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君臣对(上)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君臣对(上)

    杨廷和等几位辅臣彼此对望一眼,没想到,居然是天子出来,替武定侯等勋贵的行为背书。  作为阁臣,他们可以发誓,昨天晚上的军事行动,肯定不是天子的授意。不过现在皇帝站出来了,那这个行为就是依旨行事,自己也不好多说。

    最关键的是,眼下大兵在外,朝内并不适合再起乱局。如果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乱子,整个京师的防务,也就真要危险了。杨廷和只好朝袁宗皋丢个眼色,后者迈步出班,咳嗽着为几位言官求情。

    对于这位老长史,皇帝还是很给面子,廷杖只打了一半,就喊了停。不过饶是如此,三人的人命也去了大半,不休息上半年时间,怕是下不了地。等回到乾清宫,杨廷和等几位辅臣以及兵部尚书彭泽户部尚书孙交,也都进了殿。

    外面的朝会,走过场的成分更多一些,真正能决定事情的,还是这乾清宫。嘉靖不等几人开口,自己抢先发言道:“朕知道,众卿心里一定有不少的疑虑,又或者是对一些人的不满。不过我想你们些之后,也就明白了朕为什么要这么说,张佐,把东西拿来。”

    一摞书信摆在几人面前,信的封皮已经拆开,众人抽出眼,孙交已经忍不住问道:“这信的来源是?万岁且莫中了北虏的反间之计。”

    “孙卿,是不是反间计,朕想来并不难判断。只要你派人清查一下仓库,就会知道,是不是反间计了。朕相信,现在的太仓米,肯定仓帐不符,亏空极大。再派人到市面上,去问一问米价,也能知道一些端倪。眼下京师被困,难民日多,这时候需要的是平抑米价,稳定人心,有些人从中囤积居奇,乃至于借以控制物资,要挟朝廷!你们说,该当何罪?”

    杨廷和将自己手里的信反复次,随手放在桌上“这上面说的内容,倒也不一定是无中生有,商人重利轻义,有财无国。为了获利,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所以洪武天子定鼎时,便说要重农抑商。这些商贾为了开马市,做下些丧心病狂的事,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臣以为,私自出城浪战之风,万不可涨。今日如果武定侯获得了嘉奖,以后京营将佐人人效法,以出城野战,为升官晋身之阶,京师的防务,怕是要出大问题的。”

    彭泽也附和道:“正是如此,眼下京师军马并不具备与北虏一战的实力,死守城池,等待援军方为上策。如果京营人马为图军功,而擅自出城接战,不但挫动锐气,折损将兵。一旦城门因此有失,则整个京师难保,万岁圣驾难安。是以臣请万岁降罪于武定侯郭某,以绝其他人效法之心。况且从兵部的角度,城防大局,要所有的部队共同维持。如果我在守城时,把这支部队计算在内,但实际临阵时,他却在城外交战,该这支部队负责的城防,就成了无人可用。万岁不可不查。”

    “死守?现在是死守,还是守死,朕觉得很难说。如果这些消息属实,则数日之后,京师之中将米贵如珠,即使城内居民,也要落得卖儿鬻女以度日的下场。至于进城避灾的流民,就更不用说。所以现在打几仗,给蒙古人一点厉害,朕觉得很好。出城打战,只要打的赢,朕并不吝惜军功之赏。而这些书信,是杨指挥从蒙营里带出来的,朕信的过他。下面朕要说的是,如何对待城里的那些大豪商,大富户……”

    杨承祖昨晚进城之后,被人连夜送到了灯市口的家里,家中的女眷见他混身浴血的模样,吓的慌了手脚。好在懂武功的人多,会医治刀伤的也有几个,家中备着有好药,仔细检查一番后发现,伤的地方虽然多,但是没有什么致命处,只要静养,就能痊愈。

    家里的女人心放下了,都围在房里,如同众星捧月。永寿公主则用纤纤玉指,在他的胸前轻轻戳着“没良心的东西,差点把我们几个吓死,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有我拦着,这些傻子就要去城外找死了。”

    杨承祖好言安慰着这些人,又揽着她们,说着自己的遭遇。眼前的都是自己的女人,也就没必要隐瞒,就连与齐木德部的交易,也说的明白。

    永寿点头道:“能在草原上打下一根钉子,总是件好事。虽然那个什么飞红可敦未必是什么好人,但是眼下她要和博迪争权,总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就资助她一部分兵甲钱粮,也不是坏事。在她身上花一文钱,博迪那边就得花十文钱甚至上百文,才能止的住损失。现在只是希望她足够能打,不要我们这里还没怎么投入,她那里就败下阵去了。”

    “应该不会,博迪的一个千人队,和这些亲卫打了一阵,损失很大。你别师的人马有十万,但是博迪自己的本钱,也不过就是两个不满编的万人队。一个千人队被打残了,足够他伤筋动骨的,骆飞红只要能表现的出色一点,整个草原,就没有好日子过。再说我又给她出了那主意,蒙古人只要信了我的话,真搞起什么一人一票选大汗来,到时候就有的热闹了。”

    永寿在他额头上一戳“一肚子坏心眼,你别说他们了,咱家,我估计很快就有的热闹了。我听二妹说,跟你一起被困的,是武定侯家的九小姐。就是一路上,跟你腻在一起那个吧?虽然我进京时间不长,那个郭家荒唐老九的事,也听说过。等她进了门,你这家里有的乱。”

    杨承祖颇为愧疚,拉着永寿的手,半晌无语,最后只说了一句“秀嫦,对不住。”

    朱秀嫦轻轻的甩掉了鞋,主动靠进了杨承祖的怀里,任对方的手揽着自己的腰。“怎么样?我比那个荒唐老九好吧?其实她也不差啊,你眼十了,是该找个正妻的时候,否则别人怎么武定侯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贵室,但是好歹也算勋贵,配的起你的身份。郭家的门路不少,将来对你也有好处。我虽然心里欢喜,可是也没办法,谁让我生在帝王家,注定做不了你名正言顺的夫人呢。这次听二妹说,你是为了救她,才差点把自己的性命送掉,我若是还为这点小事吃醋,就成了混人。放心吧,武定侯府那边,我来想办法,保证让他们你。”

    等到两日之后,杨承祖这边的伤势总算是有了些起色,随即,嘉靖天子的密使就将他接入皇宫之中,君臣开始了对蒙古方面的计划。[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