来牌九,大家推牌注,杀的天昏地暗马仰人翻。

    这就是勋贵们被文官诟病的地方,就是喝多了以后,就没了正形。一个个超品大员,国之干城,在那里喝雉呼卢,将将筹码堆的像小山头一样,简直是丢光了祖宗的面子。

    武定侯手风大顺,大杀四方大赢特赢,兴头高的不得了,连拍着杨承祖的肩膀“贤婿,你果然是老夫的福星,有你在,老夫这骰子掷的都顺手。好好,看咱们今天大赢一把,连赢他几天几夜。”

    一边抚宁侯家的一位公子与杨承祖一起查抄过京营,算是老相识,点头称赞“郭叔,您这个女婿找的确实是好。我杨大哥相貌堂堂,仪表非凡,还有本事赚银子,绝对是个乘龙快婿。这个找女婿啊,真的要看运气的,你看,永淳公主尚的那个驸马,那是个什么东西?一个癞痢头,结果能讨到公主,这跟我杨大哥怎么比啊?”

    这干勋贵论起来,祖上要么跟着洪武天子打过天,要么就跟着永乐起兵靖难,跟天子都曾经同历苦难,共经戎马。后代子孙虽然与天子关系淡了,不过论起阶级,还得算是天子的朋友,也就乐意说些皇帝家的秘事,体现自己的不凡。

    这时喝多了酒,他们说话就更没有顾忌,另一位勋贵子弟问着:“怎么?那个谢昭是个癞子?太后不是面相过了么,怎么会没发现他是光头的?”

    “面相有什么用?太监早被买通了,面相的时候,这小子是戴着帽子的。我跟你们说,要不是我与他兄长谢曜是赌友,也不会知道这个事,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听说老谢家对这个皇亲志在必得,谁坏了他们的好事,留神他们拼命。谢家你们知道吧,米王啊,很厉害的,别惹这帮人。不过公主听说柔柔弱弱的,倒时候大婚的时候,洞房里看到个和尚也似的驸马,会不会哭啊……”

    一众勋贵子弟笑的前仰后合,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杨承祖的脸色则变的有些难看。就在这时,一名杨家的仆人神色慌张的从外面进来,在杨承祖耳边嘀咕几句。

    时间过的不久,杨承祖就随着着仆人出了郭家大门,伸手解了自己的马缰绳,天色已晚,空中飘落了片片雪花,嘉靖元年的第一场雪,落向了人间。在这场风雪中,十几骑快马向着五城巡城御史衙门,疾驰而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