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大婚前夕(上)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大婚前夕(上)

    刘逵张宝两位巡抚以及总兵等文武大臣的处理意见,虽然是由三法司会勘,但实际上定个什么罪名,还是要看天子和首辅那边的意思。公门似海,真到了定案出告示的时候,就算请出神仙,也救不到人。

    这段时间里,几位被捉者的家属,也开始了积极奔走,四处打点。希望在最终定案之前,把罪名定的轻一点,至少是留住一条命。这其中三法司杨廷和等几个阁臣的门路要走,但是其他的路也要通。

    杨承祖这个天子宠臣的名声已经传开,这几个被拿的大臣家里,肯定是要把关系走到他门上。这事办的隐秘,没想到,还是逃不开永寿公主的耳目。

    朱秀嫦轻轻的在杨承祖身上拧了一把“你本事啊,收了他们多少钱,说说吧?还有,听说王总兵的千金也是个佳人,还是个孝女,情愿舍身救父。你是不是喝了人家的女儿红,所以就得给那几家出力啊。”

    杨承祖表现的一本正经“胡说,你怎么可以污人清白的,这种事,没有的。反正没被人捉到现场,就是没有的……”

    两人嬉闹几句,朱秀嫦这才正色说着“要说起来,他们也是有点冤,他们虽然是边帅,可实际上并不能掌握住部队。想要抗敌,可是人马根本不听指挥,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后来京师围解,也是因为两位总兵点起人马回来勤王,据说两人亲与虏骑战,受伤都不轻。如果你想要说情,我可以去和小弟说一说,你自己不要露头就好……”

    “算了,这种事咱们说说就可以,求情呢,就没必要了。”杨承祖打断了朱秀嫦“勤王是他们的本分,不是说带兵勤王就没事了。不管怎么说,把差事当到这个份上,蒙古人都打到了京畿,这是没的洗的,每年给他们那么多军饷,那么多粮食,把事情做成这样,活该被砍。掌握不住部队,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不是个免罪的理由。杀了他们,至少让其他的边帅长点记性,知道做事,就得有个做事的态度,像这么胡混去,早晚有一天,会把脑袋混掉。至于那些钱,那位孝女……怎么说呢,只能说我很遗憾,但是无能为力。”

    他叹口气“这件事里,真正让我注意的,是那些豪强大族。他们一发力,就让九边边军救援不及,让朝廷被闹的灰头土脸,这帮人,才是真正的大患。我搞商号也好,还是练新军,最终都是为了有本钱跟他们抗衡。他们恨我,是情理之中,不过随他们便吧,若是他们拿我当好人,万岁又能信谁?”

    “小弟那边,也不是要你做个圣人,咱们大明朝的圣人,已经足够多了。至于我,哪怕你是个大恶人,我也对你死心塌地,谁让你是我的夫君,就算有再多的不对,我也只好替你兜起来了。”朱秀嫦温情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不不过你自己要小心一点,那帮豪强,并不好对付。虽然于公事上我是希望你的谋划做的成,不过于私心上,还是希望你保证自己为上。我和天赐都离不开你,所以你一定要保全自己,哪怕商行做不成,新军练不起来,也没什么要紧。”

    两人对视一眼,心知此路崎岖难行,但是以两人的地位身份,却只能前进,没有退路。家中女眷惟杨承祖命令行事,本身谈不到立场二字,只有这两人,才可以真正称的上并肩作战的战友又是心意相通的知己。

    一阵秋风吹过林间,树叶沙沙做响,杨承祖解了外衣披在朱秀嫦身上“秀嫦,起风了,仔细受凉,我们往回走。”

    “不。你看看,这景色,多美。”朱秀嫦用手指处,只见风吹叶舞,满天红叶飘扬飞落,她将头靠在爱郎身上,看的如醉如痴。

    京师,武定侯府内,徐老太君拎着女儿,传授着掌家之道。一想到爱女即将离开娘家,老太君心里就觉得不舍,何况夫家的门第出身,都不能与武定侯府相比,家中听说还早就纳了许多侧室,让她颇觉得委屈了女儿。

    “时间太仓促了,南京的好多亲戚都来不及请,你说说,这回啊,咱们家真是要丢脸了。”老太太不停的念叨着,“还有那个杨承祖,听说家里有许多小妾,简直岂有此理,将来你嫁过去啊,把那些女人都要处置了。还有,那些子嗣么,儿子要认你做娘,至于女儿,就随她去吧。我说小九,娘说的你到底听没听到。”

    在老夫人印象中,女儿对于出嫁向来很抵触,通常只要一提定亲,就会大吵大闹。连那些名门大家都看不上,何况是小小的锦衣指挥,不过是时势所逼失了清白,不得不嫁,心里定是不愿的。

    可是这回的九姐不但没有哭闹,却拿着个苹果在嘴里乱啃,听娘说起那些小妾时,没露出什么委屈神色,反倒是露出一丝古怪笑容,不知道想的是什么。

    等老太太喊了几次,她才如梦方醒般回过神来,将另一个苹果递到母亲手里“娘,您说了半天口干了吧,吃苹果吃苹果。我跟你说,承祖的那几个孩子啊,可讨人喜欢了。就那个叫铜锤的,那个男娃,最皮了,最爱用口水涂我一脸。还往我怀里钻,要找奶吃,小涩鬼,真像他爹。还有啊,承祖的那个南镇抚司可好玩了,有个洋人带着工匠制快枪,我一去那就放上半天,比神机营的枪好。那边还有养大象的地方,我还去骑过一次大象,比骑马有意思,那个大象你知道么……”

    老太君看着女儿这副模样,不由生出竖子不足与谋的悲凉念头,郭勋这时从外面进来,却是一脸的笑容看着女儿。“疯丫头,都快成亲了,还是放铳骑大象,除了承祖,看哪个男人要你。赶紧回房去,好歹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婚礼当天免得出丑。”

    打发走了女儿,郭勋才对夫人说着“你可知,今天万岁赏了什么?内官监御制一堂上好的家具!乃是给天家大婚预备的,因为做的多了,万岁就将这一套赏给了咱的闺女。”

    这些家具不管用料多好,于武定侯府而言,其实也不怎么在意。可是听到内官监以及御制,老夫人的眼也一亮“老爷,你是说,咱的女儿,嫁对了?”

    “对错难说,不过这姓杨的倒是会做人,对咱们勋贵也客气着。你看江彬,当初可是让成国公给他跪,这杨承祖到哪个府上,都是以后生晚辈的姿态抢着磕头。要不是咱闺女先得了手,只怕别的府上,也要抢人了。依我看啊,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你也就有那么多的怨气,把他当成咱的女婿看,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得他的济也说不一定。”

    新任户部尚书孙交的府中,老家人面露难色的看着孙交“老太爷,这消息……小人怕是压不住啊。”

    孙交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很,在房内反复的踱了几圈,最终挥手道:“压不压的住,咱们也没办法。你把这书信,给家里寄过去,总得让她知道,不能再傻等去。还有,回头把这封书信送到杨府,别的什么也别说。”

    那封信上虽然没有封皮,也看不到里面内容,不过跟随主人多年的老苍头也能猜的出其中写了些什么,总结起来无非是割袍断义,划地绝交八字而已。[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