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以力降人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以力降人

    一名锦衣官校搬来张大椅,杨承祖大马金刀的坐了下去,身后一众锦衣群星拱月般把人护住,那干勋贵子弟则嬉笑着大叫着,去追那些四散奔逃的丫鬟和歌姬“姑娘别跑……这牛继学眼蛋了,跟着他没什么好处,跟了我,保你有吃有喝……这美人身上好香……”

    整个后宅瞬间充斥着哭声,叫声和笑闹声,场面混乱已极,樊重挺身而出,指着杨承祖怒斥“你……你虽然是锦衣指挥使,也无权擅闯民宅,这是曹老爷的私宅,你们这么闯进来,是什么意思。再说这些人调系曹府下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杨承祖冷哼一声“在这,我就是王法!来人,把他给我拉下去打!”几名身强力壮的锦衣冲上来,其中一人手中的绣春刀连鞘抽出,黄杨木刀鞘抽在脸上,将这樊重打翻在地,当场脱了中衣提了棍棒就打。

    这些士绅都是体面人,就是家中有谁惹上官司,也不过派个下人去应付而已,几时见过这场面。刘守道忍不住上前阻拦“且慢,樊员外犯了什么罪,你们竟敢对他动粗?他身上有举人的功名,就是衙门,也不能对他用刑,你们还不赶紧放人?否则的话,老朽等虽然是商贾,也不是可以任人欺凌的。信不信我们到衙门里去告你!”

    一名歌女慌忙的逃着,躲避着身后一名纨绔子弟的追逐,哪知逃到这椅子之前,被杨承祖伸脚一绊,再用手一抄,就将这名歌女抱在怀里。一边在对方身上大施禄山之爪,一边笑道:“哈哈,他是举人?失敬失敬,刚才没,小的们,这是个举人老爷,给我打的用力一点!”

    王铁头从桌子那将一盘未动过的鹿胎端到杨承祖面前,杨承祖盘子“啧啧,官窑定烧啊,好一只上好的餐盘,只这盘子拿到市面上,也能换几钱银子使唤。再胎,你们说,这得值几石粮啊?”

    樊重那里,已经从鬼哭狼嚎,渐渐变成没有了声音。杨承祖一挥手“把人拖回诏狱,告诉他们家里,拿粮食赎人。什么时候把粮价砸下来,什么时候他可以释放。”

    粮商中不知有谁大喊着“锦衣卫拿人,也应出示驾贴。再说,我们归顺天府管,也不归你们锦衣拿人。”

    杨承祖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宝剑“这剑,是天家亲手赐给我的,如万岁亲临。纵然斩不得朝廷命官,抓你们几个粮商,又有什么问题?谁要是不服的,可以去告我,你赢还是我赢!”

    牛继学等人此时也明白过来,原来这群锦衣卫,是奔着粮食下手的。不知道自己这一行人的计划被谁泄露了,怎么会被他们摸到了风声?不过牛继学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立场

    “随行就市,随低就高,这是商道所在。商道,与天道一样,不以人力为动摇。现在京师里的情形,就是没粮。北虏困城,漕粮运不进城,我等虽然是粮商,手中的粮食也很有限,总得让我们留下粮食给自己家人吃。再说,现在兵慌马乱,人心惶惶,人工成本涨了几倍,粮价不可能按平时的价格卖。如果朝廷强行压价,粮贱伤商,将来只怕没人愿意将粮食运进京里贩卖,我等商人也没有办法可想。不过老朽几人愿意捐出一些粮食,以朝廷的名义开设几个粥棚赈济灾民,或者以杨将军的名义发赈,也是可以的。”

    光棍不斗势力,锦衣卫以这种蛮不讲理的方式压过来,牛继学不管是找关系还是找靠山,当下都来不及。只能先把对方的情绪稳定住,把这一关过去,有什么话再说。大英雄能屈能伸,左右不过是几个丫鬟被人摸了亲了,也没闹出太大的乱子,转手把这些女人都送过去也不叫事。只要有了缓冲的时间,就不怕翻不了身。

    杨承祖将那盘鹿胎转手递到身后,拍了拍手“说的好!不愧是京师粮行里当家的人物,说起买卖来,头头是道,就算是朝廷想要让你压价,你这套话也是拿的出手的。可惜啊,你说的是道理,我说的……是规矩!我不是跟你谈生意,也不是跟你讲道理,而是来向你传达消息的。从虏贼围城到现在,几天的时间,京师粮价已经翻了三倍。这个价格,不行!我给你十二个时辰,粮价下降回虏贼围城以前的价格。另外你们四大粮商,凑一万石粮食给朝廷,算是你们的输捐,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如果你们不听,那我会再来的……”

    一万石粮食如果拿出来,那这些粮商在几天里的利润都打了水漂还不够,考虑到之前进货囤货等因素,实际是要大为亏本的。更关键的是,如果他们拿出一万石粮食,又把粮价维持在一个战前水平,那位大员外那里,又怎么交代?

    牛继学面上变色“杨将军,请你不要欺人太甚!老朽虽然老迈无能,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你若是苦苦相逼,老朽自会到衙门与你理论。你可知……”

    “我当然知道,你和毛维之的门子换贴么,不过那又怎么样?毛相乃是尽忠报国的大忠臣,对于尔等囤积居奇,哄抬粮价的事,早就了。你觉得你去找他,他就会来保你么?我给你十二个时辰,你有两个选择,一放粮,二找人。不过十二个时辰后,若是粮价没落下来,我保证你牛家的人要死一半,剩下的一半,要么为奴为婢,要么官卖教坊司,保证惨的很。哦对了,听说你有个很心爱的孙女,好象叫什么杏儿的,听说是许了山西那边一个名门的公子,过两年就要完婚的对吧?我的几个妾室想和杏儿小姐交朋友,我已经安排人,把她送到我家去了。记得,拿粮食,换人。我们走!”

    一行人来时如风卷残云,去时似怒海退潮,拖着樊重,扛着十几个丫鬟美婢,外加一乘小轿出了牛宅。牛继学只觉得眼前发黑,身子发晃,差点一跤跌在地上。

    方才的豪气干云雄心壮志,瞬间就被打的粉碎,这些商人或有官身,或有功名。但是当锦衣卫摆出这种态度时,这些东西,意义也有限的很。至于护院家丁,只能对付流民,不可能拿来抗衡官校。

    刘守道搀扶住牛继学,连忙安慰着“曹翁放心,杨某也是官场中人,不敢对小姐乱来的。”

    话是这么说,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被个男人抬进自己的家里走一遭,山西那边的婚约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告吹了。牛继学一口老血横在喉咙里,半晌之后才喘过这口气,对众人道:“列位,现在是我们同进同退,同舟共济之时了。从现在开始,京师所有的粮行,集体罢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