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杨慎登门(上)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杨慎登门(上)

    对于这位大才子,杨承祖算的起是久仰,自己抄过人家的滚滚长江东逝水……当然,在现在这个位面,这算不上抄袭,得算自己首创。不过不管怎么说,杨承祖不管写多少话本,还是写过滚滚长江东逝水又或者是满座衣冠尽紫袍,论才名或是自身真正的学问,都和杨慎不在一个级别上。

    他初进京时,其实也有人想过,是不是搞个聚会,让两位才子见一见。倒不是说非要通过某种比试分个高,那忒也无趣,主要是借着才子这个身份,让两人互相结交。作为安陆系官员与川系官员的结交桥梁,未尝不是个好路子。

    只可惜,嘉靖还没登基,就闹了礼仪状风波,接着又是大礼议开端,杨廷和这边与杨承祖的关系闹的十分僵硬,这样的聚会也就没搞起来。

    杨慎本人倒不是个刻板的主,在另一个时空里,他流放之后依旧是簪花拥纪神仙骨,就可知,亦是个丰流人物。不过终究是名门子弟,大家公子,该有的气度和矜持是有的,属于自身阶级的偏见也是有的。杨承祖这个武臣,说实话,还真不怎么放在他眼里。

    同样,像牛继学那等商人,不管拥有多大的财力,在杨慎这等人看来,也不过是满身铜臭味的商贾,不值得正视。能够让他出面,也不知是走了谁的门路。

    杨承祖一边想,一边由红牡丹领着来到客厅,只见一个三十几岁,长身玉面,风度翩翩的书生,正坐在那里。想来,这便是当大明第一才子,杨慎杨升庵。

    这座宅子原本是武定侯所有,送给杨承祖时,房间里的陈设古董,也一并送了。像这客厅里,倒也有几件古董,墙上挂的,也有几副名人墨宝。不过这些东西终归是一个武臣别院的格局,在杨慎这等大才子眼里,只能说不值一提。但他的表现仿佛对这些古画极有兴趣,不时的点头,表示了赞许。

    等两人见礼之后,杨慎朝着红牡丹一笑“我去年时看怒海孤舟朱丽叶节烈记等话本时就说,杨世兄绝对是个妙人。等今日一见,果然不差,咱们京师里,我知道有的人家用女帮闲或是女管事,但是所占比例极少,像杨世兄这样,家中大小管事,皆用女子,就仅此一家再无第二。这一路行来,果然是赏心悦目,可见杨兄确实是懂得享受的,他日咱们还要多往来往来,像世兄这样的妙人,我一定要多亲多近。”

    杨慎如今并不是白身,他原本就是翰林学士,后来触怒了正德去职。嘉靖登基后,恢复了他翰林学士的身份,又选了他做自己的伴读,这也得算是天子的近臣。再参考杨慎自身的才学,以及杨廷和在朝廷上的影响力,未来杨慎子承父业,父子双阁老的情形,也不是不能出现。

    如果一般人能得到杨慎这种赞许,多半是连北都找不到,接来就是宾主尽欢,一团和气的结局。不过杨承祖却表现的很是淡然,不管怎么说,自己是天子的一口快刀,跟杨家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这个结交,说到底也扯淡的很,不过是私人往来,于朝廷大局无用。那么这种私人关系,有或者没有,也就不怎么吃劲。

    两人随口闲扯了几句,红牡丹毕竟是行院出身,而且作为一个曾经的红倌人,不是只会陪客人睡觉就行的。于社交上,她也是一流好手,很懂得调节气氛掌握节奏,知道该如何保证不冷场。

    她当着郭九姐的面时有些别扭,当只剩杨承祖时,纵然明知道自己追逐的是镜花水月,但仍然以飞蛾投火的决心冲了进去,拿出周身的解数,让这场会谈显的很是融洽。

    几人随口说了些闲话,杨慎这才问道:“承祖贤弟,你我既是同姓,又彼此投契,有些话,我也不妨说的明白一些。小兄这次前来,并不是为谁求情,而是为京师的百姓,求个活命。”

    他原本神态很是随和,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小弟与世兄虽然没会过,不过却已是久仰大名,像是河南水患时,世兄舍身一跃,足为我辈官员之表率。不过京师之事,不比河南,我们做好事,也要考虑个方式。如今城内难民日多,你想着让京师不要乱起来,让百姓不至于买不起粮。这些都是善举,家父与我,都能明白,也没人认为你做的不对。那些粮商,囤积居奇,确实是该教训,不过你的手段……怎么说呢,太过强硬,未免失之于偏激。再怎么样,也不能把别人家的女儿抓来,这不成了强抢民女?好在家父已经把事情压,否则的话,现在怕是已经要闹到宫里了。眼,那些粮商要联手罢事,一旦京师无粮可买,你便好心做了坏事。”

    他语重心长的劝解着,确实是想要将事情做的圆满的态度“其实家父也一直想着平抑粮价,为这些百姓求个活命。只说一句最实际的,这些人吃不上饭,是要造反的,眼北虏在外,京师不能乱,所以老百姓的肚子牵着家父的心,这一点还请世兄放心。户部那边,家父已经在催,而且动手抓了人,肯定会放一部分太仓米出去。不过价格不能放的太低,否则一放出去,就被那些粮商吃进,就像沙子吸水一样,什么都做不了。我跟你说,那些所谓的难民里,其实很多人身上是有钱的,让他们拿钱出来买粮,也不为过错。再不行,可以去帮工么,不管是修城墙还是帮着抬东西,都能换口饭吃。实在干不动又没钱的,朝廷也有粥场,几条路一起走,局面不会乱。”

    红牡丹嫣然一笑,适时插口“杨公子,听你这么一说,倒是安排的井井有条。不过那些粮商,难道就这么逍遥去?”

    她的模样生的虽然不及如仙,但也得算佳丽,不过年纪过了二十五,就只能去做老保。杨慎自己也是个流连花丛的,不过他喜欢的都是十三四岁的妙龄女子,像这样的老纪,他只有敬谢不敏。

    但是他也得承认,论青春靓丽,这个女子是不行了,身上又穿着家人的服装,打扮上就显的不漂亮。但是举手投足间的成熟气质,倒也有一番风味。

    他身为相府公子,涵养功夫是有的,并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就看不起,相反表现的倒是拿红牡丹当做和自己平等论交的人看。点了点头

    “这位姑娘说的是,这些粮商,也不能真让他们肆无忌惮去,该给的警告肯定要给,一些该说的话也要说,甚至还要罚他们。粮商那边愿意拿出一千石粮食出来赈灾,再拿一千石粮食捐给朝廷,至于米价上,也会让一让,至少今天不会再涨。不过这种事,大家各退一步,该放的人要放,而且杨世兄的条件,说实话,未免太苛刻了。”

    以杨慎的身份和名头,出来谈这点事,其实得算是牛刀杀鸡。再加上,开出的条件已经算是优厚,足以让杨承祖交差,剩的就是大家各退一步,皆大欢喜。至于京师之内,有多少人会饿死,有多少人会卖田,连内阁首辅的公子都出面了,一个小小锦衣指挥使,便不敢再操心去,否则就是不知轻重。可是接来的发展,却是让杨慎大为吃惊,局面彻底超出了他的预料。[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